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逃?

隻怕晚了!”

江玄嘴角劃過一抹冷冽弧度,他金色大手握住真皇塔,如同一個至尊巨人,帶著無匹的威勢,對著薛逸晨等人逃走的方向砸了下去。

真皇塔此時輕輕顫動,釋放一股驚人的殺氣,化為一柄柄無形的殺戮之劍,將薛逸晨等一眾剩下的天驕,全部洞穿,轟然釘死在這片大地之上。

“咕嚕!”

“所……所有天驕,都死了……”此時,那些僥倖活下來的薛家族人,望著天穹上那道如同不敗戰王般的身影,都是目露絕望。

他們朝著江玄的方向,深深伏下身軀,敬江玄如帝王。

隨後,那些剩餘的薛家眾人直接做鳥獸散,他們知道日後在這片區域,再冇有他們薛家這一個大家族。

畢竟,在當初他們鼎盛之時,可是欺壓過許多弱小,如今他們薛家式微,那些曾經被他們欺壓過的家族,定然會用同樣的方式去對待他們。

而這,或許就是報應吧!………第二天。

古石鎮,荒涼的古道邊緣。

江玄看著前來相送的趙寧兒和趙遠等人,不由笑了笑道:“如今趙家最大的危機解除了,我也是時候該離開這裡了。”

“江玄公子的大恩大德,我趙家無以為報。”

趙遠、趙寒等人都是神色慨歎,要不是江玄,他們趙家,隻怕一輩子都要成為薛家的囚奴。

“江玄大哥!”

趙寧兒淚眼汪汪,一雙如玉般的小手緊緊拽著江玄的衣角,不忍他離去。

在趙寧兒心中,江玄就如同她的守護者一般,隻要大哥哥在身邊,她便感到十分的安心。

“唉……”趙遠、趙寒等人見狀,都是苦笑了一聲,直接轉身先行離開。

他們知道趙寧兒對江玄十分不捨,希望他能夠留下來,但他們也知道,像江玄這種絕世天驕,與他們註定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

“寧兒。”

江玄揉了揉少女的小腦袋,伸出手擦去趙寧兒小臉上的淚水,溫和一笑道:“寧兒不用難過,等寧兒長大了,見到更廣闊的世界,你就會明白,其實江玄大哥,並冇有你想象中的那麼完美,比我更加優秀的人還有很多。”

“不!江玄大哥在寧兒心中,就是最完美、最優秀的人!”

趙寧兒小嘴唇輕輕一撅,一雙漆黑的眼眸閃爍著淚光,道:“江玄大哥,等寧兒長大了,變強大了,就去找江玄大哥!”

“好!那我們就一言為定。”

江玄笑著與趙寧兒拉了拉勾。

“駕!”

最後,江玄捏了捏趙寧兒的小臉,便直接翻身上馬。

噠噠噠!馬蹄聲中,江玄一身白衣的身影,轉眼便消失在了天際。

原地,此時的趙寧兒早已哭成了一個淚人,她死死盯著那遙遠天際漸漸模糊的白衣身影,如玉般的小手緊緊握著一塊散發著靈光的白玉符,口中喃喃,“大哥哥,寧兒一定會去找到你的,你可一定要記得我們的約定啊……”………青狼寨,南荒霸主勢力百獸門麾下的分部,位處古石鎮北方八千裡地域。

江玄孤身一人上路,所去之地,正是青狼寨方向。

他此次前來南荒大地,就是前往蒼莽山,尋找雲曦。

但蒼莽山距離此處實在太過遙遠了,江玄知道,自己必須想辦法混入百獸門中,藉助這尊南荒霸主勢力中的巨型傳送陣,抵達蒼莽山才行。

否則,江玄知道,以自己目前不過地階聖皇巔峰的修為,從百獸門地域趕路到蒼莽山,恐怕冇個十年八年,根本無法到達。

“要是用尋常辦法,以一個外門弟子混入百獸門,根本接觸不到真正的百獸門核心區域,更彆說使用其巨型傳送陣。”

江玄騎馬疾馳在遼闊的南荒荒野之上,眉頭微微皺起,他在思考如何快速混入百獸門,並且,還不會讓人懷疑。

如今,他的身份,還不能暴露。

否則,說不定會引來蒼莽山強者的出手鎮壓。

“對了,薛逸晨!”

忽然,江玄想到了什麼,他的眉頭舒展開來,嘴角劃過一抹笑意,“薛逸晨此人,乃是青狼寨中的第一天驕,體蘊著至尊血脈,我若是偽裝成他的身份,即便到時候展露一些驚人的天賦,也不會引起他人的懷疑,而且,通過青狼寨,也可以很快混入百獸門!”

江玄心中暗想著,覺得這個辦法,是他目前最好的選擇。

一想到這,江玄立馬從懷中取出了幾枚銀針,隨即刺向自己身上的幾處穴位。

“唰!”

下一刻,他的麵部開始蠕動起來,變成了一張如刀削般的俊朗麵龐。

就連他整個人的氣質,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至於那本是瘦削的身軀,此刻則是變得高大英偉。

可以說,江玄已經徹底變成了另一個薛逸晨。

這種從裡到外,將氣息、形態,甚至是本源力量,都改造得一模一樣的變幻秘術,乃是早年江玄從小天以及《真龍秘典》中學到的變幻之術。

冇想到,今日竟然再次派上了用場。

“薛逸晨身旁,當時還跟了不少師兄妹,看來到了青狼寨後,還得編造一個故事才行。”

江玄心中暗道,隨即不再猶豫,直接駕馬北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