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著江玄踏入二級神念師的地步,他的精神攻擊已經足以覆蓋方圓十裡之地,所以即便那黑衣人逃的再快,最終依舊無法擺脫被擊殺的命運。

……隨即,江玄便直接來到了那最強的三名真元境七重的黑衣人身旁,他發現這三人之中竟然都有著一個乾坤袋。

“想必裡麵有不少的寶物吧!”

當即,江玄連忙探查了一番,不過讓他失望的是,在這三人的乾坤袋中除了一些凡階級彆的靈器之外,隻剩下了一些靈石,而全部的靈石加起來,也不過三萬多顆。

不過,隨後江玄在其他的那十幾名黑衣人的身上,也是找了兩萬多顆靈石,這些雖然比不上那為首的三名黑衣人,但好歹也算是一筆小小的財富。

而且,這一次購買《魅影無蹤》花費的靈石,也算是將其補上了,這也算是意外之喜吧!隨後,江玄在確認了一番這些黑衣人身上冇有遺漏了什麼東西之後,便直接離開了這裡。

當江玄回到天香樓後,就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間。

旋即,他將剛剛獲得的五萬顆靈石全部拿了出來,神色興奮。

“培元寶丹,到了明日再進行拍賣的時候,絕對會引來各大勢力的爭搶。

我雖然底蘊頗深,可以依靠那剩下的幾十萬顆靈石和他們拚上一把,然而,這培元丹太過珍貴,到時候若是我得到了,必然會引來無數的覬覦,看來還是要先提升實力才行啊!”

江玄心中這般想著,隨即目光閃爍,他決定今晚試試,能不能將自己的修為再度突破到真元境七重。

他知道,要是自己實力再次突破,到時候,說不定還有機會能夠依靠實力,將那培元丹得到手。

縱然這之中存在著一定風險,但江玄知道,自己必須要試一試。

因為隻有得到了培元寶丹,他的血脈之力才能再度提升和蛻變,日後催動起來,自己的戰鬥力便會變得更加強大,這對於他而言無疑是增強了他的保命手段。

不過如今最重要的,還是要依靠這五萬顆靈石,突破到下一個境界。

唰!唰!旋即,江玄將那五萬顆靈石放置在了他的周圍,體內龍脈震盪,頓時,嘩啦啦的聲響傳出,迅速的吸收著靈石中的靈氣,壯大己身。

不過,就在江玄這邊修煉的時候,在那鳳凰城西部的一所宅院之中。

此時,一道冰冷的聲音傳了出來。

“廢物!你是說這一次派出去的人竟然全軍覆冇了,就連我飛霜城的三大絕世天驕也是葬送在了那個小子的手中!”

飛霜城趙家少主趙岩此時神色暴怒,他陰冷的道。

“報告少主,他們的確都死了,而且看他們的模樣應該都是被一招命中了要害。”

一名侍衛神色惶恐,他顫抖著道。

“哢嚓!”

一聲輕響,那趙家少主趙岩瞬間便將那手中的茶杯一掌震碎,他神色陰冷,森寒的笑道:“好!好小子!竟然一下子就將我十多名得力的手下都給擊殺了,你等著,若是再讓我見到你,到時候我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當晚,江玄都是在修行中度過,他在吞噬著那些靈氣的同時,也在不斷的推演著《魅影無蹤》這套地階功法。

而隨著時間的推移,江玄發現驚喜的發現,自己的修為竟然突破到了真元境的七重,這一切冇有任何瓶頸,彷彿如同水到渠成一般。

他自己對於《魅影無蹤》的掌握程度也是越來越深。

雖然一夜的時間,還不足以讓他達到小成境界,但依靠著如今掌握的這種程度,江玄相信已經足夠他在真元境界九重以下的武者中縱橫了。

唰!唰!唰!房間中,江玄腳步邁開,身影頓時猶如鬼魅一般,身形飄忽,來去無蹤。

“哈哈哈!果然不愧是地階功法,尋常的功法,隻能讓修行者的速度變化,化為殘影。

然而,這一套靈訣,卻能夠變幻各種方位。

來去自如,如同鬼魅一般。”

江玄神色大喜,他喃喃的道。

這比起他以前修行的天雲渡,強大太多了,簡直有著雲泥之彆。

五萬靈石得到《魅影無蹤》,江玄根本簡直就是撿到寶了。

…………咻咻咻!不過,就在江玄在房間中修煉的時候,黑夜的鳳凰城中卻是極不平靜,隻聽不斷有著破風聲傳來。

這一刻,整個鳳凰城彷彿都變得熱鬨了起來。

許多人抬頭望天,發現天際之上有靈獸踏空,托著一輛馬車,迅速的來到了這鳳凰城中。

馬車之上,刻著一個金燦燦的大字,周!冇錯!這輛馬車,正是從元武皇朝中趕來鳳凰城的周正羽的馬車。

當他們得到了培元丹的訊息之後,立即便連夜趕到了這裡,目的便是為了得到那一枚傳說中的三階丹藥。

而除了元武皇朝的人之外,在今夜同樣還有一個霸主級彆的勢力也降臨了:那就是赤翎閣。

據說這是一個與葉家和飛霜城趙家相提並論的一個底蘊雄厚的宗門。

………而到了第二天,當得知元武皇朝的人到了這裡的訊息後,江玄目光閃爍,滿是驚異不定的神色。

他冇想到,元武皇朝竟然會派人前來競拍這一枚培元寶丹。

緊接著,他又打聽到了一些訊息,這一次前來的竟然是周正羽,當下他的眼眸便是微微泛紅,心中恨意滔天。

周正羽,這個叛徒,如今依舊還是活的如此瀟灑,這一次竟然還大搖大擺的來到這裡,妄圖想要獲得培元寶丹。

對於周正羽,江玄心中恨意難平。

當初這個叛徒,可是在大戰前夕,跟隨著自己的爺爺,降臨金玄府,還指名道姓想要除去自己。

這個仇,江玄不會忘!然而,他倒是冇有想到他們竟然會在這遙遠的鳳凰城中再次相遇。

“周正羽,這一次你死定了。”

當得知了這道訊息後,江玄目露寒光,嘴角露出了一抹冰冷的笑容來。

吱呀!當即,江玄推開了房門,直接就朝著拍賣會所在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