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玄深吸一口氣,他望向高空之上那道傾城絕美的身影,目光變得無比冷漠。

這冰天使者,秉承著冰天聖皇的意誌,乃是冰天聖皇麾下最忠實的走狗。

即便傾國傾城,但此刻在江玄的眼中,卻是這世間上最險惡與猙獰的敵人。

“薛逸晨,聖皇陛下傳下詔令,命你速速入宮,覲見聖皇陛下。”

高空上,冰天使者麵帶薄紗,清冷的聲音傳出,一雙如同藍寶石的眸子,居高臨下,盯著江玄。

“聖皇陛下,要宣薛逸晨入宮覲見?”

在場所有人都被震驚到了。

即便是百獸門主和莽古獸尊都是微微皺了皺眉頭。

他們本以為,冰天聖宮是看中了薛逸晨的強大資質,要招攬他進入朝廷中,為朝廷效力。

但現在看來,情況似乎並冇有他們表麵上看的那麼簡單。

不少人眼中露出一抹豔羨之色。

能夠被至高無上、宛若至尊般的冰天聖皇殿下宣召入宮,這是何等榮幸。

“或許,此子要飛黃騰達了!”

有老一輩強者眼神露出感歎之色,恨不得晚生個幾十年,也能夠在如今這個天才輩出的武道黃金時代,與萬族天驕爭鋒,橫壓一代,威震八方。

“果然有鬼!”

聽到冰天使者的話語,江玄眼神猛地一變。

冰天聖皇宣召自己入宮?

這不正是想查探他身上的秘密嗎?

要是如今的自己到了冰天聖皇的麵前,那隻有一個下場,那便是死。

“冰天使者,請轉告聖皇陛下,我還有其他事未完成,冇有時間去聖朝中央覲見聖皇陛下。”

江玄淡淡說了一句,隨即轉身便要離開。

“什麼?”

“這薛逸晨居然敢公然忤逆至高無上的聖皇陛下的意誌?”

“大逆不道!這簡直是大逆不道啊!”

幾乎就在江玄話落的瞬間,整個場上,彆說那些道玄境強者,就是半步靈玄、靈玄境,包括一些隱藏在暗中的強者,甚至是百獸門主和莽古獸尊這兩位超越靈玄境級彆的蓋世人物,心中都是狠狠一抽。

冰天聖皇,古元界大地大一統聖朝冰天聖朝的統治者,至高無上的存在,如同至尊般屹立這片大地,俯瞰蒼生。

即便是靈玄境強者,包括一些蓋世皇者,在萬眾矚目之下,都不敢忤逆冰天聖皇的威嚴和詔令。

但現在,“薛逸晨”這個小小的天階聖皇武者,他哪裡來的勇氣,敢公然忤逆冰天聖皇的詔令。

這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嗎?

而且,還是當著冰天使者的麵。

“必死無疑!”

所有人都給江玄下了這麼一個定論。

不過,眾人心中更多的疑惑是,能夠得到至高無上聖皇陛下的宣召,如此榮耀的事情,為何“薛逸晨”要拒絕?

在場眾人中,此時或許隻有百裡承澤,隱隱間猜測出了一點什麼。

“大逆不道!”

天穹之上,冰天使者雙眸猛地一寒,她渾身湧現出恐怖到極點的冰冷殺念,鋪天蓋地,鎖定住江玄,“你可知道,能被聖皇陛下宣召,是多大的榮譽嗎?”

“是嗎?

不過這巨大的榮譽,我並不感興趣。”

江玄搖了搖頭,望向那擋在自己身前不遠處的冰天使者,道:“你雖是冰天使者,身份尊貴,但實際上實力不過天階聖皇五重,你不是我的對手,快離開吧。”

“放肆!”

冰天使者見到江玄那淡漠的眼神,心中無比的憤怒。

她是高高在上的冰天使者,秉承冰天聖皇的意誌,不論走到哪裡,都是受到萬眾矚目、各種尊敬的。

即便是一方大勢力中的霸主,見到她都要給幾分薄麵,不敢太過放肆。

但眼前這個不過天階聖皇的卑賤平民,居然敢對自己顯露如此漠然的態度和目光。

“今日你要是走,我隻能將你逮捕回去,接受聖皇陛下的審判!”

冰天使者美眸中滿是森寒之意,她身姿一動,瞬間朝著江玄抓去。

“轟!”

但就在這瞬間,江玄身上猛地湧出萬頃氣力,一股瀚海般的威能衝向四麵八方,強大的衝擊力,直接將冰天使者震得步步倒退,甚至其嘴角還溢位了一抹血液。

“我的耐心可是有限的,你要再敢惹我,休怪我無情。”

江玄冷冷看了冰天使者一臉,麵色毫無感情波動。

即便冰天使者乃是高貴的存在,風華絕代,閉月羞花,但江玄內心毫無波瀾。

他從來不是一個看到美女就走不動路的人。

要是對他有威脅,即便是冠絕天下的絕色佳人,江玄同樣可以揮劍斬殺,如屠豬狗一般。

不過,江玄將冰天使者震退的舉動,卻讓在場的眾人都是倒吸了一口涼氣。

“冰天使者,秉承冰天聖皇陛下的意誌,對冰天使者出手,等同於就是對至高無上的聖皇陛下出手,這薛逸晨,難道是不想活了嗎!”

眾人目光震動,帶著不可思議,似乎很難相信眼前見到的一切。

要知道,即便是獸尊級彆的蓋世大能,都不敢對冰天使者不敬。

然而江玄,卻直接動手,甚至還將震傷。

這是何等放肆的舉動啊!簡直是誅滅九族的謀反之罪!“薛逸晨,你走不掉的。”

冰天使者冇想到江玄真敢對她出手,她猛地飛躍到了高空之上,玉手伸出,手掌光芒閃耀間,一卷黃金色的詔令出現,猛地出現在了她的手中。

嗡!一股極端威嚴的氣息瀰漫開來,金色詔令每翻開一點,其中就會衝出上萬道光芒來,讓虛空震動,群山崩裂,大地崩塌。

“聖皇詔令!”

“竟然是傳說中至高無上冰天聖皇的帝王詔令!”

“聖皇詔令一出,即便是獸尊、靈玄,都要跪下接旨!”

見到那一卷不斷翻開的金色詔令,感受著那不斷衝出、越發磅礴恐怖的至高帝威,眾人都是渾身戰栗,心中生出無窮的恐懼以及敬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