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此時,玉石大殿外,江玄的劍,就要刺到了大殿。

“叮!”

不過下一刻,兩根堅硬如鐵的手指,卻突然從大殿中伸出,點在了江玄的劍尖上。

這一碰撞,冇有任何的聲響,但長劍,卻猶如點在了一塊堅不可摧的玄鐵之上。

伴隨著一陣虛空震動和光芒迸射,帝劍,硬生生停在了半空中,不能前進分毫。

“劍聖果然出手了!”

“那薛逸晨,即便不死,也要在劍聖大人的怒火下擊成重傷!”

不遠處,見到這一幕的眾多劍府弟子,都是紛紛驚呼一聲。

那如金鐵般的手指,輕輕一彈。

“鐺”的一聲。

帝劍巨震,江玄向後猛地倒退了數步,這才穩住身軀。

不過,劍聖卻並冇有如眾人所預料的那般含怒出手。

反而在下一刻,那玉石大殿的門打開來。

一位二十來歲的女子走出,她皮膚晶瑩,身著一襲淡紅色衣裙。

她頭上無任何裝飾,僅僅用一條黃色的絲帶,將頭髮束成了馬尾,,頸上帶著一條明珠項鍊,散發著淡淡光芒,襯得皮膚如白雪。

百裡蓧夢望向江玄,道:“你就是薛逸晨……”她並冇有顯露出任何的異樣,就彷彿是第一次見到江玄。

百裡蓧夢知道,江玄如今換了個模樣,絕對有著他自己的原因,所以,她也並冇有揭穿他的身份。

“夢師姐……”當江玄喃喃一聲,臉上露出一抹喜色,在見到百裡蓧夢從玉石大殿中走出後,他立刻明白過來,也在心中確定。

百獸門劍府中那位神秘的劍聖,就是自己的老師,百裡承澤!當年,百裡承澤風華絕世,乃是擎天宗府第一劍道奇才。

但因為一些原因,所以自封修為,淪為平庸。

後來,他恢複了自身的修為,衝出天靈大陸,如今已經成為眾人眼中高高在上的一代劍聖。

這其中的曲折,或許,也隻有百裡承澤自己,才能夠知曉。

江玄如今自然為自己的老師感到欣喜。

而且,江玄這一刻能夠從百裡蓧夢身上感應到一股十分強大的劍意。

當年那個資質普通的夢師姐,如今似乎也有了奇遇,成為了百獸門劍府的天之驕女。

如今故人相見,讓江玄心中感慨萬千。

不過,他如今乃是薛逸晨身份,無法立即表達情緒。

江玄忍住心中的思緒,抱了抱拳,道:“見過夢師姐,薛某前來,是為了拜訪劍聖大人,參悟劍道。”

“嗡!”

此時,虛空微微一顫,清涵那絕美的身影出現在了江玄的身後,小聲道:“逸晨師兄,這百裡蓧夢,乃是劍聖之女,你還是小心點。”

雖然百裡蓧夢對江玄並冇有顯露出惡意。

但清涵根據她的直覺,她能察覺到,這百裡蓧夢,對於自己的逸晨師兄,似乎有著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

所以,她這纔出現,提醒了江玄一句。

“無妨,我進入劍聖大殿中,你在外麵等候便可。”

江玄對清涵說了一句,隨即他邁步朝著大殿走去,在百裡蓧夢的帶領之下,直接走入了玉石大殿之中。

“竟然就這麼進去了……”山峰周圍,不少人都是張了嘴巴,一臉的震驚。

上一次,莽古狼王來此,也是以拜訪之名,但結果,卻是被大殿中的劍聖給一劍斬飛三千裡。

莽古狼王,那可是大荒中一位獸尊的兒子,風華絕世,有著強大修為,但依舊被劍聖直接擊飛。

但如今,這個“薛逸晨”,不僅什麼話都冇說,甚至是劍斬劍聖大殿,如此“冒犯”劍聖,最後竟然被劍聖之女親自迎接進劍聖大殿之中。

這怪異的一幕,讓不少人直接看傻了眼。

究竟是什麼回事?

此時,即便是清涵,心中都是感到十分不可思議。

“逸晨師兄,我還真是越來越看不透你了……”清涵看著那緩緩合起的殿門,紅唇微啟,輕聲喃喃了一句。

“尊上的所作所為,自然不是我等能夠揣測的。”

此時,一道冷傲的聲音響起。

唰!唰!兩道身軀高大的身影從不遠處邁步而來,也是走到了這劍聖大殿之外。

這兩人,一人赤色大袍,雙目燃燒著一團火焰。

另一個,則是長著一對黑色的羽翼,黑色的瞳孔,猶如刀子般銳利,無形中讓人感到窒息。

正是火嘉焰和大鵬公子。

他們二人,都是赤焰麒麟一族和大鵬一族的頂尖天驕,但如今,卻都甘願臣服江玄麾下。

“你們來這乾什麼?”

清涵目露疑惑地道。

“尊上臨走前交給我們一個任務,如今,我們已經找到了尊上所需要的東西。”

大鵬公子回答道。

清涵是“薛逸晨”的師妹,他們兩人自然知道,因此這纔回答她的問題。

否則以清涵的地位和修為,火嘉焰和大鵬公子,根本不會理會她。

清涵聞言,隻是點了點頭,冇有再多問什麼。

她知道,有些東西不是自己能夠知道的,就不要多問,否則,會引來禍患。

如今的“薛逸晨”,在清涵心中,早已是深不可測的存在了。

………沙沙……殿門關閉後,玉石大殿之中,有些昏暗。

江玄邁步行走在略顯昏暗的大殿之中,每踏出一步,他身上的氣質,就發生一絲變化。

等到追隨百裡蓧夢走到了大殿儘頭時,江玄整個人,已經從“薛逸晨”,化為了本來的模樣。

白衣長劍,容貌清秀,星辰般的眸子,顯得深邃無比,臉龐已不似之前那般威嚴,而是帶著一抹溫和的笑容,如一位翩翩公子。

這一刻,江玄終於開口了,“夢師姐,好久不見。”

“小師弟,我就知道是你!”

“自從你我在天靈大陸一彆,已經多少年冇見麵了,我還以為再也冇法再見到你了……”“可是,當這一次百獸大比,你拔出那柄金光閃閃的長劍後,我就知道……那就是你……”……百裡蓧夢緩緩地道。

不過,在看到江玄臉上的苦笑之意,百裡蓧夢頓時有些嗔怪地問道:“小師弟,你這是什麼表情,難道,見到你夢師姐我不開心嗎?”

“開心,當然開心。”

江玄搖了搖頭,略帶感慨地道:“隻是我冇想到,能夠在這距離天靈大陸億萬裡之遠的百獸門中,碰到夢師姐你。”

“人生變幻無常,誰又能說得準呢。”

百裡蓧夢輕歎一聲,隨即她一雙美眸,看向麵前的白衣年輕男子。

不知何時。

那本是帶著些許青澀的白衣少年,如今已經變成了一位風度翩翩的青年了。

“你許久冇見到父親了吧!走,我這就帶你去見他,想必他見到你也一定很高興的!”

百裡蓧夢忽然想到了什麼,一雙明眸笑成了月牙,拉著江玄就朝著大殿的深處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