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知道,在南荒大地上,深夜行走荒野之中,是道玄境強者,都無比忌憚的事情。

當江玄和清涵在這家客棧落腳後。

周圍,他們詫異發現,竟然有著不少身穿百獸門弟子服飾的年輕天驕坐在客棧之中。

這些人,身上氣息都是無比強大,最弱一個,都是有著天階聖皇三重的強大修為。

這些人,在百獸門的外宗之中,絕對都是強大的存在。

此時,他們似乎正在討論著什麼……江玄原本並不在意,畢竟,在百獸門的邊緣莽林,有百獸門弟子在這裡曆練,很是正常。

但他們正在討論的事情,卻讓江玄突然神色一動。

“誒!你們聽說了冇?

我們百獸門十門中底蘊最弱小的劍府中,竟然出了一位劍聖。”

“對對對,我聽說了,據說那位新一代的劍聖,雖然隻有道玄境的修為,但卻突破到了連靈玄境強者都不一定能達到的劍聖之境。”

“我也聽說了,據說那位劍聖前輩,是劍府府主從一個小小的一級域帶回來的,好像是姓百裡。”

“能達到劍聖之境,真是了不起啊!冇想到,一個小小的一級域,竟然出了這麼一位劍道奇才。”

……幾個端坐在不遠處茶桌邊的百獸門弟子,都是一臉恭敬,議論紛紛。

“一級域?

姓百裡?”

江玄握住茶杯的手掌微微一顫。

武道巔峰之路,註定是孤寂的。

江玄從天靈大陸邊緣之地一路走來,遇到過無數的人和事。

其中,有許多朋友、紅顏還有兄弟,如今都已成為了過客。

有些人,江玄早已忘卻,但也有些人,江玄這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他還記得,當年在天靈大陸元武皇朝時候,有一個人,為了自己,不惜犧牲十萬大軍,甚至是不惜犧牲他自己,以青焰歸元劍,孤身一人麵對強敵,隻為了給他殺出一條逃生的道路。

這個人,江玄一直記在心中,那是他最敬重的第一個老師,百裡承澤。

當年江玄踏上聖武皇宮,卻發現百裡承澤,被屍魔門的傀木青帶走,封印在屍魔門中。

為此,江玄曾一人獨入屍魔門,曆儘艱險,終於將自己老師百裡承澤,帶回了聖武皇朝的擎天宗府中。

隻是江玄冇有想到,自己的老師,如今竟然來到了這距離天靈大陸有著無儘路途的百獸門。

其中的曲折和故事,想必也隻有百裡承澤自己才知道。

“這些百獸門弟子口中的神秘劍聖,和老師百裡承澤的身份十分吻合,不過,究竟是不是老師,我還要去確定一下。”

江玄心中暗暗想著,依舊有些不確定。

因為,當年他從屍魔門將百裡承澤救回來時,百裡承澤的修為,比自己還要低。

雖說百裡承澤的劍道天賦十分高,三年的時間,的確極有可能踏入了傳說中的劍聖之境。

但是,剛纔江玄還聽得清楚,這些人口中所說的那疑似自己老師的神秘劍聖,有著道玄境的強大修為。

這,可是媲美天麟學府中鎮龍府主的強大修為啊。

而且,配合著劍聖之境,爆發出的戰力,隻怕即便是道玄境後期的強者,都不一定能夠與之匹敵,老師如今的修為真的已經提升到那般地步了嗎?

“不管怎樣,我一定要去確認一下,百獸門劍府中的那個神秘劍聖,究竟是不是老師。”

心中暗暗想著時,江玄突然神色微不可查一動。

因為他發現了,不遠處那一桌子的百獸門弟子,一共五個男子,都是眼神朝著他這邊的望來。

準確來說,是看著他身旁坐著的清涵。

“這位師妹,想必也是來參加百獸大比的吧。”

一位百獸門弟子邁步而來,露出一抹自認為和善的笑容。

這是一個容貌俊朗的年輕男子,一身黑衣,負手而立,眼神帶著一絲隱晦的貪婪與火熱,盯著清涵那絕美的容顏和那窈窕的身姿。

他背後跟著四名百獸門弟子,都是天階聖皇中的高階存在。

一個天階聖皇三重,兩個天階聖皇五重,一個天階聖皇六重。

至於此時說話的這個黑衣男子,是五人最強大的,赫然是一位天階聖皇七重強者存在。

不過,這黑衣男子話落後,清涵並冇有說話。

她那絕美的眸子,一直停留在身旁的江玄身上,如同玉石雕琢而成的一雙白皙小手,正握著一盞茶壺,靜靜為江玄斟茶。

見到這一幕,黑衣男子目光猛地一沉,他看著清涵,臉上的和善的笑意終於消失,而是露出一抹威嚴來,語氣中帶著冷意與嘲諷,道:“師妹,和一個不過天階聖皇三重的廢物在一起,這可不是什麼好事,你即便通過百獸大比,進入百獸門中,也註定受人欺淩。”

“冇錯。”

黑衣男子話落的瞬間,他背後一個麵色冷厲的年輕男子也是陰冷一笑,應和著道:“這位師妹,百獸門中,不比你如今所在的小分部,強者無數,天驕眾多,我們這位方彥豪方師兄,就是這其中的翹楚,他可比你身旁這位廢物師兄,強大不知多少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