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靈玄境初期的修為!”

江玄感應著站在自己麵前的這道長髮披肩的偉岸未來身影,身軀微微一震。

自己居然召喚出來的未來身,竟然有著如此強大的修為。

“什麼?

這薛逸晨身軀之中,也有一位強者的印記?”

此時,望著高空之上,突然從江玄身軀中邁步出來的偉岸身影,底下群山中觀戰的眾人,都是眼神猛地一震。

“這道偉岸身影,為何和玄兒長得如此相似?”

百裡承澤站在遠處劍府一座山巔上,他皺了皺眉頭,似乎發現了一些不同尋常之處。

“殺!”

隻一瞬間,江玄心念一動,身前的靈玄境未來身,瞬間出手了。

靈玄境初期級彆的“江玄”,不知道有多麼強大。

他一出手,渾身的氣血雄渾得就如同一條真龍一般,他大手遙遙對著莽古狼王的方向一抓,一股浩蕩強大的力量,就猶如汪洋一般,瞬間淹冇了這片天地。

“啊!”

莽古獸尊的那絲意誌,瞬間被破碎開來,莽古狼王發出慘叫聲,身上號稱無堅不摧的星辰寶衣,都抵擋不住靈玄境未來身的那股毀滅山河的力量,轟然破碎,他血肉裂開,顯露出來了森森的白骨。

隨即,莽古狼王整個身軀,一瞬間便再這股浩蕩的力量中,化為了一片虛無。

隻用了一招!剛纔還氣吞山河、不可一世的莽古狼王,就這麼消失了,而且是徹底湮滅在這世間。

“咕嚕!”

見到這摧枯拉朽、可怕到極點的震撼一幕,就連江玄,都是暗自吞了一口唾沫。

自己未來踏入靈玄境初期後,居然有如此強大的戰力!“噗!”

不過下一刻,江玄猛地噴出一口鮮血。

靈玄境未來身,那道長髮披肩的偉岸身影,也在虛空中緩緩消散。

江玄隻覺得自己的精氣神變得十分虛弱,彷彿下一刻就要倒下。

“從時空幻境的時間長河另一端,呼喚出未來的自己,這對於精神和靈力,消耗實在太嚴重了,接下來隻怕要一個月才能徹底恢複。”

江玄強撐著身軀,傲立在天穹之上。

“莽古狼王,死了…”而此時,眾人都被那天穹上發生的震撼一幕,給震撼得有些呆滯。

靈玄境未來身,以無敵之姿,瞬間將莽古獸尊的意誌和莽古狼王這麼一尊靈獸族頂級天驕,給抹殺在這片天地之間。

這,簡直是讓眾人膽寒,毛骨悚然!“不可能!”

突然,一道帶著極端驚怒和悲慟的咆哮聲,從南荒大地的大荒獸林深處傳出,響遍這片天地。

“嗡!”

一股極端可怕的力量,鋪天蓋地,朝著江玄洶湧而來。

那是一股不可抵擋的獸尊之威!“莽古獸尊出手了!”

望著在那股力量作用下破碎的虛空,劍府周圍群山之中,無數人發出一抹驚呼聲。

“年輕一代爭鋒,勝者生,敗者死,這決定於他們自己,莽古獸尊,你現在出手,難道是不顧及自己的臉麵嗎?”

忽然,一道蒼老無比的聲音,從百獸門總門的方向傳出,一隻無形的通天大手,硬生生將莽古獸尊釋放過來的偉岸力量,給攔截在了半空中。

“百獸門主!你真要阻攔我殺了這殺了我兒的卑微螻蟻!”

大荒獸林深處,莽古獸尊的聲音,攜帶著一抹極端怒意和戾氣。

“薛逸晨,你們誰都不能動,他是我們冰天聖宮要的人。”

突然,一名散發萬千寒氣的絕美女子,猛地從虛空之上降臨,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之中。

那是一道身姿婀娜的傾城絕色女子,她站在那虛空之上,她肌膚如雪,長髮及腰,如藍寶石般的眸子中帶著一抹清冷。

冰天聖宮!在東域、南荒、西戎、北疆這環繞中域的四大古元界中心大地板塊上,除了本地的霸主勢力,還存在著一個共同的勢力,那就是冰天聖宮。

冰天聖宮,乃是古元界至高無上冰天聖朝的直屬勢力,代表著高高在上冰天聖皇的意誌。

冰天聖令一出,天下莫敢不從!眾人望著那高空上突然出現的絕色女子,都是忍不住驚呼開口:“傳說中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冰天使者,居然出現了?”

冰天使者,或許並冇有多強,不過她背後,卻是代表著冰天聖朝的意誌,代表著冰天聖皇的權威。

因此,當這位冰天使者出現的瞬間,強大如百獸門主、莽古獸尊這種霸主人物,都是一瞬間沉默下去。

“冰天使者出現,指名道姓要薛逸晨,莫非薛逸晨此子的武道天賦,竟然讓朝廷高層都看中了,想要招攬進入冰天聖宮?”

眾人這一瞬間的想法,都是相同的。

那就是,冰天使者降臨,是代表著冰天聖宮和冰天聖朝朝廷的意誌,招攬薛逸晨這種人族中的蓋世天驕。

就連百裡承澤,站在遠處,都是明顯鬆了一口氣。

有著冰天使者的保護,即便那莽古獸尊再暴怒,都不可能再有機會,去抹殺江玄。

“是冰天聖皇!看來他已經捕捉到了你身上九星神龍訣的氣息,這冰天使者,絕對不是來招攬你的,而是攜帶著那個人的意誌,來抓捕你的!”

忽然,一道蒼老無匹的聲音,猛地從神龍虛影中傳出,讓江玄身軀劇震。

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