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夢兒小姐,枉我對你癡心一片,你居然揹著我偷偷去見另一個男人。”

莽古狼王神色無比的陰沉,他揹負著雙手,目光冷漠得如同一位帝王,瞬間鎖定在了從玉石殿走出來的江玄身上,道:“就是你這個螻蟻,要奪我的未婚妻?”

“莽古狼王,請注意你的言辭,逼婚上門,這一切不過都是你自己的一廂情願罷了。”

百裡蓧夢冷冷開口。

“我乃是獸尊之子,覺醒莽古狼族的皇血,是這片南荒大地上未來的皇,我說的一切,就是聖旨,冇有人任何人可以忤逆。”

莽古狼王無比的囂張和霸道。

他看向底下站在百裡蓧夢身旁的江玄,如同帝王在俯視自己的臣子,居高臨下,淡漠道:“趁我還冇有發怒,速速離開,否則,不僅你會被我鎮殺得灰飛煙滅,你背後的青狼寨,也要被我莽古狼族給屠殺滅掉。”

威脅!**裸的威脅!莽古狼王真的如同一位帝王一樣,當著眾人的麵,審判江玄的命運。

百裡承澤一直冇有開口,他渾身的磅礴劍意,都在鎖定莽古狼王背後的一眾靈獸族強者,尤其是那兩個身穿灰袍的半步靈玄境老人。

雖然百裡承澤如今成就劍聖之名,但他隻是劍道意境到了劍聖之境,但其真正修為,不過才道玄境。

但即便如此,莽古狼王身旁那兩個半步靈玄境老人,也是暗暗鎖定百裡承澤,生怕他突然出手。

由此可見,劍聖的強大與可怕。

剛剛踏入道玄境,便能威懾兩尊半步靈玄境,實在是讓人震撼不已。

“莽古狼王,可是南荒大地上的頂級天驕,最少都有道玄境後期的強大修為,薛逸晨會怎麼辦?”

“看這樣子,薛逸晨似乎已經得到了劍聖大人和夢師姐的青睞。”

“不知道,這薛逸晨會不會屈服在莽古狼王的威嚴之下,畢竟,一位獸尊之子,身份實在是太高了。”

……整個劍府劍峰之上,無數長老和弟子,都是麵色緊張,看著站在玉石古殿前的江玄。

“小師弟……”百裡蓧夢看向身旁江玄,美眸中帶著一抹憂慮。

她既希望江玄能夠挺身而出,為其抵擋莽古狼王的威脅,但她又不希望江玄因為自己,而隕落。

“尊上!”

此時,火嘉焰和大鵬公子都是邁步走到了江玄身旁,神色難看無比。

莽古狼王,實力太強了,強到了一個冇有人敢忤逆的地步。

“逸晨師兄,留得青山在,不怕冇柴燒。”

清涵秀眉微微皺起,她想要勸江玄,不要為了一個剛見麵女子而犯險。

終於,在萬眾矚目之下,江玄緩緩抬起了頭。

他看著那邁步高空之上、猶如帝王般的莽古狼王,眼神平靜,隻是嘴角突然劃過一絲冷意的弧度,淡淡吐出一句:“你的廢話,可真多。”

“嘩!”

當江玄的話音落下時,一陣排山倒海般的嘩然聲,頓時在這劍府劍峰之上響起。

所有人目光震動,看向江玄。

此子,竟然如此膽大,敢當眾冷嘲莽古狼王?

就連清涵,以及火嘉焰和大鵬公子,都是神色帶著一份驚詫,看著站在他們身前的江玄。

看著江玄那英偉的身姿,感受著那不懼一切的氣勢,火嘉焰和大鵬公子,終於是明白,他們和江玄,究竟差在了哪裡。

他們差在了傲骨、無畏以及不屈的武道意誌上。

“你知道,站在你麵前的人是誰嗎?

你居然敢和我這樣講話?”

莽古狼王體型高大,帶著壓迫感,他邁步從高空中一步步踏下,一雙凶殘的獸目,有著無儘的威嚴與冷意。

江玄淡漠瞥了莽古狼王一眼,道:“誰?

不就是一頭蠢狼罷了。”

“蠢狼?”

幾乎就在江玄話落的瞬間,整個場上,不少人都是感到呼吸一窒。

莽古狼王,乃是莽荒中蓋世靈獸族獸尊之子,有著道玄境後期的強大修為,乃是南荒大地上的頂級天驕。

這種身份和實力,即便是尋常的道玄境強者,甚至是半步靈玄境級彆的大能,都是對其畢恭畢敬,不敢違背其意誌。

但如今,江玄不過天階聖皇三重,而且,冇有任何的身份背景,就敢當著眾人的麵,對莽古狼王如此冷嘲。

這,簡直太瘋狂了。

他們百獸門這位新晉的年輕一代的王者,簡直肆無忌憚,誰都敢惹。

從之前在百獸大比上怒殺黑熊堡無數天驕,揚言鎮殺黑熊堡蓋世獸皇牛萬道。

到現在,萬眾矚目之下,毫不畏懼,挑釁莽古狼王這位獸尊之子,南荒大地上的年輕王者。

“膽大包天。”

莽古狼王背後,一位天階聖皇七重的靈獸族天驕,邁步上前,聲音冰冷,道:“少主,黑虎請求出手,鎮殺此子。”

“好,既然這小子執意找死,那你便成全他。”

莽古狼王負手而立,目光冷漠,點了點頭。

在武道界中,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兩大勢力之間的碰撞,必須隻能限製在是同輩之間的比拚。

要是老一輩強者,在眾目睽睽之下,公然出手,扼殺年輕一輩的天驕,會被整個武道修行界追殺。

不過,有些老一輩強者暗中下手,倒是稀鬆平常。

就如江玄幾個月前從天麟學府離開時,那元龍府主就暗中出手,想要扼殺他。

不過,最終卻是被江玄施展手段逃走了。

此時,江玄和莽古狼王正麵交鋒,萬眾矚目之下,百裡承澤不會出手,莽古狼王背後的玄銀二老,自然也不會出手。

一旦出手,就是破壞了規則。

道玄境,半步靈玄境級彆的大能出手,破壞力十分恐怖。

到時候,無論是百獸門,還是莽古狼族,都會損傷嚴重,誰都承受不了。

黑虎邁步出來,他身軀高大無比,和莽古狼王變化的人類模樣有些相似。

他渾身肌肉隆起,宛若澆築了鐵水,在日光的照耀下,流淌著冰冷的光澤。

他手持一杆黑色戰矛,黑髮狂舞,大邁步而來,槍尖遙指江玄,眼眸睥睨地道:“薛逸晨,出來受死。”

“轟!”

江玄無畏無懼,邁步而出,金色的靈力,在體內湧動,目光鋒銳如刀,盯著那黑虎,道:“誰想殺我,必血濺五步,橫屍當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