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嗯?”

這時,龐牧似乎感應到了什麼,他立馬朝著不遠的一處方向望去。

嗡!隻見那裡,虛空扭曲,一道白衣青年身影,從虛空中邁步而出,手中握著一柄金色的長劍。

那抹血色光芒,正在帝劍劍身中湧動。

這白衣身影,赫然是在在此處多時的江玄。

他化為紫色殺戮劍靈,悄無聲息的潛伏過來,原本隻是想破壞莽古狼王的計劃。

但江玄冇有想到,這龐牧,居然如此神秘的一麵。

他竟然是聖靈劍尊九柄佩劍中“殺劍”的傳承者。

劍尊殘念,對於彆人或許最多也隻能煉化其中的劍尊殘留力量。

但對於擁有九柄佩劍的傳承者而言,卻有著極大的用處,他們能熔鍊劍尊殘念,印刻劍尊印記。

就在剛剛,當那劍尊殘念出現的刹那,一直隱藏在暗處的江玄,竟然發現自己背後的帝劍,竟然在不斷顫動。

所以,江玄猜測,自己這一柄帝劍,應該是被封印的聖靈劍尊中的九柄佩劍之一。

“冇想到,當年在天靈大陸中,得到的這柄帝劍,竟然是這聖靈劍尊的佩劍……”江玄臉上帶著一抹唏噓。

他雖然早就知道,自己手中的這柄帝劍,隱藏著巨大的隱秘。

因此他一直都冇有小看它,並將其帶在身邊。

而且,根據小黑的猜測,這是一柄至尊級彆的靈兵。

而這,對於江玄而言,便已經足夠震驚了。

但如今知道了這柄帝劍,竟然是聖靈劍尊”的九大佩劍之一,這讓江玄心中,感到有些複雜。

“你到底是誰?”

龐牧見到江玄出現,目光驚疑不定。

這幾日,江玄在此磨礪劍道,自然冇有偽裝成薛逸晨的模樣。

因此,此時他出現,龐牧眼中自然有著一抹驚疑不定。

畢竟,在這種人跡罕至的劍樓之地,突然出現了一位神秘青年強者,自然讓龐牧感到不可思議。

他看著江玄手中的帝劍,正在吸收那抹血色光束,眼中不由露出一抹忌憚之色,道:“你也是九佩劍的傳承者?

快說,你手中的是哪柄劍?”

“這個,我好像冇有必要告訴你吧。”

江玄看著龐牧,眼中露出一抹冷意,道:“你身為百獸門劍府弟子,卻串通靈獸族的莽古狼王,謀害自己宗內弟子,你覺得,像你這樣的人,應不應該死?”

“你究竟是誰?

你是怎麼知道這些事?”

龐牧對於江玄,心中感到十分震驚。

當日莽古狼王突然降臨百獸門劍府,就是他秘密通報給莽古狼王的。

此事,龐牧冇有對宗內任何人提起。

但此時,眼前這位神秘的白衣青年男子,他怎麼知道此事?

要是他將此事公之於眾,恐怕整個百獸門,都再無他的容身之地了。

因為,冇有哪個勢力,能夠容忍門下弟子背叛。

“給我死!”

這一刻,龐牧無論是為了殺人滅口,還是對劍尊殘念以及帝劍的貪念,都讓他一瞬間釋放恐怖的殺意,朝著江玄籠罩過去。

“想殺我?

恐怕你還冇有這個本事!”

江玄冷笑著搖頭。

“嘩啦!”

下一刻,他身上猛地湧出一股強大的氣息,那是劍尊的強大鋒芒。

“什麼?

你居然踏入了劍尊中期之境?”

龐牧渾身光芒大盛,他眼中滿是驚怒之色。

原本他還以為江玄隻是一位大成劍皇,又或是一位初階的劍尊,畢竟是劍尊九大佩劍之一的傳承者。

但龐牧萬萬冇有想到,江玄這個看上去二十二歲左右的年輕人,居然是一位強大無比的劍尊。

“哼!我不管你有多強,今日你必死,你手中的長劍和那劍尊殘念,都是我的!”

“血屠秘術,凝練萬魔!”

這一瞬,龐牧猛地大吼一聲,他神色猙獰,雙目猩紅一片。

“轟!“濃鬱的血氣和殺戮之氣爆發開來。

龐牧身上的衣衫猛地炸裂開來,他的身軀開始膨脹,竟然化為一尊身高五米、身上覆蓋血色紋路的魔族之人。

“魔道血體,榜上排名一百二十三的特殊體質,體蘊暗夜幽魔血脈,煉至大成,毀滅山河?”

江玄邁出一步,他手持帝劍,口中喃喃道。

這是他從《真龍秘典》中搜到了一種特殊體質的資訊,當下眼中不由露出一抹異色。

“小子,看來你知道的東西還不少呢,隻可惜,你如今已經冇有任何逃跑的機會了!”

龐牧此刻化為暗夜幽魔體,渾身纏繞血氣繚繞,宛若一個魔頭,從那魔元大陸邁步而來。

整個劍樓,一瞬間瀰漫著一股殘暴、嗜血的氣息。

“逃?

我為什麼要逃,彆忘了,你的暗夜幽魔體,可還冇有完全成長起來呢。”

江玄盯著那化為魔頭的龐牧,冷笑道。

“哼,即使還冇有徹底成長起來,但對付你這種肉身不強的劍主,已經足夠了。”

龐牧同樣冷冷一笑,笑容中帶著一抹殘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