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就在無數人猜測薛逸晨如今究竟在何處時。

蒼元界,聖龍朝。

這裡,與古元界的冰天聖朝相隔萬水千山,若不是通過一些特殊手段,即便是靈玄境的強者想要來到這裡,也需要花費數十年的光陰。

此時,在聖龍朝南疆。

“南平城!”

三個古樸的大字,筆走龍蛇,氣勢磅礴的印刻在這座城門前的一塊古碑上。

此時,在南平城深處的一座府邸中。

江玄躺在床上,此時的他已經被人換上了一件乾淨的白衣。

他雙目閉合,躺在床上,一動不動。

床榻前,洛歆甜獨倚著欄杆,望著麵前昏迷不醒的江玄,臉上再無之前那抹古靈精怪的神情,有的隻是那濃濃的擔憂……她伸出一雙宛如白玉雕琢般的小手,握住了江玄那雙染血的手掌,秀美的柳眉微微蹙著,這一幕,讓她那原本便美得出奇的容顏,更增添了一份我見猶憐的奇異之美。

她盯著江玄,聲音輕靈地道:“江玄,你可不能死啊!我……就隻有你一個朋友……”………一個月後。

“唔!”

江玄隻感到一陣頭昏腦脹,他努力地睜開那雙沉重的眼皮,入眼處是一個古色古香的房間。

“這是……”“江玄,你醒啦?”

忽然,一道輕盈靈動的欣喜聲猛地響起。

江玄隨聲望去,便見一名少女朝著他飛奔而來,臉上帶著難以掩飾的喜悅之色。

這名少女,自然便是洛歆甜。

江玄望著這位曾在天麟學府的小師姐,眼中也是露出一抹感激,道:“洛師姐,是你救了我。”

江玄這才明白,原本當日在自己即將昏迷之前,那將自己擁入懷中的淡黃裙少女,就是洛歆甜。

隻是,這周圍是?

“洛師姐,你究竟是什麼人?

你身上的傳承以及手段,要是我冇有猜錯的話,應該與魔元大陸有關吧!”

江玄看著洛歆甜,開口說道。

洛歆甜本來本是欣喜的絕美玉顏,此時聽到了江玄這句話,突然間變得有些煞白。

她一直最擔心的,就是江玄猜到了什麼。

“江玄,我使用的手段的確與那魔元大陸的傳承功法有些淵源,不過你要相信我,我並不是有意要欺騙你的,我……”洛歆甜一雙美眸此時滿是慌張,她微微低下了頭,目光不敢看向江玄。

“洛師姐,謝謝你,謝謝你救了我。”

江玄在洛歆甜耳邊輕聲說道。

他自然看出了洛歆甜眼中帶著的那抹慌亂,聯想到了之前洛歆甜一直不敢對自己說出的秘密。

江玄瞬間反應了過來,洛歆甜是怕因為她的身份,而讓自己對她產生偏見或者厭惡。

對此,江玄頓時啞然一笑。

他站起身,揉了揉洛歆甜的小腦袋,溫和地道:“歆兒,不管你的身份是什麼,我們的友誼永遠不會變,因為我隻要知道你不會害我,這便足夠了。”

“嗚嗚嗚……”聽到江玄那溫和的話,洛歆甜再也忍不住了,她緊緊抱住了麵前的江玄,流淌出淚水,浸濕了江玄胸膛前的白衣。

隻不過,這淚水,卻是欣喜的淚水,是一種如釋重負的歡喜之淚。

自從在天靈大陸的大陸考覈試煉時,遇到了江玄,聽到了江玄那一句“因為你是我的朋友”。

洛歆甜就覺得,自己對這個來自偏僻之地的白衣青年,產生了一種莫名的情緒。

這是她第一次,對一個異性,產生這種朦朧的情緒。

洛歆甜不知道這究竟是什麼,她隻知道,自己每一次和江玄待在一起時,便會感到無比開心,不用再去想其他的事情。

不過,洛歆甜知道她的身份,一旦暴露,可能就會毀掉眼前這一切。

所以,她在江玄麵前,雖然總是一副古靈精怪,好像什麼都不懂的俏皮模樣,但實則心中,卻一直都感到十分擔心。

她怕,怕自己聖龍朝郡主的身份暴露後,會讓江玄對她感到失望,從而再無法像之前那般與他相處了。

畢竟聖龍朝所在的蒼元界與江玄所處的古元界乃是敵對的兩大界域,常年以來水火不容。

而她此次,前往古元界也是為了獲得那些古元界高層的機密,以及得到江玄手中的獸皇圖!因為,這獸皇圖與她修行的功法有關,若是能將其得到,她的修為便會變得更加強大。

不過這些事情,也都如同一塊沉重的石頭,一直壓在洛歆甜的心頭,讓她喘不過氣來。

若不是這一次,江玄劍斬聖皇詔令,命懸一線,她根本不會展露自己的實力,而是會繼續在古元界繼續潛伏下去。

隻是,當江玄舉世皆敵的時候,洛歆甜知道,自己不能再繼續潛伏了。

於是,她出現了,不惜與冰天使者為敵,也要將江玄救走,哪怕暴露自己的身份,哪怕會因此失去江玄,她都必須這麼做。

因此,這些時日。

江玄躺在她這郡主府中的床榻上,一直處於昏迷之中。

洛歆甜心中既希望江玄能夠快些醒過來,又怕江玄甦醒過來後,會直接離開她。

但現在,聽到江玄那溫和的話語後,洛歆甜心中那塊沉甸甸的石頭,終於落下了,她將小腦袋,緊緊埋在江玄的懷裡,一雙美眸噙滿了淚水。

她知道,自己之前的一切擔憂,都在此時煙消雲散了。

良久,洛歆甜才鬆開了那緊緊環抱住江玄的手臂。

江玄看向洛歆甜那淚眼婆娑的樣子,不由啞然一笑,伸出手,將洛歆甜臉上的淚痕擦去,微微一笑道:“歆兒,還是笑著好看,哭了就太醜了。”

“真的嗎?”

洛歆甜一雙黑漆漆的眼珠子還帶著淚花,她伸出柔嫩的玉手,揮舞著一雙小拳頭,皺著瓊鼻道:“那還不是你把我給惹哭了。”

“歆兒,這可怪不得我。”

江玄無奈攤了攤手,隨即,他眼神變得鄭重,道:“歆兒,現在你是不是可以告訴我,你真正的身份究竟是什麼了嗎?”

洛歆甜點點頭,此時她再冇有半點猶豫和擔心,開口道:“我是聖龍朝的郡主,至於我修行的功法,你猜測的冇錯,它與魔元大陸的核心功法同屬一脈,這是因為當初魔元大陸第一代邪君,便是我聖龍朝皇室之人,隻不過他後來誤入歧途,所以纔在魔元大陸開宗立派,企圖控製整個大地。”

“什麼!”

江玄聞言,神色頓時大驚,這一段秘辛,他可還從未聽說過。

他曾經和洛歆甜在天麟學府中切磋過。

當時,洛歆甜使用的手段,與魔元大陸核心功法極為相似,所以他一直以為,洛歆甜是邪族之人。

但冇有想到,事實竟然與他猜測的,差異如此之大。

而且,比起洛歆甜是邪族之人,這個訊息更加震撼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