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轟隆隆!”

黃金色的手掌,握著一塊古老滄桑的印璽,帶著毀滅的氣息,如同一座太古聖山,鎮壓下來。

“快擋住此子的攻擊!”

“全部人一同發力,一定要守護好空間石台,恭迎強大的狼王降臨!”

群山中,萬千靈獸兵們,紛紛怒吼開口,將自己渾身的靈力,全部注入這守山大陣之中。

巍峨大手,和守山大陣,終於碰撞在了一起。

“轟隆隆!”

“轟隆隆!”

隻一瞬間,虛空之中猛地發出一道劇烈的爆響,如同驚雷滾滾,萬千光芒粉碎虛空。

“哢嚓哢嚓……”江玄如今的修為,豈是一群小小的靈獸們能夠抵擋的。

萬古鎮天印覆蓋虛空,直接將那座光芒萬丈的守山大陣,給全部摧毀、瓦解,化為漫天光點和塵埃。

“噗!”

“噗!”

“噗!”

……這一瞬,群山中的萬千靈獸族強者們,都是忍不住狂噴鮮血,神情驚懼到了極點。

“這薛逸晨,如今怎麼變得這麼厲害了?”

“他不過是一個偏僻之地來的人族天驕,即便是年輕王者,但底蘊薄弱,如今怎麼能施展如此可怕的武道絕學?”

群山之間,所有的靈獸兵們都在不斷咆哮,眼中滿是濃濃的難以置信。

他們不敢相信,高空上那個人族青年,在短短的一個月內,就變得如此強大!“好!”

不遠處的百裡承澤見此,忍不住開口。

他也算老一輩強者,不能夠出手,不然定會引出更加恐怖的強者。

這一場大戰,註定是年輕一代的強者爭鋒。

這,隻能靠江玄自己去解決。

“擋我者死!”

江玄冷喝開口,語氣帶著無邊的殺念,刺骨寒冷,嚇得人心膽俱裂。

“唰!”

破開了守山大陣,江玄猛地邁步下來,揹負的帝劍瞬間出鞘。

“嗡!”

一股恐怖的至尊力量,瞬間從帝劍之中洶湧而出,江玄手握帝劍,高大的身影,頓時一動,雙手握劍陡然劈下。

“轟隆!”

一股瀚海般的力量,帶著著鋒銳和霸道,從江玄體內四散開來,衝向四麵八方,讓周圍圍觀的眾人,一退再退,臉上露出一抹驚駭之意。

“哢嚓!”

眾人視線中,江玄手中的帝劍,猛地衝出一道沖天的劍芒,幾欲撕裂虛空,化為一柄擎天巨劍,綻放萬丈寒芒,猛地當空劈下,直接將那座山嶽,劈成了兩半。

那股力量,太過浩瀚了。

“小師弟!”

“尊上!”

“逸晨師兄!”

幾乎就在那山嶽被劈開的刹那,一座陰暗濕冷的地底囚牢,瞬間顯露在眾人麵前。

其中,百裡承夢、清涵、火嘉焰、大鵬公子,還有眾多一百一十宮的靈獸族天驕,見到江玄的身影,都是神色一喜。

“逸晨師兄越來越可怕和深不可測了!”

清涵一雙充滿媚意的美眸中,帶著濃濃的震動之色。

她怎麼也想不到,青狼寨那個薛逸晨,如今竟然會強大到這種地步!“尊上神威蓋世!”

火嘉焰、大鵬公子等一眾自願臣服、追隨江玄的靈獸族天驕們,都是滿臉的激動與欣喜。

“薛逸晨此子,究竟得到了怎樣的機緣造化!”

劍府的群山之中,無數追隨莽古狼王的靈獸族靈獸兵們,看著那風華絕世、猶如一位戰尊般不可抵擋的江玄,都是從心底感到恐懼。

“老師,你將他們照顧好。”

江玄帶著眾人來到了百裡承澤的身前,開口鄭重道。

“玄兒,你放心,在這裡冇有人猛地傷害到你的朋友們。”

百裡承澤點了點頭。

他現在這個老師能夠做的,就隻能儘他最大的努力,將江玄背後在意的人保護好。

“麻煩老師了。”

江玄暗中傳音給百裡承澤,有一位劍聖作為守護者,他確實不用再擔心安全問題了。

“小師弟,你快走吧,彆管我們了!”

此時,百裡承夢來到了江玄的身旁,一雙美目帶著幾分擔憂,焦急道。

即便江玄現在展露了勇猛無匹的強大力量,但她很清楚莽古狼王,究竟有多麼的恐怖。

百裡承夢曾聽宗門中的強者說過,莽古狼王曾在天階聖皇三重,便是搏殺過一位道玄境的蓋世獸皇。

而如今,莽古狼王的修為,外界傳聞,已經修行到了道玄境五重,這幾年,還參悟了一種靈獸族中的蓋世無上的殺生秘術。

莽古狼王的實力,究竟到了何等地步,隻怕冇有幾個人知曉。

但眾人都知道的是。

在南荒這片大地之上,要是莽古狼王自稱靈獸族年輕一輩中的第二強者,就冇有人敢稱第一。

或許,隻有一些修為深厚的老一輩強者,才能和莽古狼王這種天縱奇才爭鋒。

“我知道,莽古狼王,乃是大敵。”

江玄點了點頭,隨即他眼神露出一抹冷意,道:“不過,我不能走,莽古狼王此人,唯我獨尊,橫行霸道,要是我走了,你們全部人都將陷入萬劫不複之地。”

“小師弟,你……”百裡承夢還想說些什麼。

但江玄卻是打斷了百裡承夢的話語,開口道:“夢兒師姐,答應我和老師待在一起,不要開口或者出手。”

看著江玄那眸光中的堅定之色,百裡承夢隻能將到嘴的話給重新嚥了回去,點了點頭。

“火嘉焰,大鵬公子。”

江玄看向身旁那兩個高大年輕男子,眼神帶著一抹異色,道:“真凰之火,你們找尋到了嗎?”

“尊上,幸不辱命,真凰之火,我們在被囚禁之前,已經找到,並且以強大的聖器,裝載了回來。”

火嘉焰和大鵬公子立馬抱了抱拳,開口說道。

“很好。”

江玄眼神一喜,隨即他看向另一邊的清涵,道:“清涵,我現在給你一個任務。”

“清涵聽從逸晨師兄號令。”

此刻,清涵她那一雙充滿媚意的美眸中,滿是鄭重以及敬畏之色。

“這張圖,你先拿著。”

江玄意念一動,從精神之海中,將獸皇圖取出,交在了清涵手上。

“這是?”

清涵美眸露出一抹疑惑。

不過她冇有多問什麼。

清涵很清楚,有些東西,不是她該問的。

江玄開口道:“這一次大戰,不論成敗與否,我都需要去一個地方,等下一次我們見麵,我希望這張圖已經解封了。”

“如何解封?”

清涵問道。

江玄看向火嘉焰和大鵬公子,道:“用你們找尋到的真凰之火,夜以繼日祭煉此圖便可。”

“逸晨師兄,清涵明白了!”

清涵點了點頭,道。

“尊上放心,等到尊上下次歸來,我們必會將此圖解封。”

火嘉焰和大鵬公子都是鄭重地抱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