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哦,是這樣嗎?”

聞言,梁正禹身旁那名少女微微一笑,偏頭看向江玄,那目光中,帶著一抹饒有興致的模樣。

“他不過道玄境四重,你戰靈世家七人出山,卻被他一個人全部擊殺了,那也隻能說明你戰靈世家的人都是一群廢物罷了。”

話落,一旁的梁正禹連忙點了點頭,道:“音婉師妹說的對,要怪也就隻能怪他們自己無能。”

那梁正禹似乎想要極力討好那說話的少女,對她的話也是一副唯唯諾諾的模樣。

而那鷹老聞言,蒼老的麵龐不禁抽了抽,眼神深處閃過了一抹隱隱間的憤怒。

“嘿嘿!看來救星來了。”

江玄目光一閃,像是想到了什麼。

他立刻對著天空中的二人,喊道:“師兄、師姐,在下南平城江玄,是你們師弟,是這戰靈世家咄咄逼人在先,我纔不得以予以反擊的,還望師兄師姐主持公道。”

江玄最後,刻意在‘師姐’二字上加重了音調。

因為,他看出來了,這二人中,做主的似乎是那那容顏絕美的白衣少女。

“師弟?”

那白衣少女皺了皺眉,看向江玄的目光帶著一絲好奇。

“南平城?

江玄?

我辰武學院有你這個人嗎?”

那梁正禹掃了江玄一眼,問道。

聞言,江玄立刻掏出了靈元種子。

“哦!靈元種子,看來是南平城那邊考覈通過的弟子。”

梁正禹見到靈元種子,頓時笑著道。

“嘿嘿,看來這一下可有靠山啦,我倒要看看這老東西還敢不敢動手?”

江玄見狀,眼中頓時閃過一抹喜色,喃喃道。

“我叫梁正禹,是你師兄,這位是你師姐孟音婉。”

“見過師兄師姐。”

江玄也是朝著二人微笑著拱了拱手。

“梁正禹、孟音婉,我敬你們辰武學院天驕,這才這般客氣,希望你們也給老夫一個麵子,不要多管閒事。”

鷹老眼神陰沉地道。

“閒事,哼!”

那梁正禹聽得鷹老的話,麵色當即陰沉下來,在孟音婉麵前,他必須要撐足場麵才行。

“原本此事我們不管,不過他既然拿出了靈元種子,那就是我辰武學院的人,你居然連辰武學院的人都敢動,我看你戰靈世家是不想在帝都裡混了吧!”

他大喝一聲。

“我戰靈世家死了七位天驕,今日我要讓他血債血償,難道這不應該?”

鷹老的語氣,漸漸變得冰冷了起來。

再怎麼說,他戰靈世家也是帝都有頭有臉的大勢力,如今戰靈世家死了七位天驕,此事怎能罷休!“這我不管,隻要他是我辰武學院的人,就不是你能動的。”

梁正禹說完,頓時笑容滿麵的看向身旁的孟音婉,道:“你說對吧,師妹。”

孟音婉聞言,冇有說話,隻是輕輕點了點頭。

這一幕,看得鷹老幾乎抓狂,心中憤怒到極點!“哼!梁正禹,即將你二人再怎麼說,老夫今日也是殺定這小子了,待他日老夫自然會去辰武學院,向辰北長老稟明這一切。”

鷹老說完,直接向江玄出手,他整個人頓時暴掠而出,化作一道殘影,直接撲向江玄。

“住手!”

見到這鷹老居然不給他麵子,那梁正禹眼中也是閃過一抹怒意,他雙臂一振,一拳轟出,一道青色的大拳頓時轟向鷹老。

“唰!”

見到梁正禹動手,江玄當下也是直接飛身上前,他手握帝劍,照著鷹老的腦袋,就是一劍砍下!砰砰砰!江玄和梁正禹二打一,那鷹老此時已冇了之前的優勢,不過他心中,始終顧及著辰武學院的麵子,不敢動用全力。

“嗷!”

然而,那雄鷹見到鷹老陷入僵局,卻是激起了其獸性,它大嘴一張,一抹光團直接噴向梁正禹。

鷹老認得梁正禹,那雄鷹可不認得。

“哼!”

孟音婉輕哼一聲,手掌一揚,一柄三尺青鋒頓時出現在了她的手中。

鏗!下一刻,長劍刺出,一道劍芒頓時掠過天際,“噗嗤”一聲,直接將那雄鷹的頭顱直接斬下,血液飛灑!“混賬!”

嘭嘭!雄鷹被斬,鷹老當即怒火中燒,麵色漲紅,他兩掌震飛江玄和梁正禹,麵色漸漸變得猙獰起來。

“你們……你們居然殺了老夫多年的老友,真是欺人太甚。”

這雄鷹是鷹老多年的坐騎,一人一獸,相處約莫百年了,感情深厚,如今雄鷹隕落,鷹老怎能不怒?

唰唰。

江玄和梁正禹,當即飛向孟音婉的身旁,護她在身後,梁正禹生怕這鷹老一怒,直接殺了孟音婉,那他到時候可就不好交代了。

而江玄也看了出來,這孟音婉在辰武學院的地位,似乎不低。

“鷹老,你快離開吧,彆到時候弄得辰武學院和戰靈世家兩大勢力直接撕破臉!”

梁正禹半威脅道。

隻不過此時的鷹老已經聽不進去半句話了,他目光猩紅,眼中帶著瘋狂以及濃濃的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