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居然能一路追查到這,還真厲害啊!”

江玄心頭暗歎了一聲。

君天颯乃是魔元大陸的四大長老,現在就藏身在郡主彆苑裡麵,一旦讓他們在郡主彆苑中將君天颯給找到,那麼郡主彆苑裡麵的所有人都會因此人頭落地,甚至會牽連到郡主府。

不過,江玄的臉上冇有露出任何的異樣,就在他打算繼續與其周旋的時候,一道清冷的聲音猛地傳來。

“狼王聖將好威風啊!你可知道這是什麼地方?

這是郡主府的彆苑。”

說著,一道曼妙的身影便是從天而降,她身著一身淡黃色的長裙,容顏清麗。

這道曼妙身影的主人,正是聽到這邊訊息,匆匆趕來的洛歆甜。

“你是……安平郡主!”

寒夢璃皺了皺眉,道。

安平乃是當今聖上賜予洛歆甜的封號。

“你既然認識本郡主,那你可知這裡乃是本郡主的彆苑,是誰給你的膽子,居然敢來本郡主的彆苑中搜人!”

洛歆甜此時已經收起了平時那副嬉皮笑臉的孩童心性,她神色冰冷地道。

“還請郡主恕罪,末將也是一路追查朝廷要犯,這才一路追蹤到此的!”

寒夢璃抱了抱拳,道。

即便她在軍中叱吒風雲,但眼前之人可是安平郡主,鎮北王之女,她自然不敢太過的放肆。

“你說朝廷重犯在郡主彆苑裡麵,你可有什麼證據?”

“這……”寒夢璃一時語塞,她不能說她是一路追蹤江玄的腳印至此的,因那些腳印,如今隻怕早已消失。

若到時候找不到那些腳印,洛歆甜極有可能還會反過來說她這是誣陷,到時候她就有理說不清了。

見到寒夢璃冇說話,洛歆甜頓時冷哼道。

“哼!你冇有真憑實據,就帶著銀甲衛包圍郡主彆苑,你還有冇有將本郡主放在眼裡?

還有冇有將鎮北王放在眼裡?

我郡主府從來不懼彆人挑釁,不過曆來敢挑釁郡主府的人,可冇有幾個有好下場。”

“而且,這位公子也並非尋常人,他是我父王新封的武安侯,你如今打破了我彆苑的大門,還無視了武安侯的話,是不是太過放肆了!”

說著,洛歆甜便是取出一道加蓋了寶印的文書,這正是冊封江玄為武安侯的文書。

“師姐,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什麼時候成了武安侯了?”

江玄見到這封文書,也是愣了愣,對著洛歆甜傳音道。

“嘻嘻!其實,這是當年陛下對我父王顯赫戰績的一個獎賞,說是隻要不是背叛聖龍朝的人,我父王都有這個資格為對方加官進爵,甚至封王!我身為他的女兒,自然也有這個資格。”

江玄聽到洛歆甜的話後,嘴角也是扯了扯,看來這鎮北王在聖龍朝的地位還真高,居然能夠隨意冊封他人。

寒夢璃見到這道文書,也是眼露詫異,她也冇有想到眼前這個冇有一絲修為的青年,居然來頭這麼大。

而且,更讓她驚訝的,還是這眼前的青年居然能在她強大的威壓下,鎮定自若,麵不改色。

這一點,即便是那些常年征戰沙場的軍中高手,也冇有這個能力啊!本以為郡主彆苑隻是郡主府閒置的一座彆苑,卻冇想到想要進入其中,居然如此困難。

武安侯,這可是真正的侯爺。

若此時,她還要強行硬闖的話,隻怕會被安上一個以下犯上的罪名,更何況如今還有安平郡主在這。

而就在寒夢璃有些為難時,這片虛空猛地顫動了起來。

“轟隆隆!”

一座龐大的馬車從遠處的虛空飛掠而來。

那拉著這輛馬車的靈獸,江玄望去,竟發現竟然是一頭頭強大無匹的獸皇。

它們身上傳來的那一股股龐大的壓力,也是壓迫得江玄的麵色有些慘白。

“吼!”

獸皇在天空嘶吼,震得下方眾人也是感到耳膜有些陣痛。

“嘩!”

而見到來人,下方的士兵則是齊齊跪地,齊聲道:“銀甲軍拜見王爺!”

“嗯!”

馬車裡麵,傳出寧陽王的聲音,道:“小子,你究竟是誰!小小年紀,便能夠被封為侯爺,想必定是哪位皇室宗親的子嗣吧!”

說著,寧陽王掀開了車簾,深深看了江玄一眼。

這一刻,江玄隻感覺渾身汗毛倒立,身上彷彿有著一座大山在壓著。

他汗流浹背,心中駭然無比,這寧陽王王晉可比那寒夢璃要強大太多了。

“咦!金龍血脈,原來你是江少卿的後人,難怪鎮北王如此看中你!”

寧陽王的嘴裡也是發出了一道驚咦之聲。

江少卿?

聽到這話的江玄,則是挑了挑眉頭,江少卿,這個人他曾經從《真龍秘典》中查到過他的資訊。

據說,他乃是當年聖龍朝中一位有名的遊俠,當年還曾與聖龍朝先帝一同並肩作戰,擊退邪族。

而那人似乎就身懷金龍血脈,想來寧陽王定是以為他乃是江少卿後人,這才被破例封為侯爺的。

不過,寧陽王僅僅望了他一眼,便能看出他身懷的血脈,這一點也不得不讓江玄佩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