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總之,你要拍賣青玄丹,記得到時候通知我,我可以提前讓百寶閣拍賣會幫你宣傳一下。”

瑩兒歎息一聲,道。

“好!到時候我若有需要,一定會請你幫忙的。”

說完,江玄便是直接離開了這裡。

“這傢夥就不知道客氣一點嗎?”

瑩兒望著江玄離開的背影,喃喃道:“不過……他倒是蠻強的嘛!”

不知為何,在瑩兒的心中,此時竟對江玄有了一絲崇拜之意,畢竟在年輕一代中,可從冇有一個人在煉丹天賦上超越她。

但這些,江玄如今都做到了。

………而在江玄離開百寶閣時,另一邊的百寶閣掌櫃,則是來到了成國公府中,見到了金瑤夫人。

金瑤夫人,乃是成國公的最寵愛的妻子,也是瑩兒的生母,她看上去約莫三十多歲,但其身上的氣質比起瑩兒來更顯高貴。

她坐在大殿之中,聽著掌櫃成楓的彙報,臉上的神色驚疑不定,彷彿在想些什麼。

成楓此時跪在地上,其臉上的神色恭敬無比。

這位夫人的身份,自然是十分尊貴,而且在武道修為當麵也比他強大不少,是成國公府上數一數二的強者。

金瑤夫人此時伸出兩根玉蔥般的手指,輕點了一下她座下的黃金座椅,目光有些冰寒,道:“成楓,你來我成國公府也有四十多年的時間了吧!哪些話可以說,哪些話不可以說,你應該很清楚吧?”

成楓聞言,頓時被嚇出了一身冷汗,他惶恐道:“此事是從謝承運的口中聽到的,屬下也是意識到此事的嚴重性,這才立刻前來稟報夫人。”

金瑤夫人微微皺了皺眉頭,道:“瑩兒這丫頭一向聰明,怎麼這一次會如此糊塗,居然還與人私定了終身,難道她不怕自己的名節不保嗎?”

成楓此時跪在地上,額頭上不斷滲出冷汗,不敢接話。

過了許久,金瑤夫人平複了一下心中的怒意,緩緩道:“那青年究竟是什麼身份?

瑩兒一向高傲,怎麼會看上這小子?”

成楓道:“那青年名叫江玄,也是一位天才煉丹師,與瑩兒小姐同年,現在已經成為百寶閣的四階煉丹師,因為他經常和瑩兒小姐去聽總閣大長老教課,又同為天驕,想來便是在那時兩人暗生了情愫!”

金瑤夫人聞言,麵色稍微好看了些,緩緩道:“二十二歲便能成為一名四階煉丹師,倒的確是一個不錯的小子。

能夠與瑩兒一起去聽曾大人講課,想來應該是曾大人的弟子。”

金瑤夫人說到這,成楓像是想到了什麼,立即道:“屬下調查過江玄,他乃是當年先帝和鎮北王的結拜兄弟江少卿的孫子,如今我聖龍朝的武安侯。”

金瑤夫人聽到這話,麵色頓時變得精彩了起來,她豁然起身,麵龐上露出一抹笑意,道:“哦?

江少卿的孫子,還是一位侯爺,這身份倒也不差,與我成國公府倒也算門當戶對。

這樣,你先起來吧!”

成楓站起身來,但依舊不敢抬頭,心中有些納悶,暗道這位夫人喜怒無常,讓人無法琢磨。

他卻不知這些王侯將相的子弟成親,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他們都要講究門當戶對,互利共贏!金瑤夫人初聽成楓稟報時,的確十分生氣,因為瑩兒如今的確已經到了該出嫁的年齡了,她也早就為瑩兒物色好幾個門當戶對的天之驕子,這些個天驕,不是皇親國戚,便是大宗門,大家族的子弟。

但瑩兒如今居然要和一個不知來曆的青年私定終身,這將會把她的計劃全部打亂。

所以,她聽了自然不高興。

不過當她聽到成楓後來的話,又突然覺得這個江玄似乎也不錯,他天賦好,身世好,最主要的是,自己的女兒喜歡。

這自然是一件讓金瑤夫人十分高興的事!看來她女兒的目光還不錯嘛!金瑤夫人微微皺了皺眉,道:“不過,這個江玄如此優秀,為什麼我以前從冇有聽說過他?

如此優秀的天驕,不說成為南平城的頂尖天驕,至少也應該是小有名氣纔對啊!”

“江玄雖然天賦很高,但據說以前並冇有出現在南平城中,想來是被鎮北王帶在身邊,悉心培養吧!”

成楓緩緩道,“而鎮北王又常年在外打仗,不在聖龍朝聽到此人的名號,也屬正常。”

“嗯!此言有理!畢竟,當初他的祖父江少卿當年是為了救鎮北王,纔不惜與前代魔君同歸於儘的。

那孩子既然是他兄弟的孩子,他將其帶在身邊培養,倒也合情合理。”

聽到成楓的分析,金瑤夫人也是笑著點了點頭,道。

“我現在要去一趟百寶閣,見一見曾大人!”

金瑤夫人說完,便直接起身,朝著百寶閣而去。

畢竟,她隻有瑩兒這一個女兒,此時麵對女兒的婚事自然十分上心。

為了進一步弄清江玄和瑩兒的情況,她決定親自前去百寶閣,見一見百寶閣的大長老,曾牧安。

曾牧安可是百寶閣總閣的大長老,身份地位可以與聖龍朝陛下相媲美,所以即便是成國公見到他,都要尊稱一聲曾老。

所以,當金瑤夫人見到曾牧安時,也是對著他微微欠了欠身,並說明瞭前來的目地。

曾牧安盤坐在蒲團上,緊閉著雙眼,身軀一動不動。

許久,他這才睜開雙眸,淡淡地道:“瑩兒和江玄都是老夫見過的最為優秀的天驕,特彆是在煉丹一道上,他們二人將來的成就必然在老夫之上。”

金瑤夫人聞言,對於江玄便更加滿意了,看來她女兒挑選這個夫婿很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