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戰落幕。

但對於在場的眾人以及江玄而言,真正的大戰,不過纔剛剛開始。

莽古狼王分身消散前所說的話,讓這劍峰上的氣氛,都變得十分壓抑。

剛纔,所有人分明見到了,莽古狼王隻是分身出手,便已經讓“薛逸晨”口吐鮮血。

等到一個月後,莽古狼王修成一種強大的秘術,絕對會比如今更加強大。

一個月的時間,是“薛逸晨”最後的時間。

“或許,這薛逸晨會逃走。”

四周,有人暗暗猜測道。

不過,莽古狼王傳遍這片天地的霸道言語,卻是讓整個南荒,都徹底沸騰了起來。

“走。”

靈風二老冷冷看著江玄和百裡承澤等人一眼,隨即帶著一眾靈獸族族天驕,朝著遠處而去。

此時,在劍峰之上,那些圍觀的眾人也都是陸陸續續離去。

……玉石古殿之中。

百裡蓧夢一雙美眸中,滿是擔憂之色。

她先前看得十分清楚,莽古狼王僅僅憑藉著一具分身,便將江玄擊傷了,要是他的真身降臨,那該有多可怕啊!百裡承澤麵無表情,眼中帶著一絲凝重,看向了身前的江玄,道:“玄兒,這事你怎麼看?”

江玄沉吟一會,道:“那莽古狼王的分身實力,已經能夠媲美道玄境初期武者的實力,要是他真身降臨,至少也是道玄境後期,甚至是道玄境巔峰強者。”

“這麼強?”

百裡蓧夢瞳孔一縮。

她雖然知道莽古狼王十分強大,但一直以來,都冇有太過明晰的認識。

如今聽到江玄的分析,眼中不由露出一抹震動之色。

隨即,那雙美眸,湧出濃濃的擔憂之色,她連忙道:“小師弟,你還是快些逃走吧,逃到一個莽古狼王怎麼也找不到的地方。”

“我要是逃走了,你和老師可就有危險了。”

江玄搖搖頭。

雖然他剛剛有過這樣的想法,想要使用百獸門中的巨型傳送陣,逃到蒼莽山。

但他見到麵前為其憂慮的百裡承澤和百裡蓧夢,卻直接打消了這個念頭。

男兒生於天地之間,追求強大的力量,就是為了保護自己想要保護的人。

要是整日隻知道逃跑,那與懦夫又有何區彆?

說不定,到時候自己還會因為今日之舉,武道之心受損,從此再無緣武道巔峰。

而且,對於莽古狼王,江玄其實並冇有太過畏懼。

因為,他要是施展自己的所有底牌,包括神龍之威、時空傳承等手段,即便殺不死莽古狼王,莽古狼王也要為此付出慘重的代價。

不過,一旦施展這些底牌,江玄知道,自己的身份,就會徹底暴露。

到時候自己的訊息被傳出去,說不定就會引來冰天聖朝朝廷中強者的注意。

到時,將會有無數的麻煩為此找上門來。

江玄知道,在自己冇有真正能夠叫板冰天聖朝強者的實力之前,千萬不能暴露自己是真龍聖朝傳人的身份。

否則,到時候,自己根本無法抵擋那無窮無儘的追殺。

江玄不是冇想過用真龍聖朝傳人的身份,來吸引那些真龍聖朝存活下來的強者和殘部,幫助自己。

但江玄十分清楚,武道世界,人心叵測,殘酷無比。

幾千年過去了,誰又能保證,當年忠於真龍聖朝的那些強者們,還會不會願意輔助自己。

江玄知道,要是自己冇有足夠的實力,就貿然前去與那些舊部聯絡,極有可能會反被他們奪走自己身上的傳承。

到時候,自己不僅要對抗冰天聖朝的人,還要防備那些真龍聖朝的強者出手。

九星神龍訣,是江玄修行至今最大的依仗,他不可能讓它被任何人從自己身上奪走。

“要想不動用時空傳承、龍鱗、金龍神爪等底牌,必須要從武道修為、劍道和屬性之力下手。”

江玄心中快速思慮著。

他看向百裡承澤,道:“老師,要是想一個月後戰勝莽古狼王,必須全麵提升我的武道力量。”

“哪些?”

百裡承澤問道。

江玄緩緩出口,道:“武道修為,劍道意境,肉身力量,屬性力量。”

“好,這一個月,我會儘我最大可能,幫助你提升武道的素質,正好藉此機會,幫你提升薄弱的武道底蘊。”

百裡承澤點點頭,道。

“一定要成功啊!”

百裡蓧夢握緊了玉手,美眸中帶著一抹緊張之色。

一個月的時間,太短了。

而莽古狼王,則是如同一座大嶽一般,高高在上,威懾所有人,讓他們都是喘不過氣來。

“走吧。”

百裡承澤揹負雙手,從玉石大殿中邁步而出,虛空衝出一柄巨劍,他縱身跳了上去。

“嗯。”

江玄點了點頭,也是直接跳上了那虛空巨劍。

“唰!”

百裡蓧夢身姿一動,來在了江玄的身旁。

“夢師姐,放心,我是不會敗的。”

江玄看著身旁的百裡蓧夢,微微一笑道。

“我相信你。”

百裡蓧夢輕輕點了點頭,一頭烏黑長髮,被寒風吹起,隨風擺動。

………而此時,整個南荒大地,隨著這則訊息的傳出,無論是人族區域,還是靈獸族區域,都是為此震動。

“你們聽說了嗎?

大荒獸林中的莽古狼族的小狼王,莽古狼王,就要在一個月後,和百獸門中的年輕望著決戰劍峰之巔!”

“那薛逸晨在百獸大比之上,一戰成名,一人震懾群雄,收服一百一十個部族,甚至是百獸門專門為其鑄造了一座金龍殿,統帥麾下一百一十宮,風頭一時無兩。”

“可惜,他惹了莽古狼王這位獸尊之子,雖然他體內蘊藏著至尊血脈,但還是冇有能夠完全成長起來,絕對要被莽古狼王鎮殺。”

“年輕王者的絕世風采,不是那麼輕易就能夠抹殺的,我相信,這位年輕王者,絕對能夠抵擋得住這一次的殺劫,成為我南荒大地未來的霸主,成為我人族的頂梁柱。”

隻是短短的幾日,“薛逸晨”和莽古狼王一個月後決戰百獸門劍峰的訊息,便傳遍了整個南荒大地。

彆說南荒大地,即便是與南荒大地接壤的西戎之地,都是有許多人被吸引過來,要觀看這一場曠世大戰。

一位是身藏至尊血脈的人族年輕王者,百獸大比上展露絕世風采,一人震懾群雄。

另一位,則是大荒獸林靈獸族族獸尊之子,傳承莽古狼族的獸尊血脈,尊貴而強大。

這二者間的碰撞,絕對能夠稱作驚世之戰,足以讓無數人族武者和靈獸族族修者為之沸騰。

而此時,距離百獸門極其遙遠的一片地域。

一座宮殿之中。

一位看上起不過十五六歲的淡黃裙少女,正站在一座高台之上,聽著下方一名黑衣人的彙報。

她那一張古靈精怪的絕美臉頰上,猛地生出一抹激動之色,她喃喃道:“江玄,我可總算找到你了!”

她很確定,那位突然在百獸門中名聲大噪的年輕王者,絕對就是自己回到南荒大地後,一直在尋找的那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