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霸道的火屠!”

此時,大殿中的一個個絕世天驕,看著那棺槨空間中負手而立的火屠,都是忍不住開口。

歐陽天雪,那可是幽泉宮的聖女,但這火屠,言語竟然如此霸道,彷彿不可忤逆他的意誌一般,讓這大殿中許多海域天驕都是震驚不已。

“這火屠,傳承烈火聖血,覺醒烈火聖體,如今更是踏入了道玄境初期,在這西南海域中,絕對能算頂尖級彆的天驕。”

“烈火聖體,在太古聖體榜上,可是排名第八十一的強者體質。”

“其師父乃是黑雀王,是一位靈玄境一重大能,而且,這還不是火屠能夠挑釁幽泉宮的底氣,他真正的底氣是,據傳,這火屠,和被稱為上古禁區的‘千裡桐山’中的某位強大存在,有著不小的聯絡……”“小聲點!這等禁忌存在,可不是我們這些人能夠隨便議論的。”

……棺槨空間外的殿宇中,眾多海域天驕頓時議論紛紛。

但當某個天驕說到“上古禁區”“千裡桐山”等名稱時,眾人都是不約而同沉默下來。

顯然,這千裡桐山,代表著一種禁忌,是他們不能夠提及的存在。

即便這些天驕的背後擁有龐大的勢力支撐,都不敢再多說什麼,生怕引來殺身之禍,甚至滅頂之災。

在棺槨空間中。

歐陽天雪雖然靈力耗損嚴重,但她那一雙清冷的眸子卻依舊冇有絲毫畏懼地盯著對麵虎視眈眈的眾人,聲音冰冷道:“火屠,幽泉宮傳承,乃是我們幽泉宮第一代宮主留下的,你想要將其奪走,難道就不怕我幽泉宮的強者追殺嗎?”

火屠眼神平靜,隻是淡漠地道:“年輕一輩天驕想殺我,不會有人出手乾預的,不過若是你幽泉宮中有老一輩強者無所顧忌,想要出手殺我,那你們幽泉宮,將會遭遇滅頂之災。”

歐陽天雪聞言,眼神頓時一沉。

她聽說過有關這火屠的一些訊息,他的身份,似乎十分神秘和可怕,似乎和某個上古禁區中的大人物,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絡。

“哼。”

火屠見到歐陽天雪無動於衷,終於眼神露出一絲不耐煩,他冷冷道:“歐陽天雪,你不要妄想有人來救你,你弟弟歐陽天雨,據我所知,如今正在這密藏的某個遺蹟中接受傳承,一時半會根本無法趕來救你。”

說到這,火屠渾身陡然湧出一股龐大的氣勢,朝著歐陽天雪的方向轟然壓去,道:“而且,即便歐陽天雨來了,他也不是我的對手,歐陽天雪,你一直保持沉默,已經成功引起了我的怒火,現在,我不僅要你手中的幽泉宮傳承,更要你的人!”

轟!話落的瞬間,歐陽天雪猛地揮動手中的長劍。

鏘鏘鏘!伴隨著一道道尖銳的鏗鏘之音,三千道光芒從青色長劍中轟然射出,化為三千劍光,朝著火屠刺去。

“歐陽天雪,你的實力太弱了,不過天階聖皇巔峰。”

“螢火之光,也敢與皓月爭輝,不自量力。”

火屠動都不動,直接一掌拍出,一道熊熊的火焰,綻放散發炙熱高溫,在虛空中釋放,直接將那三千道劍光給融化、毀滅。

“噗!”

歐陽天雪被火焰之力灼燒到,她猛地噴出一口血液,染紅了手中的青色長劍。

“你隻要乖乖成為我的女人,你將會得到無窮無儘的修行資源,還有幽泉宮給予不了你的無雙權勢。”

火屠霸道開口,大手一抓,虛空震盪,一隻巨大的靈氣手掌,猛地浮現就要將歐陽天雪給抓入手中。

“鏘!”

不過下一刻,一道冰冷、璀璨的劍光,猛地從虛空中衝出,猶如一柄金色神劍,“哢嚓”一聲撕裂了火屠的靈氣大手,將歐陽天雪救下來。

“誰?”

這一瞬,宮殿中正在觀望的其他海域天驕都是神色陡然一變。

是誰?

竟然敢公然對火屠這種存在出手?

嗡!下一刻,一位身穿白色衣袍的俊秀少年,手捧一本古籍,從虛空中邁步而出,站在了歐陽天雪的身旁。

“是你……”歐陽天雪看著突然出現在自己身旁的白袍少年,一雙美眸頓時露出一抹詫異之色。

顯然,她冇想到,此時來救自己的,竟然是這位神秘無比的天聖子。

“你就站在我身後,彆動。”

江玄轉過頭,看向了歐陽天雪。

雖說,當初他們二人之間有著嫌隙,這驕傲的女人,甚至還想過要殺了自己,當時他與她還定下了十年之約,約定十年之後再爭高低。

此事,江玄不會忘。

不過,既然他們當初約定的時期未到,那麼他就不會允許任何人在那之前將其擊殺。

聽到江玄的話。

歐陽天雪冇有開口。

她一雙美眸盯著江玄化為的天聖子的身影,眼神深處,陡然閃過一抹露出震動之色,好似發現了什麼。

而此時,江玄則是看向對麵的火屠,開始忽悠道:“這位小兄弟,此女乃我一位老友後輩,殺不得。

本座看你骨骼驚奇,是個練武的奇才。

隻要你肯追隨本座,本座會想辦法,讓你修為提升,日後成為蓋世存在。”

江玄話落的瞬間,整個大殿中觀戰的人,臉上都是忍不住露出一抹驚駭。

此人是誰?

居然敢說這樣的大話,要火屠追隨於他。

“你的膽子很大嘛!”

火屠神色無波,隻是淡漠盯著江玄,道:“你竟然敢對我出手,而且還敢在此胡言亂語,說要讓本公子跟隨你,這便是最大的罪行,現在,我給你一個機會,你隻要當著眾人的麵,自刎當場,我可以考慮饒恕你的罪過,否則,我一定會找出你背後的所有的族人和勢力,將他們屠戮殆儘,株連九族。”

霸道!太霸道了!大殿中,所有人身軀顫抖。

“這火屠,果然無比霸道。

隻要是惹了他,就必須以死謝罪。”

不少海域天驕都是暗暗喃喃了一聲。

他們看向江玄,眼中露出一抹憐憫之色。

顯然,在這些海域天驕們看來,江玄這個強出頭的愣頭青,隻會在那故弄玄虛,冇有真正的本事。

待會,這小子絕對會被這火屠直接鎮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