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宴席過後,江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他盤坐於床榻上,雙眸緊閉,一絲絲靈氣自天地間彙聚而來,隨後源源不斷的注入其靈脈之中。

這般修行,約莫三個時辰左右,江玄雙目睜開,隨後便是自乾坤袋中取出一個玉瓶。

掀開瓶蓋,一股濃鬱的藥香,頓時撲麵而來。

玉瓶之中,隻見有著一枚圓滾滾的丹藥躺在了其中,這是此次元洞考覈獲勝者的獎勵,極品聖丹——聖元丹!這種丹藥,除了能夠增強修為,還能滋養神魂,提升精神力量。

望著這枚聖元丹,江玄深吸了一口氣,臉龐上有著一抹喜色,若是服用了這枚丹藥的話,他知道自己的修為說不定便能夠突破到天階聖皇九重了。

當下,他毫不猶豫,大口一張,直接將這枚丹藥吞服了下去。

丹藥入口,江玄便感覺到一絲溫潤傳入心間。

隨即,他運轉《九星神龍訣》,瘋狂的吞噬著那在體內蔓延開來的精純藥力,最後融入到的四肢百骸中。

修行持續了整整一個時辰後,江玄終於再次睜開了眼眸,這一次他能夠察覺到一股全新的氣息,頓時在他的體內擴散出來,赫然乃是天階聖皇九重的修為。

並且,江玄發現自己的精神力量也有了一個巨大的提升。

若是精神力擴散出來,他相信,定能夠瞬間擴散至整個聖龍朝。

“嗯?”

就在這時,江玄忽有所感,他猛地抬頭望向遙遠的天際,那裡有著一道熟悉的氣息,朝著他飛掠而來。

“咻!”

果不其然,就在下一瞬,一個黑色的身影頓時出現在了他的麵前。

“小黑!”

冇錯!這道突然出現的身影,居然是許久未見的小黑,此時它帶著獸皇圖來到了他的麵前。

“江玄,你怎麼來到這了,你可讓我好找啊!若不是本座使用追蹤秘術,都不知道你小子居然來到了這蒼元界。”

小黑一臉不悅地道。

江玄尷尬地笑了笑,旋即便開始訴說這段時間的經曆。

而江玄也是從小黑那裡,得知了一些事情。

原來,在他離開的這段時間裡,大鵬公子和清涵他們並冇有忘記自己臨走時所說的話,他們利用真凰之火日以繼夜修補了獸皇圖,併成功將小黑從沉睡中喚醒。

小黑得知事情的經過後,便利用追蹤秘術,一路找到了這。

“江玄,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小黑一笑,看向江玄問道。

“我打算出去曆練一番,在去辰武學院之前,我需要好好提升一下自身的修為。”

“那正好,我看這一次你不如就隨我去一趟風玄澗,據說那附近擁有那位劍尊的佩劍!”

小黑沉吟一會,開口說道。

“你是說…聖靈劍尊的佩劍?”

江玄忍不住驚呼一聲。

“冇錯,正是聖靈劍尊佩劍。”

小黑點了點頭。

江玄聞言,神色頓時大喜,若是能夠再擁有一柄聖靈劍尊佩劍,到時候他無異於又擁有一柄強大的殺器,對付比自己更加強大的武者,也能更有把握了。

“好!那麼我們明日便出發,啟程前往風玄澗!”

江玄神色興奮道。

………翌日。

一頭飛天狂獅飛馳在一片林間大道上,以日行四千裡的速度,飛快衝出那南平城邊境。

江玄和小黑坐在飛天狂獅的背上,望著不斷後退的山河景象。

這一次,他出來,冇有驚動任何人,因為路途遙遠的緣故,所以為了節省體力,江玄選擇騎上飛天狂獅。

經過了三天三夜的趕路,憑藉著飛天狂獅的速度,江玄終於在第四日時,抵達了一個名為風穀的地方。

夜裡,一輪皎潔的明月,高高的懸掛在夜空中,清冷的月光,灑落在大地上。

漆黑的風穀中,淡淡的篝火,為這寂靜的黑夜,帶來了一絲溫暖。

說來也怪,這風穀按理應該是寒風肆虐之地,然而此時,江玄卻並冇有感受到絲毫寒冷的跡象,並且微風徐徐,吹拂在身上,竟感到格外的舒服。

很是奇異。

篝火之旁,江玄倚靠著樹乾,擺弄著麵前的火苗。

“我們先休整一夜,明日便要進入盛淩城了。”

小黑站在江玄的身旁,淡淡地說道。

隨意丟進一根木柴,讓那篝火再度明亮了一些,江玄摩挲著下巴,若有所思地道:“這一次抵達風玄澗之前,一定要儘可能多提升些實力才行。”

“那是自然,那風玄澗可有靈獸守護,到時候你實力太弱,被那守護靈獸弄死了,可就一切都完了。”

小黑一撇嘴,說道。

當下,提升自己的實力纔是王道。

“對了小黑,你說聖靈劍尊的佩劍真的會在風玄澗嗎?”

江玄忽然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