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的你像是有多強大一樣。”

雪婉吟見到江玄依舊“嘴硬”,不由有些惱怒地道:“你以為你是薛逸晨那種風華絕世的蓋世人物嗎?

你有什麼資格說出這種大話來?

江玄,你要認清自己的實力和身份,你就隻是一個普通的小人物罷了。”

顯然,江玄之前的那些戰績,如今已經傳到這遙遠的蒼元界了。

話落,雪婉吟直接轉身,朝著獨孤靖遠的方向走去,似乎是覺得江玄有些不可理喻。

江玄看著雪婉吟離去的身影,隻是緩緩搖了搖頭,便繼續吃著桌麵上的酒菜。

……第二日,旭日東昇。

赤焰帝國皇城之前,一個個大人物浩浩蕩蕩,乘坐著一頭頭巨大的飛天靈獸,朝著這邊疆之地飛馳而去。

這些人,自然都是赤焰帝國中的達官權貴們。

在最前方,一身金色龍袍的赤帝,正陪同著負手而立的獨孤靖遠,站在靈獸頭頂上,遙望著這片遼闊的疆土。

雪婉吟今日穿了一襲淡紫色的羅衣,脖頸中還掛著一串珍珠項鍊。

此時,她一雙美眸,全程盯著獨孤靖遠,那是她心目中的蓋世天驕。

其實,雪婉吟心目中還有著另一道崇高的身影,那就是如今響徹幾大界域的薛逸晨。

崛起於百獸門中,天生至尊之體,殺莽古狼王,破獸尊之威,斬聖皇詔令……哪一件事,不是驚天動地,讓這片大地上的無數天之驕女、宗門聖女為之傾心著迷。

雪婉吟,自然也不例外。

不過,她知道,即便自己乃是一個帝國的公主,在薛逸晨這種蓋世英豪麵前,依舊渺小如螻蟻。

所以,雖然雪婉吟心中最為傾慕的當屬薛逸晨,但薛逸晨對於雪婉吟來說,太過遙遠了。

“若是能見上他一麵就好了……”雪婉吟喃喃一聲,不過她知道這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此時,跟隨赤帝的這些人中,江玄也在其列。

不過,他並非要去參戰,而是去作為一個觀戰者,用赤帝的話來說,就是去觀摩一下獨孤靖遠這種絕世天驕的大戰,好對江玄這種“普通天驕”,日後的修行提供幫助。

江玄並冇有拒絕。

第一,洛歆甜應該還在城外那片平原修行功法,他想要等待洛歆甜幾日,反正他也閒來無事,正好去看看赤焰帝國和大梁帝國的天驕大戰。

第二,江玄心中對於赤焰帝國龍血池中孕育出的那顆千年龍珠還是十分垂涎的,所以他準備等大戰結束後,用他身上的一些寶物,和赤帝換取那顆千年龍珠。

江玄相信,自己身上帶著的那些寶物,對於赤焰帝國而言,還是有著不小的誘惑的。

一頭頭巨大的飛天靈獸,覆蓋百裡,在那高空之上飛速掠過。

一個時辰後。

忽然,眾人的視線中,出現了一座高聳入雲的巨大山嶽。

那山巔,不知被哪位蓋世大能,直接一劍削斷,形成了一個露天場地。

“最後的一場天驕之戰,就在這裡,成敗就在此一舉了!”

赤帝頭戴紫金皇冠,此時目光無比凝重,望著不彈出那座黑色的山嶽。

“在我眼裡,大梁帝國的所有人,不過是一群土雞瓦狗罷了。”

獨孤靖遠淡漠開口,語氣中帶著一抹強大的自信。

“有獨孤公子在,我赤焰帝國便可高枕無憂了。”

赤帝連忙對著獨孤靖遠抱了抱拳,語氣恭維道。

“冇錯,有獨孤公子這樣的絕世天驕出手,那些大梁帝國的所謂的天驕,不過是一群抬手可滅的蠢才廢物罷了。”

“說不定等獨孤公子報出自己名號後,那些大梁帝國的天驕們,都會嚇得屁股尿流,直接投降也說不定。”

“……”巨大的靈獸背上,眾多赤焰帝國的達官權貴們,都是開口議論道,目光看向獨孤靖遠,都是帶著一抹期待以及敬畏。

可以說,此時赤焰帝國眾人的希望,就全寄托在獨孤靖遠這位來自辰武學院外門的絕世天驕身上。

“嘩!”

而就在此時,巨大的飛天靈獸,從萬丈高空上,緩緩降落到了那座黑色大嶽之巔上。

唰!唰!唰…所有人紛紛從靈獸背上跳下,他們視線中,一座黑金雕琢而成的巨大演武台,正佇立在這山嶽之巔的中央,散發著一抹古老的鐵血之氣。

演武台周圍,佇立著一座座高台,上麵用白銀,鑄造出了一張張座椅,這些自然是觀眾席。

“赤帝,彆來無恙啊!”

一道威嚴的聲音猛地響起。

赤焰帝國眾人隨聲望去,他們見到了大梁帝國一眾人,從黑色山嶽的另一端,乘坐著一輛車輦而來。

上麵,站著許多年輕一代的天驕,為首之人,是一名身著的年輕男子。

此人,正是大梁帝國的第一天驕,也是大梁帝國的大皇子,梁熠軒,乃是一位天階聖皇五重的絕世天驕。

此行赤焰帝國最大的對手,便是此人。

“此人,我能輕易鎮壓。”

等到赤焰帝國和大梁帝國眾人在演武台兩側的觀眾席上落座後,獨孤靖遠看向不遠處大梁帝國中的第一天驕梁熠軒,淡淡地說道。

“那梁熠軒,並冇有你想象的那麼簡單。”

江玄坐在觀眾席上,忽然開口說道。

“小子,你懂什麼?”

獨孤靖遠看向江玄,眼中帶著一抹孤冷,道:“我知道你是嫉妒我很強大,所以纔想用一些話,來挽回自己的顏麵。”

“江玄,你彆說了,你根本冇有資格說這種話。”

雪婉吟此時走了過來,一雙美眸看著江玄,心中忽然生出一抹厭惡。

她不知道,像洛歆甜這樣尊貴的聖龍郡主,究竟看上這個隻知道裝模作樣的偽君子什麼?

雪婉吟有些不耐煩地道:“江玄,你雖然是歆兒的朋友,但請不要忘記你以及的身份,你不過是一個偏僻之地來的普通天驕,資質平庸,彆整天想著那套故作高深莫測的把戲,來維護你心中的那一點尊嚴,你再這樣,可就徹底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