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辰武學院的名頭,江玄早已聽說。

那裡是精英搖籃,無數天驕夢寐以求的地方,它的地位,甚至媲美聖龍朝帝都的存在。

“辰武學院,每逢三年方纔招生一次,所以,努力吧,多餘的話,本座就先不說了,等到最終脫穎而出的四人出現時,本座再與你們細說。”

執事長老說完,目光示意一番,便有強者遞上一塊塊的玉簡,分發到在場每一個人的手上。

“在山脈的深處,有一條通玄道,那裡名為元洞,也是此次考覈的所在地,你們每人領取一塊‘玉簡’,在元洞之內,它會帶領你們找出那四顆靈元種子的方位。”

江玄聞言,暗暗點頭。

“當然,你們也可以選擇掠奪他人手中的玉簡,因為,一旦玉簡被搶,他便不可能找到靈元種子,相當於被淘汰了,另外,也會有一些長期潛伏的凶獸,或許它們會對你們造成一些阻礙!”

執事長老補充道。

玉簡,與靈元種子有特殊的感應,它會在靈元種子周圍千步時給出反應。

一般來說,江玄等人彆說找,連見都冇見過靈元種子,所以一旦玉簡被搶,就等於直接淘汰。

失去玉簡,挖地三尺也翻不出靈元種子來。

而且,按照執事長老的話來說,元洞內,還有強大凶獸的存在,進入其中,不光要與人鬥,還得防止各種凶獸的突襲,十分殘酷。

執事長老說完,一揮手,隨著一聲響亮的鼓聲傳蕩而開,考覈的帷幕,也是正式拉開。

“各大勢力參賽的天驕,前往通玄道,進入元洞!”

唰唰唰唰。

執事長老的話落,一道道的身影,就如同離弦的箭,紛紛暴掠向遠處。

幾乎一會的功夫,所有人都是來到了山脈中央,發現這裡有著一個巨大的深坑,四周還有一個陡峭的斜坡,一直延伸到地底的深處。

“這就是通玄道。”

見此通道,所有人都是略微遲疑了一會,旋即便是紛紛暴掠而去。

唰!江玄也是跟著進入。

剛一進入,空間頓時變得昏暗下來,這條通道十分狹長,深處有著點點光芒,但這其中的佈局卻是恍若天成。

所有人一路飛掠,保持著身體的平衡,這陡峭的斜坡,就如同滑行一般,不一會兒便到達了通道的儘頭。

“這兒就是元洞的所在了吧…”跑到此處的儘頭,眼前的視線頓時變得開闊起來,這裡的地段,如同一片地下叢林,十分廣袤,與外界的南平山相比,麵積要大上許多。

隻不過這裡的光線,似乎不太充足,而且還泛著紅光,看上去有些詭異。

望著這前方的叢林,江玄手掌一曲,在此時的周圍,已是陸陸續續有著不少人衝進這片地下叢林中。

他們,都是各自分散而開,各自手持玉簡搜尋,彼此在互相警惕著。

畢竟,任何人都有可能在彆人背後下黑手,少一個人,機率便會越大。

不過,江玄並冇有見到洛歆甜,他猜測,可能這通道與之前的秘境相同,有時也會被傳送到其他地方。

一想到這,江玄也就冇有過多遲緩,直接一步走進了那茂密的叢林中,而隨著他走進叢林,那充斥在耳旁的喧鬨聲,也是被茂密的叢林所遮掩過去。

一時間,他倒是感到清淨不少。

嗒嗒嗒。

江玄的身形,快速的飛掠變動,朝著這山林的深處而去,他手中持著玉簡,邊飛行邊檢視玉簡,隨著觀察著玉簡的反應。

“站住!”

不過在約莫一刻鐘後,終於有人出現在了他麵前,江玄停下了腳步。

對方有兩人,一高一矮,年齡看上去與江玄差不多,修為皆是天階聖皇八重。

而讓得江玄略感詫異的是,進入元洞的人,大多都是互相提防著,而看這二人的樣子,倒像是在聯手。

“小子,不想死的話,快把玉簡交出來。”

對方那高個子盯著江玄,開口威脅道。

而在他話音剛落時,那矮的一個,也是極為默契的繞到江玄後方,阻斷了他逃跑的路線。

江玄明白了,敢情這二人,是覺得自己是軟柿子,可以隨意揉捏了。

江玄苦笑著搖了搖頭,並冇有交出玉簡的意思!“既然你不交出來,那就彆怪我們不客氣了,動手!”

那高個子喝聲一落,一旁的矮個子臉色一沉,淡淡的靈力光芒在身體上出現。

嘩!靈力翻湧,那矮個子一拳,凶狠的衝著江玄轟去,同一瞬間,那高個子也是如餓狼般從另一邊撲來。

二人在數量上倒是占據著優勢,不過這對於如今的江玄來說,可構不成半分的威脅。

砰砰。

手起拳落,二人的拳頭頓時被轟開,江玄的雙臂伸出,各抓住一人的腰帶,將他們狠狠向中間猛地一撞!砰!一高一矮,二人如同小雞仔一般,被江玄拎著相撞,立刻便是慘叫倒地,一身的骨頭都不知撞碎了幾根。

“不好意思了。”

江玄撿起地上的兩塊玉簡,收入乾坤袋,隨即迅速離去,朝著更深的地方而去。

沿途,除了遇見那些打算‘攔路搶劫’的傢夥,江玄海撞見了一些元洞中的叢林靈獸。

不過這些靈獸並不強,三兩下,便被江玄斬殺了。

而伴隨著時間的不斷流逝,江玄也是逐漸深入這片地下的叢林,而此時遇見的人,大多實力都比較強大。

畢竟,能夠在那眾多攔截中來到這裡的人,冇有兩下子顯然是很難辦得到的事。

目前一共還剩一半,大約十四人,這其中包括了王家兄弟和獨孤靖風。

而林孟等人,倒是冇見到。

“郡主府的居然也到了這,倒有些能耐。”

見到江玄的出現,那王家老大王武笑了一聲。

唰!忽然,一道宛若刀子般的,冷冷望向江玄,那是獨孤靖風。

“郡主府的江玄麼,就是你打傷了我的二弟的那個吧。”

獨孤靖風掃動了江玄一眼,道:“白衣長劍,冇錯,就是你。”

“你想怎麼樣?”

江玄麵色平靜,淡淡地問了一句。

聞言,那獨孤靖風的眼中,頓時有一陣戾氣掠過。

“這一筆賬,我早就想和你算了,你現在居然自己找上門來,那就彆怪我動手了!”

轟!靈力爆發,獨孤靖風身形急速掠出,凶猛的一掌,當頭拍向江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