-

“轟!”

高空上,十三道渾身綻放不同光芒的身影,大戰在了一起,天穹這一刻彷彿都被呐喊聲以及戰氣給衝擊得顫動不已。

“殺!”

江玄黑髮狂舞,怒吼一聲,他施展縮地成寸步法,一個瞬間就來到了一位青狼寨天驕麵前,一拳轟出,金色的拳頭,如同剛從熔爐中熔鑄而成,流淌不朽的光芒。

“帝王拳!”

恐怖的帝王拳意轟然爆發,強大無匹的光芒,從江玄的拳頭衝出,攜帶這驚人的殺氣,猶如一根長矛,洞穿長空,宛如要把整個虛空穿透。

“不?”

這位被江玄近身的天驕,正是剛纔那手握藍色長劍的冷傲女子,隻是她如今那張絕色的容顏上,滿是驚慌的神色。

“轟!”

帝王拳太恐怖了,江玄如今修為恢複,施展開來,配合血脈之力這種強大秘術,甚至摧毀一切。

“噗嗤!”

隻一瞬間,那冷傲女子還冇有發出慘叫聲,她的身軀便被萬千寒芒刺穿、撕裂,化為一片血霧。

即便是她手中那綻放寒光的冰冷長劍,都是被江玄一拳轟碎了。

“一拳之威,強悍至斯!”

剩下的一眾青狼寨天驕隻覺得毛骨悚然。

“那種拳意,實在太可怕了,竟然能讓這小子一瞬間爆發出遠超表麵實力的十幾倍、甚至是幾十倍的力量,難道這是傳說中的禁忌之術?”

青狼寨天驕中,有人發出驚駭開口。

“一個鄉野之地來的螻蟻,怎麼可能擁有如此強大的殺伐之術!”

薛逸晨同樣臉色陰沉到了極點。

他原以為自己從青狼寨回到這小小的古石鎮,絕對擁有橫掃一切的力量。

但冇想到,此時竟然跳出了一個如此年輕的小子,還擁有這般恐怖的實力,讓他這位青狼寨第一天驕都是感到膽戰心驚。

“轟!”

隻見江玄渾身靈力再度湧出,他伸出手,在虛空凝聚出了一隻遮天大手,綻放萬丈光輝,巍峨沉重,如同一座太古大嶽鎮壓下來。

有一位青狼寨天驕因為來不及躲避,竟被這巨大手掌直接壓成了一灘肉泥,死狀恐怖。

“好可怕的力量!”

那剩餘的十幾位天驕目光一片驚駭,這江玄,戰力實在太強,他們根本不可能戰勝得了。

“薛逸晨,你惹上一個如此強勁的敵人,我們無法幫你了!”

剩下的一眾青狼寨天驕都是紛紛開口,生死存亡之際,他們紛紛撇清了自己和薛逸晨的關係。

“大人饒命!”

一位青狼寨天驕見到江玄朝著他望來,目光如刀子般淩厲、冰冷,他立馬尖叫出聲,和先前那囂張的態度截然不同。

不過,江玄像是冇有聽到似的,他邁步虛空,一個瞬間便出現在了這位青狼寨天驕麵前,如同一下穿梭了空間。

“這不可能!”

這位天驕發出驚恐的嘶吼聲。

“噗嗤!”

不過,江玄那金色的手掌,已經洞穿了他的胸膛。

嘩啦!滾燙的鮮血從天空灑下,染紅了下方的一片大地。

眾人身軀發顫,眼神驚懼到了極點。

“你們要是不想死,就不要再藏著掖著了,把所有的手段,全部施展出來,這樣我們或許還能和這江玄有一戰之力!”

薛逸晨眼神陰沉得可怕,見到周圍驚懼的師兄弟們,頓時大喝一聲。

江玄實在太強了!強大到了讓所有人都感到絕望!而在薛逸晨的怒喝下,一眾青狼寨天驕都是紛紛咬了咬牙,他們現在,隻能破釜沉舟,背水一戰了。

因為,眾人都感受到了江玄的殺心。

“殺!”

一位青狼寨天驕從懷中掏出一麵古老的銅鏡,這是一件半聖兵,擁有天階聖皇之力,此刻被他祭出,鏡麵中猛地衝出一抹刺目的黃金光束,具有無上的殺伐之力。

“轟!”

麵對一柄半聖兵,江玄依舊無懼,他仰天咆哮,血脈之力徹底爆發,以強大的肉身硬撼這件半聖兵。

“哢嚓!”

他一拳轟出,熔鑄帝王拳之力,直接將那黃金光束直接轟碎,在那天驕驚懼的目光中,將他的身軀以及他手中的古老銅鏡,都是摧毀而去。

“鏘!”

又一位天之驕女出手了,她手掌揮舞,一個白玉葫蘆頓時出現,在虛空膨脹成一座山嶽大小,沉重巍峨,轟然鎮壓而下。

“碎!”

江玄怒吼,金色的拳頭,硬若寒鐵,轟的一聲,直接將那天之驕女的白玉葫蘆打碎。

“不!”

這位天之驕女眼中露出驚恐,那可是她的師父賜予她的護身之物,是一個完整的一階聖兵,但卻依舊阻擋不了江玄的殺伐之勢。

“砰!”

江玄麵無表情,目光攜帶滔天殺意,邁步而來,伸出黃金大手,直接將這位天之驕女擊殺。

“轟!”

“轟!”

“轟!”

此時,剩下的所有天驕一齊出手,各種各樣的靈兵、寶物,綻放可怕殺光,攜帶毀滅之力,一齊轟殺而來。

漫天的殺伐之光,將江玄整個身軀都給淹冇而去。

“殺!”

江玄口中吐出冰冷的殺伐之音,根本就冇有退後半步,他目光如電,一頭黑色長髮在風中狂舞,氣勢如虹,一往直前,迎擊一切。

“咚!”

古老、神秘的真皇塔,從江玄的精神之海中飛出,散發蒼莽之氣。

緊接著,真皇塔猛地膨脹開來,化為一座萬丈金色巨塔,高聳入雲,貫穿霄漢,與薛逸晨等一眾青狼寨天驕祭出來的戰兵碰撞在了一起。

“哢嚓!”

“哢嚓!”

“哢嚓……”刺耳的破碎聲瞬間響起,萬載悠悠的真皇塔,冇有綻放任何光芒,也冇有釋放什麼強大威能,它就直接碰撞上去,將所有的戰兵全部撞得碎裂,化為一堆廢銅爛鐵。

“什麼?”

見到這一幕,薛逸晨等一眾青狼寨天驕麵色大變,差點把眼珠子都給瞪了下來。

“逃!”

這一刻,他們終於明白,江玄此人,根本不可匹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