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誰?”

周正羽神色猛然大變。

他明明冇有察覺,怎麼還有人?

不過很快,他就看到一道如同鬼魅一般身影,頓時出現在了他的麵前。

“你……你……江玄!”

當他看到麵前那張熟悉的麵孔時,他的身軀便是忍不住顫抖了起來。

“周正羽,我們又見麵了。”

此時,站在周正羽麵前的正是一直在暗中觀察的江玄。

原本他以為不用自己動手,便能夠除去這周正羽,但冇想到周正羽竟然如此精於算計,竟然將趙岩和尹子伊都給反殺了。

不過就在江玄思考的時候……“去死吧!江玄!”

周正羽直接出手了,因為他從江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極其危險的味道,所以他必須要在江玄反應過來之前,將他徹底擊殺。

“找死!”

江玄冷笑一聲,旋即乾元十三拳猛的轟出。

“轟轟轟!”

“哢嚓!”

江玄神色冰冷,凶猛的一拳直接落到了周正羽的胸口之上,伴隨著一道哢嚓聲,他的胸膛都是猛的塌陷了下來。

“哇!”

周正羽麵色驚慌,這一次他是真的受了重傷,看著一步步走來的江玄,他惶恐的道:“你……你的實力怎麼可能提升得這麼快?”

要知道,當初在金玄府的時候,兩人雖然隻是短暫的交鋒,但實力絕對是相差無幾的。

然而如今呢?

一招。

江玄僅僅使用了一招,自己就徹底敗了,這樣的差距讓周正羽感到絕望。

而到了這時,周正羽,終於明白原來當初那被元武皇朝追殺得如同喪家之犬的江玄,如今已經成長到自己無法抗衡的地步了。

“江玄,培元寶丹給你,我不要了,隻要你能饒了我!”

周正羽眼神露出恐懼,他已經能夠感覺到死亡的味道了,他猛的叫道:“江玄,我請你饒了我,好歹我們當初可都是金玄府的人……”鏘!一抹森冷寒芒頓時撕裂空氣,在周正羽的脖頸處留下一道深深的血痕。

嘀嗒!一滴滴的殷紅的鮮血從江玄的槍尖緩緩的滴落,他神色冰冷的道:“像你這種叛徒,根本冇有資格和我談金玄府!”

當初,金玄府覆滅,周正羽難辭其咎。

接下來,江玄開始大肆搜刮。

趙岩,尹子伊,還有周正羽,這三個人背後的勢力都不簡單,想來必定有著不少的寶貝纔是。

隨後,江玄拿到了三人手中的乾坤袋,略微探查之後,江玄發現這裡麵僅僅靈石這部分,就足足擁有了一百多萬,而且,裡麵還有著大量的丹藥以及靈器等等。

這一幕,讓得江玄麵色狂喜,雖然如今他並不缺靈石,不過又會有誰會在意自己的錢財太多了呢?

隨後,江玄目光遠眺,看著遠處三大高手之間還在互相廝殺,便是搖頭冷笑,他們要是知道他們明爭暗鬥,到最後不過竹籃打水一場空,不知道是什麼樣的滋味。

不過都不是江玄所要思考的。

當下,他也冇有在那裡繼續逗留的打算,直接施展魅影無蹤,迅速的離開了這片地域。

而就在江玄離開的半個時辰之後,一名渾身染血的老人降臨到了這裡,他雙目猩紅的看著一地的屍體,尤其是看到周正羽倒下的慘狀時,他瘋狂的嘶吼道:“不——”而在另一邊,江玄已經離開了那片區域,來到了密林的深處,他準備找一處僻靜之地。

如今距離聖源島兩大勢力的核心弟子考覈,還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了,他必須要儘快的吞服培元丹,提升他的血脈之力。

如此一來,自己到時候的勝算也能多幾分。

他相信隻有儘量提升自己的實力,到時候才能以不變應萬變。

而後,又過了三日。

一片密林中。

“轟”忽然,有著一股強橫的氣息頓時爆發。

江玄雙目欣喜,握了握手掌。

經過了三天的修行,他終於煉化了這枚培元丹,血脈之力也得到增強。

“如果日後我全力施展的話,血脈之力就能夠擁有五倍的力量增幅了!”

此時,江玄就感到一陣暢快感,幾乎有著想要仰天長嘯的衝動。

隨後江玄又再度在這片密林中修行了一段時間。

這一日。

鏘!叢林中,他一槍落下,直接將那周圍的樹木瞬間洞穿開來,就連那地麵都是被劃出了一道道深深的痕跡。

“魅影無蹤!”

而下一刻,江玄收回長槍,猛地朝著前方一步踏出。

嗖嗖!他的的身軀一動,瞬間如同鬼魅一般,在在這片地域來回移動,來去無蹤,如同鬼魅。

這一幕,讓得江玄臉上湧現了一抹喜色。

這套地階的身法靈訣,的確是深奧了一些,學了這麼久,江玄這才堪堪達到入門的坎罷了。

隨即,他停了下來,略微沉吟:“如今距離聖源島兩大勢力的核心弟子選拔時間已經不遠了,需要趕快回去才行。”

心中有了決定,江玄便冇有繼續停留,而是身形一閃,直接離開了這裡。

雖然這一次殺了周正羽,解決了他一個仇人,不過江玄真正想殺的,是元武皇朝的天子以及周暮那個老匹夫,因為他知道那兩個人纔是真正的罪魁禍首。

不過,他很清楚,周暮的實力乃是半步化海境強者,而元武陛下的實力更是達到了化海境,以自己如今的實力,在他們麵前,就如同螻蟻一般。

因此,如今他迫切想要成為核心弟子,那樣就能獲得更好的資源,甚至若是能夠得到這次的前五,還有機會被聖源島擎天宗府,推舉到真正的擎天宗府總部。

那時候,江玄才能完成老師玄靈劍皇交給自己的任務,甚至是得到關於爹孃的訊息。

所以,進入擎天宗府總部,江玄勢在必行。

而修行了魅影無蹤之後的江玄,速度奇快無比,短短不到半日的時間,江玄就已經離開了鳳凰城的管轄範圍。

隨後,他順著記憶中的路線,就朝著聖源島的方向飛奔而去。

不過就在江玄一路趕回去的時候,他忽然在遠處的一片峽穀中聽到了一陣打鬥聲。

心中帶著好奇,江玄終於停下了腳步,猶豫了一下,便是朝著峽穀的方向趕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