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間。

江玄盤坐在萬藥山脈的一株參天古樹下,此時的他,宛若一尊巨大的銅爐,在瘋狂吞噬著這天地間的靈氣。

此時,萬藥山脈上濃鬱的靈氣,都是朝著他彙聚而來,其身後,還懸浮著一條蒼勁的神龍。

“吼!”

強悍至極的神龍力量,從江玄體內擴散出來,那形成的氣浪,竟直接朝著四麵八方擴散而去,周身千米之地,都是被這股力量震出了一道道深坑。

嗡!下一瞬,江玄原本緊閉的雙眼頓時睜開,他一拳轟出,空間撕裂,天上的雲朵,也是猛地炸裂開來,如同棉花一般,被這股力量直接絞成一片虛無。

百裡之內,地麵響起了一陣一陣哢嚓哢嚓的碎裂聲響”,一道道宛若手臂粗狀的巨大裂痕,頓時蔓延開來。

“道玄境四重,終於再次突破了!”

江玄收回了手掌,他嘴角一揚,臉龐上,浮現了一抹笑意。

冇錯,經過四個時辰的持續修煉,江玄不僅恢複了原本早已枯竭的靈力,而且還一下突破了兩個境界,這簡直是意外之喜!江玄有信心,憑藉著自己目前的修為,足以對抗道玄境巔峰以下的任何強者了。

如今,他就想立即找一個強者練練手!轟隆隆……轟隆隆……而就在他這道念頭剛剛落下時,這片大地,突然再次震動了起來,彷彿有什麼可怕的怪物要從地底中爬出。

“來得正好!”

有了上一次的經驗,江玄知道,這些動靜,定又是那蜘蛛皇搞出來的。

看來,它是傷勢痊癒,準備出來找他報仇了。

轟隆隆!大地撕裂,一道龐大的黑影,攜帶著濃濃的凶煞之氣,頓時破地而出。

果不其然,正是那蜘蛛皇!此刻的蜘蛛皇,那鋒利宛若刀刃的蜘蛛爪已經再次生長道八根了,看來傷勢的確痊癒了。

“就拿你來練練手了!”

江玄站起身來,抽出背後的帝劍,腳掌一跺地麵,飛躍而起!轟!身處半空,江玄雄渾的靈力頓時在體內爆發開來,龍吟聲響起,浩蕩龍威,滾滾而至,手中利劍重重揮下!唰!一道金色的劍芒,頓時撕裂長空,宛若一道飛火流星,在黑夜中閃過。

嗤啦!一道刺耳的聲音響起,那蜘蛛皇龐大的身軀,頓時一分為二,轟然炸裂開來,氣浪將那股血霧席捲向遠方。

而蜘蛛皇,則是直接重重的從虛空中砸落下來,掀起漫天的煙塵。

見到這一幕,江玄目光頓時大喜,他冇想到,如今自己的力量居然如此強大了。

“好了,江玄,這一次碰到這戰靈家族的人,我們又耽擱了不少時間,我看我們還是趕緊采摘一些靈果,然後直接前往下一個地點吧!”

小黑說完,江玄也是點了點頭,他立刻將帝劍收回,轉過身,直接將一些對自己有用的天材地寶,給裝到了自己的乾坤袋中。

“呼…”一個時辰後,江玄望著乾坤袋內,眾多的靈果,也是微微一笑,他深吸了一口氣,隨即身形一躍,直接翻過一座大山,朝著遠處而去。

…………三日後。

萬重嶺的一座山脈中,江玄手持利劍,直接衝向了不遠處的一群凶獸群中。

唰唰唰!江玄長劍揮斬,金光閃爍間,那近百頭凶猛的靈獸,便是血液飛灑,哀嚎一片。

解決了這些獸群,江玄揹著帝劍,又快速的朝著山脈深處衝去。

為了儘快到達目的地,這幾日江玄幾乎是不分晝夜的趕路,若是遇到凶獸群阻攔,便直接將其屠戮殆儘。

而且,如今剛剛剛剛踏入道玄境四重,體內靈力還有些虛浮,所以需要不斷的戰鬥,才能穩固自己的修為。

而這些凶獸,自然成了最佳陪練對象。

五日之內,他便連續翻越了三千座大山。

如今,距離風玄澗,已經近在咫尺了!“最多還有一千座大山,半日的時間便夠了。”

望著遠處的一個方向,江玄目光火熱,他騰飛而起,身體宛如炮彈一般,掠向天際。

“唳!”

不過,就在他剛剛翻過一百座個山頭時,天空上,卻突然傳來了一道嘹亮的鷹唳聲。

一隻身達百丈的雄鷹,正緩緩落下,不偏不倚,直接落到了他的前方,擋住了他的去路。

“這雄鷹有些眼熟…”懸浮在半空中,江玄沉吟下來,他總覺得這雄鷹似乎見過。

“不好,這是戰靈世家的雄鷹,看來是戰靈世家的人來了!”

江玄像是想到了什麼,眼神頓時一變。

他記得,當日戰靈世家的人,便是乘著一頭雄鷹而來。

算算日子,自從他解決了戰靈世家那七人後,已經過去了差不多十天了。

要是說這時間裡,戰靈世家的人發現他們家族的子弟慘遭橫禍,派遣強者前來找尋真凶,倒也不是冇有這個可能。

一想到這,江玄目光頓時變得警惕起來,死死盯著麵前的雄鷹。

“好一個風華絕代的小子,三兩下便解決了這麼多凶猛的靈獸。”

天空上,此時傳來了一道蒼老的聲音,其中帶著些許讚歎。

隨後,一位鶴髮童顏的老者,便出現在了雄鷹的脊上。

他的衣袍背後,赫然繡著‘戰靈’二字!“還真是戰靈世家的人。”

江玄目光一凝,看來他猜測的冇錯,這老者定是戰靈世家的人,看來,他需要小心一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