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咻!就在這危急時刻,天空上忽然閃過一抹寒光,無儘冰寒氣息頓時在這虛空瀰漫開來,並朝著赤焰猿所在的方向籠罩而去。

“嗚。”

感受到那股寒冰氣息,那原本狂暴無比的赤焰猿,眼中頓時露出一抹恐懼,似乎是見到了什麼極其可怕的東西一般。

“那是……”見到天空之上,那忽然出現的寒光,江玄眼中頓時閃過一抹異色,他看向小黑,道:“小黑,你曾經說過,那黑毒蟒,是世間最毒的蛇王,而在它出現的附近,一定會有解毒的良藥,是嗎?”

“江玄,你是說……”小黑目光也是一亮,像是猜到了什麼。

“冇錯!我猜那天空上出現的寒光應該就是我們這一次來獲取的那一柄劍尊佩劍了……”望著天空上緩緩落下的那道寒芒,江玄眼中頓時露出一抹火熱之色。

下一刻,江玄的身軀直接暴掠向那抹寒光。

鏘!當距離拉近,江玄能夠清晰聽到,一道清脆嘹亮的劍鳴聲,江玄手臂伸出,一把便是將那抹寒光給抓在了手中。

隨後,那抹寒光散去,一柄鋒利,散發著寒芒的冰藍色長劍便是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劍身上,雕刻著三個筆走龍蛇的大字。

“淩霜劍。”

此時寶劍在手,江玄感覺到一股極其強大的冰寒之氣,頓時從那其中散發開來,彷彿要將一切事物都給冰凍鎮壓。

這樣霸氣的靈兵,除了那聖靈劍尊的九大佩劍之一的“淩霜劍”之外,還能哪一柄神兵利器,擁有如此威力。

“喝!”

江玄暴喝一聲,體內靈力擁有澎湃,灌注到那靈劍之中。

寶劍到手,自然便是認主,如此才能真正施展這寶劍的真正力量。

轟隆隆!當下,頓時風雲色變,雷霆響徹!那下方的湖泊,湖水也是再次變得沸騰,周遭群山崩塌,大地撕裂!咻。

緊接著,江玄便是驚愕的見到,他的帝劍居然從其身後的劍鞘飛出,與這手中的淩霜劍融合在了一起。

嗡嗡!隨後,一股極其龐大的資訊,立刻傳入他的精神之海!此時,江玄身處在一片星空之中,在他身前,出現了一道身影!他,身軀高大,長髮披肩,一身黑袍無風自動,獵獵作響。

他的周身,有著九柄佩劍!“九大佩劍,亙古流傳,九九歸一,戮戰天下…”十六個大字,出現在了江玄的精神之海中。

“沉寂萬載,今日,終於有了傳人了嗎?”

那道高大的男子望著手中的淩霜劍,笑道。

緊接著,江玄便是見到了令他震撼的一幕。

那人提劍而起,身形一躍到虛空。

他長劍揮舞,一道萬丈劍影便是從天而降。

這一劍,宛若要將虛空切割開來,冰凍萬裡山河。

此時的江玄,隻覺得一陣熱血沸騰。

不知過了多久,閉目中的江玄,猛地睜開了雙眼,他橫劍淩厲虛空,一股極其強大的氣息頓時從那長劍中暴湧而出。

“這便是聖靈劍尊佩劍的威力嗎?”

江玄目光火熱的盯著手中的長劍。

“日後,便叫你神龍劍吧!”

如今這柄劍已不再是當初的帝劍,它還融合了淩霜劍,若再叫他帝劍已不再適合。

既然他傳承九星神龍訣,那這柄劍日後便叫神龍劍吧!此時在月光下,神龍劍上的駭人的鋒芒展露無遺,不管是近看或是遠望,都給人一種鋒利無比的感覺。

此刻的江玄,頗有一劍在手,斬儘天下之勢!江玄持劍,邁步虛空,一身殺戮之氣外露,雄渾靈力灌入長劍之中,讓其鋒芒畢露。

“畜牲,受死吧!”

江玄雙目一凝,他大喝一聲,舉劍怒劈而下。

“冰天凍地!”

唰!江玄一劍砍下,一道百丈劍芒從天而降,強大的劍氣,直接讓得赤焰猿匍匐在地,那劍芒,如橫跨虛空的流星,一閃而過,並將赤焰猿直接一刀兩斷!此時江玄能夠感覺到,自己手中的神龍劍,比起融合之前的帝劍,要強大十倍而不止。

他相信若是在之前,他也能夠擁有這神龍劍的話,那鷹老根本就不是他的一合之將。

“嗷!”

而此時,那被一刀兩斷的赤焰猿倒再血泊之中,它的身軀抽搐了兩下,便是徹底斷絕了生機,而它全身的血液很快也是被那寒冰之氣直接冰凍住了,化為一尊巨大的冰雕。

這一幕,其實連江玄都冇有想到。

“不愧是聖靈至尊的佩劍,這神龍劍也太猛了!”

他有些難以置信,能夠將鷹老一招秒殺的赤焰猿,在風玄澗凶名赫赫的赤焰猿,居然就這樣被他給一劍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