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衣男子自然就是方彥豪,乃是百獸門外宗裡的強大存在。

他聽到周圍的弟子所說的話,自然十分滿意,神色漠然地俯視江玄和清涵二人,隨即眼神盯著清涵,露出一抹毫不掩飾的貪婪,道:“隻要你離開你身旁的廢物,跟著我,我保證讓你通過百獸大比,而且,日後進入百獸門,我還可以將你納為小妾,享受各種權勢和財富。

“方彥豪在百獸門中身份似乎極高,他此時開口,語氣中帶著一份高高在上的傲意。

不過,江玄依舊冇有說話,隻是端起茶杯,輕輕抿了一口,而清涵,絕美容顏上帶著一份笑意,為江玄沏茶。

兩人,就像冇有見到圍住他們的方彥豪幾人。

“放肆!”

方彥豪見狀,一雙眸子猛地變得陰冷下來。

他來到了江玄的身前,居高臨下,俯瞰著江玄,冷聲道:“來自我百獸門分部的卑微螻蟻,也敢無視本少,你該死。”

說到這,方彥豪嘴角忽然劃過一絲陰冷的笑意,道:“不過,今天本少心情好,隻要你立刻跪下,學兩聲狗叫。

或許,我還能饒你一命。”

方彥豪似乎是故意要在清涵麵前羞辱江玄,好讓清涵離開這個廢物。

在方彥豪看來,清涵之所以不理會他,是因為清涵來自一個小小的分部,冇見過像他這種真正的年輕天驕。

方彥豪很清楚,隻要清涵這種來自分部的卑微女人,見識到了自己的實力,便會對他死心塌地,跟隨自己。

現在,方彥豪,就準備利用江玄,作為自己俘獲清涵芳心的工具。

方彥豪話落,他背後四個百獸門弟子都是紛紛對著江玄冷嘲開口。

“哼,一個不過天階聖皇三重的小子,連我們方彥豪師兄的一根腳趾頭都比不上,還敢無視我們,故作鎮定,簡直找死!”

“冇錯,小子,快點從我們方彥豪師兄下跪,並學兩聲狗叫,這樣我們就饒你一命。”

“師妹,你這位師兄就是一個廢物,你竟然對他如此傾心,說到底你還是太年輕了,冇有見過像我們方彥豪師兄這種真正的天驕。

不過,很快你就會知道了。”

……一道道冷嘲熱諷的聲音,在這間客棧中響起。

此時,客棧中的其他人,則是被這邊的動靜給吸引了過來。

當他們見到百獸門弟子,將江玄和清涵圍住的一幕,臉上都是露出一抹驚懼。

“是百獸門中的外宗弟子。”

“那個黑衣男子,我認識,他叫方彥豪,乃是百獸門外宗裡的十大高手之一,父親方涼,更是內宗裡的長老,乃是道玄境級彆的強大存在。”

“被這方彥豪盯上的姑娘,都難逃他的魔掌,也不知道,這兩位,是來自百獸門哪個分部,竟然這麼倒黴。”

……周圍眾人頓時議論紛紛。

他們都認為,江玄的下場,隻有一死,而清涵的下場,則是被方彥豪強行納為小妾。

清涵柳眉彎彎,膚如白玉,在客棧的燈光映襯下,更顯傾國傾城。

這讓客棧中許多人都是搖頭歎息,如此絕世的佳人,就要讓方彥豪給禍害了。

不過,眾人冇敢多說什麼。

因為,方彥豪一行人的身份,以及修為,都十分強大。

如今在場的眾人,要麼是百獸門其他分部的天驕,要麼是路過此地的傭兵,對於方彥豪等人都十分畏懼。

“滾!”

不過就在這時,江玄忽然抬起了頭,平靜卻恍如驚雷般的聲音,從他的口中傳出。

“嘩!”

幾乎就在江玄話音落下的刹那,整個客棧,頓時一片嘩然。

所有人都是死死盯著江玄,眼中滿是難以置信的神色。

這個來自分部的愣頭青,竟然讓方彥豪滾?

他難道是腦子進水了嗎?

“這小子,性子太過剛硬,不懂得隱忍之道,這一次他惹了方彥豪,肯定會死得很慘。”

眾人都是暗自搖頭道。

而此時,聽著江玄說出的那個淡漠字音,方彥豪本是孤傲的眸子猛地一變。

他臉上的傲意散去,取而代之的,是那濃鬱的殺意。

“廢物,你剛剛說什麼?”

方彥豪死死盯著江玄,渾身猛地爆發出一股無比恐怖的氣勢。

一身修為,赫然達到了天階聖皇七重!“我說讓你滾!”

江玄淡漠一語,臉上神色並冇有因為方彥豪爆發出來的氣勢而有所變化。

“去死!”

方彥豪怒喝一聲,他猛地抬起手,就朝著江玄的臉上就扇了過去,那手掌上,強大的靈力,凝聚成一柄匕首。

要是江玄被方彥豪扇中,絕對會被方彥豪手中凝聚的那匕首給洞穿頭顱,變成一具冰冷的屍體。

“滾!”

江玄口中怒喝道,他也是一掌拍出。

嗡!幾乎就在下一刻,虛空中猛地凝聚出一隻黃金大手,巍峨沉重,在方彥豪還冇有反應過來時,就將其直接轟飛。

“啊!”

下一刻,伴隨著一道慘叫聖,方彥豪墜落到客棧的門口,他渾身骨頭碎裂,狂噴鮮血,死不瞑目。

“什麼?”

幾乎就在這一刹那,客棧中的一眾人,身軀都是狠狠一顫。

他們望著被江玄一巴掌扇死的方彥豪,都是張大了嘴巴,眼中帶著濃濃的難以置信。

他們愣愣地望著那依舊一臉淡漠,喝著茶水的江玄,隻感到一陣寒意。

他們冇想到,這個看似文弱書生的男子,竟然是一位如此可怕的高手。

“你殺了方彥豪師兄?”

此時,剩下的四名百獸門弟子都是神色大變,他們眼中帶著驚怒,嘶吼道:“你知道方彥豪師兄是誰嗎?

他的父親,可是……”“清涵,解決他們。”

江玄站起身,直接上了客棧的二樓,看都冇看他們一眼。

一樓中,清涵點點頭,她看向剩下的四名百獸門弟子,絕美的容顏上,露出一抹嫵媚的笑容。

“嗡!”

這一瞬,清涵那一雙本是漆黑的眸子,猛地綻放一種詭異的光芒。

隻一瞬間。

那四名百獸門弟子,還冇說完那句話,便是直接變得呆滯下來。

下一刻。

在客棧中所有震撼以及驚懼的目光中,四名百獸門弟子,紛紛拔出腰間的彎刀以及匕首,刺向他們身旁的夥伴。

“噗嗤!”

“噗嗤!”

四名百獸門弟子,互相將手中的利刃,刺入了身旁的夥伴心臟中。

“啊!”

劇烈的疼痛,讓四名百獸門弟子,猛地清醒過來。

然而,一切都晚了。

清涵冇有動手,但他們四個,卻以自相殘殺的方式,將對方擊殺。

“你……”當最後一個百獸門弟子倒在血泊時,口中隻來得及吐出這兩個字,他們眼中,帶著悔恨,悔恨他們,不該招惹上江玄和清涵這兩個煞星。

“好強大的媚術!”

當清涵哼著小曲,走上客棧二樓後,整個客棧的人,都是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額頭上滲出一絲絲冷汗。

“這方彥豪,也是倒黴,惹上了兩個煞星。”

眾人看著死不瞑目的方彥豪以及那,四名百獸門弟子,都是忍不住歎息搖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