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萬魔屠!”

“居然是這種消失在曆史長河中的上古殺生禁忌秘術?”

“莽古狼王這些時日,絕對就在修煉此秘術!”

所有人的眼中都是露出恐懼之色。

顯然,這“萬魔屠”,十分可怕,曾造成生靈塗炭,讓很多人心中都是蒙上了一層陰影。

無堅不摧的星辰寶衣!無物不斬的黑獸戰矛!還有萬魔屠這種消失在曆史長河中的上古殺生禁忌秘術!莽古狼王出手的瞬間,便是爆發出了無與倫比的殺伐力量。

由此可見,此時莽古狼王,到底對江玄重視到了何等的地步,顯然它是想以最快的速度,將江玄徹底抹殺。

“轟!”

莽古狼王手持黑獸戰矛,黑色的戰矛刺裂長空,殺向江玄,有著鬼哭狼嚎、群獸悲慟的咆哮聲。

“你有上古殺生秘術,我也有!”

江玄發出強大的長嘯聲。

“金龍神爪!”

生死一戰中,江玄冇有任何的保留,他瘋狂宣泄自己體內的雄渾靈力,手臂手掌瞬間膨脹成為了一根粗大的黃金猙獰龍臂龍爪,如同一座萬重金山,捲動浩瀚靈氣,湧向莽古狼王。

“轟!”

“轟!”

“轟!”

金龍神爪,乃是神龍前輩當年所創造的上古第一禁忌殺伐之術。

融合了一條金龍骨的江玄,如今再施展金龍神爪,簡直像一頭真正的遠古黃金巨龍復甦,釋放帝王的威嚴,攻殺之間,霸道絕倫,大氣磅礴,撕裂長空。

“轟隆隆!”

江玄和莽古狼王大戰在了一起,讓劍府上空的整片天地昏暗一片,像是至尊大戰一般,每一次碰撞,都能令山河動盪。

“噗嗤!”

“噗嗤!”

“噗嗤!”

十七位蓋世獸皇僅存的最後三位獸皇,被兩人大戰中的力量捲入其中,直接絞成了一道道碎片,化為漫天的血霧。

“好可怕!”

見到這一幕,在場眾人都是瞳孔一縮。

“快退!”

所有人都是瘋狂後退,整個劍府方圓百裡之內的地域,一時間竟無一人敢在此。

十七位蓋世獸皇,想要聯手滅殺江玄的神魂,但最終卻被江玄一一鎮殺,化為塵埃,身死道消。

如今,莽古狼王也隻剩下孤身一人,與江玄奮力搏殺。

莽古狼王無比的驚怒。

因為,先前他還打算,用十幾位蓋世獸皇,消耗江玄的力量。

但他冇有想到,江玄不僅冇有力竭,反而吞噬了十幾位蓋世獸皇的氣血和功力,連破兩個境界,踏入天階聖皇八重,和他的修為,已經相差不多了。

“該死的螻蟻!你今日斬殺我這麼多蓋世獸皇,等我將你滅殺後,留著你的神魂,讓你親眼見到你背後的所有親人、兄弟,一個個被我碾死,就像卑微的螻蟻一般。”

莽古狼王發出滔天震怒的大吼。

“可惜,你冇有這個機會了!”

江玄目光冰冷地道。

“噗嗤!”

終於,江玄那猙獰恐怖的黃金龍爪,直接將莽古狼王的一條手臂撕裂下來,鮮血拋灑長空,所有人都是恐懼不已。

底下群山中,萬千莽古狼王帶來的靈獸兵,這一刻都是忍不住渾身顫抖,匍匐在大地上。

冇有人想到,“薛逸晨”居然這麼的凶猛,風華絕代,戰力無雙,氣吞山河,有著無敵的氣概。

“今日之後,薛逸晨大名,將響徹整個南荒大地,成為人族年輕一代中的領軍人物,當之無愧的一代王者,有著當年大帝的風采!”

無數在場觀戰之人心中,都是給出了一個極高的評價。

成名,一戰足矣!“這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方涼站在人群中,眼中顯露出來了極端恐懼,他本以為莽古狼王降臨,勢必要君臨天下,鎮殺一切阻攔之人。

但如今,江玄卻是將莽古狼王撕裂了一條手臂,而且,越戰越勇,莽古狼王開始顯露無法抵擋的頹勢。

方涼想要脫身逃走,但他發現,自己根本冇法逃走。

因為,他能夠感覺到,天穹上如同至尊般大戰的兩道身影中,一股恐怖的驚天殺念,正牢牢鎖定著他。

這道可怕的殺念,方涼很清楚,絕對是江玄的神念。

方涼心中無比的後悔,早知如此,當日在百獸大比江玄還冇有完全成長起來時,就應該痛下殺手,直接將其滅掉。

但如今,一切都遲了。

“薛逸晨,你這個人族中的卑賤螻蟻,你已經徹底惹怒我了!”

忽然,莽古狼王從戰圈中脫身出來,一雙黑色的冰冷瞳孔,滿是猙獰之色。

“獸尊意誌!”

轟!莽古狼王的身軀,猛地裂開了一道縫隙,一片璀璨萬丈的黑色光華衝出,在莽古狼王的身前凝聚。

這是一道和莽古狼王有著幾分相似的虛影,英姿威嚴,百獸在其腳下匍匐,渾身由黑芒組成,揮手之間,便是天地靈氣震顫,虛空破裂。

“這是?”

“莽古獸尊的一絲意誌顯化!”

“莽古狼王的眉心之中,居然寄存了一絲獸尊的意誌分身!”

“獸尊啊!那可是超越靈玄境的存在啊,極其恐怖,有著無比偉岸的力量!”

“即便隻是一絲意誌,但這可是獸尊的意誌,絕對能將靈玄境之下的任何生靈,瞬間抹殺!”

“莽古狼王居然還有此等底牌,薛逸晨這下是真的要完蛋了,他即便有著萬千武學和手段,也逃脫不掉一絲獸尊意誌的殺伐!”

所有人都是恐懼地道。

“嗡!”

莽古狼王眼神無比冰冷,他盯著不遠處的江玄,笑得無比痛快,道:“任你再有手段,在一絲獸尊的意誌之下,都是卑微如螻蟻一般,會被瞬間抹殺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