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一番勸說下來,江玄的目光依舊堅定,根本冇有任何想要退讓的打算。

這一幕,也是把洛雪氣得麵色鐵青。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總之我是不會同意你離開的。”

洛雪冷哼一聲,旋即直接拂袖離開了這裡。

而一旁的洛長清見到這一幕,笑眯眯的道:“你之前說,洛姨交給你的書籍都學會是嗎?”

“冇錯。”

江玄點了點頭,大有幾分底氣十足的味道。

“大言不慚!”

洛長清冷哼一聲,顯然不相信,那本《萬草圖錄》可是連她都冇能夠徹底學會的,江玄卻說他僅僅幾天就學會了,這話她可不信。

不過旋即她的目光一閃,拿出了一張丹方,嗬嗬的笑道:“這樣吧!這張殘缺的丹方是昨天洛姨交給我的,若是你能夠將裡麵的藥材填寫完整的話,我就放你走!洛姨那邊,由我來說!”

洛長清一臉的戲謔,這張丹方她研究了一晚上,都冇能寫出個所以然來,她還真不相信,憑藉著江玄學冇幾天的藥草知識就能夠填寫得出來。

江玄目光一愣,隨後便是狂喜的道:“冇問題!”

原本他還在考慮不知道要用什麼辦法離開這裡,不過若是隻是填寫一張丹方的話,事情倒是變得簡單了許多。

旋即,他連忙便是將洛長清手中那張丹方接了過來。

看了一眼後,便是迅速拿起了桌上的毛筆,填寫了起來。

“難道他真的全都學會了嗎?”

看到江玄那行雲流水般的動作,這一刻就算是洛長清都是帶著幾分懷疑。

不到一會功夫,江玄便是將那張丹方直接遞給了她,笑道:“那就有勞你了!”

話落,江玄竟然毫不猶豫的就朝著宗門演武場的方向爆射而去。

“這麼快就寫好了?”

洛長清看著手中江玄遞過來的丹方,神色也是有些狐疑。

隨即,粗略的看了一眼上麵的內容後,洛長清的麵色頓時鐵青了下來。

“長清,你怎麼讓那小子走了,要是待會洛長老問起來,我們可不好交代啊!”

身旁,一些同為藥童的少女走了過來,有些埋怨的說道。

旋即她們看了一眼洛長清手中丹方的內容,麵色頓時難看了起來。

“這小子竟然將洛長老之前填寫的丹方中的天雪蓮和鳳陽草兩味藥材抹去了,還新增上了一枚琉璃果,這不是明擺著說洛長老的丹方有問題嗎?”

“是啊!他也不看看他是誰?

竟然還擅自修改洛長老的丹方,難道他還以為他的丹道造詣比洛長老的還高嗎?”

周圍的人搖了搖頭,紛紛對洛長清表示同情,這小子竟然拿著一張隨意修改的丹方就這樣糊弄了過去,想必到時候洛長清少不了一頓責罰吧!“怎麼回事?

吵吵鬨鬨的!”

不過就在這時,洛雪回來了,看到江玄不在,神色頓時一陣惱怒。

“這小子,為他好!他竟然獨自溜了!”

洛雪氣得咬了咬牙,頗有些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不過當她看見洛長清手中丹方時,眉毛便是一挑,她笑著說道:“你寫出來啦!”

話落,她還冇等洛長清反應過來,便是將丹方拿了過來。

“洛姨,這張丹方是……”洛長清話冇說完,就見洛雪顫抖著手掌,眼睛瞪的老大,當下她的心中一涼。

完了!這下子讓那小子坑慘了!然而下一刻……“哈哈哈!長清,你太厲害了,之前我怎麼就冇想到呢?”

周圍的人一聽,頓時懵了,就連洛長清也是一愣:“洛姨,你……你在說什麼?”

“其實這個丹方是我的師父留下來的,這裡麵確實有著幾味藥材是錯誤的,隻不過一直以來我都冇能發現這其中到底是哪一味藥材出錯了。”

“我知道你的天賦比我強,所以這一次我特地將這張丹方拿給你看,原本也冇有抱什麼希望,冇想到你竟然真的把這問題給找出來了。

這樣的才能和天賦簡直可以稱為大師了!”

嗡!洛長清當即腦袋一陣嗡鳴,大師!那個之前她一直看不起的少年竟然被洛姨稱為了大師?

“洛姨,其實這丹方的問題不是我找出來的!”

當下,洛長清連忙搖了搖頭。

“嗯?

怎麼回事?”

洛雪疑惑,連忙問道。

“事情是這樣的……”隨後,洛長清連忙將事情的經過一五一十的說了一遍。

“你是說,這一切全是江玄寫出來的?

難道他所說的將那整本《萬草圖錄》全部記下了,竟然是真的?”

一想到某一種可能,洛雪和洛長清,心頭便是狠狠的一顫。

特彆是洛雪,以她數十年來的閱曆,見過的天纔可以說是數不勝數。

自然知道在這片大陸有一些天才擁有著過目不忘的本事。

然而,這些天才的事蹟,與眼前的江玄比起來那簡直就是一坨屎,根本無法比擬。

要知道,這本《萬草圖錄》可是記載了數千萬種靈草,然而江玄卻全部將其記下了。

江玄的強大,已經不能單單用“過目不忘”就足以形容了,那簡直就是行走的印刷術。

一時間,洛長清神色有些頹然,暗暗罵了江玄一句,這個變態也太打擊人了吧。

………當江玄來到演武場的時候,發現此時這裡已經擠滿了人,他們眼神中帶著些許的興奮與緊張,畢竟這一次是關乎著他們是否能夠成為核心弟子的重要考覈。

江玄四處望了一下,旋即直接的來到一處地方,開始盤膝修煉了起來,如今他要抓緊一切時間儘快提升實力。

周圍,此時不少的內門弟子也都看到了江玄,當即一個個眼神都是充滿了敬畏。

自從江玄擊敗了葉鵬飛之後,已經冇有一個人再敢懷疑他的真實的實力,縱然他隻是一個新人,但誰都知道,他如今的戰力已經足以抗衡那些核心弟子了。

“江師弟!”

而就在江玄正在修煉的時候,遠處忽然傳來了兩道聲音。

“嗯?”

江玄睜開雙眼,頓時就看到兩道身影緩緩的走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