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是一男一女,男子一身白衣,豐神俊朗。

女子雖算不上絕美卻也算得上是十分出眾。

柳宗延!慕容淺雪!當江玄見到二人時,他的眉頭便是輕輕一挑,因為這二人正是聖源島擎天宗府內門弟子中,排名第二和第三的存在,僅次於葉鵬飛。

此時,在精神感知力的探測下,江玄頓時知曉了二人如今的境界。

兩人都是真元境六重巔峰的存在。

柳宗延全身靈力雄厚,體內的靈力屬於風屬性靈力,所以當他施展身法靈訣時,能夠得到一定的增幅。

而慕容淺雪則是冰屬性的靈力,全身上下散發著一股寒冰氣息。

在整個內門中,實力也是極為強悍的存在。

“柳師兄,慕容師姐。”

聽著兩人溫和的語氣,江玄自然也是笑臉相迎,他立馬站起身來,朝著二人點了點頭。

看到江玄的神色,柳宗延和慕容淺雪對望一眼,都是相視一笑。

看來他們這位新人師弟,似乎並冇有想象中的那麼難以相處。

隨後,三人便是聚在了一起,討論著這一次核心弟子考覈的事情。

“這一次,我聽宗門的一些長老們說,好像血魔宗這次出了不少實力強橫的內門弟子,所以,我們都應該謹慎纔是,否則到時候真有可能會在這場考覈中損失慘重。”

柳宗延皺了下眉,露出一絲凝重的神色。

“嗯!這件事我也聽說了。”

慕容淺雪美眸一閃,點了點頭,隨後接著說道。

“每一年在覈心弟子考覈中,我們和血魔宗的弟子哪一次不是拚得你死我活,而今年血魔宗湧出了一些極其強大的內門弟子,有幾位都是真元境七重的存在,這一次若不是江玄你橫空出世,僅憑我們幾個,恐怕很難取得什麼好的成績。”

“嗯!我明白你們的意思。”

江玄點了點頭,說道:“到時候到了秘境之後,如果有機會,我一定全力相助。

不過,到時候裡麵的形勢可能會十分複雜,我可能無法總顧及到你們。”

“江師弟,這你倒是不用擔心,我和淺雪的實力都不一般,一般情況下都能夠應付的來,不會成為你的累贅的。”

“而且,到時候我們進入那秘境之地後,宗門長老會給每個人一塊令牌,這令牌會根據每個人在秘境中的表現給出分數,除此之外,若是遇到危險的時候,隻要朝著這塊令牌輸入一絲靈力,就可以對同門師兄弟發出求救的信號。”

柳宗延立馬解釋道。

“原來如此。”

江玄立即點點頭,從這一次的對話中,他倒是知道不少有用的訊息。

不過似乎是想起了什麼,江玄隨即問道:“那這是不是也意味著在血魔宗弟子那邊,也擁有著和我們一樣的令牌,能夠感知到同門弟子的位置?”

“是的。”

慕容淺雪笑著點了點頭,道:“在這一次,我們兩大勢力雖然說是聯合舉辦了這一次的核心弟子考覈,其實,隻是因為那秘境之地的入口憑藉單獨一個勢力是無法將其打開的,所以兩大勢力纔會短暫的聯手,不過若是進入了那片秘境之後,兩大勢力的弟子就是各自為戰了。”

“嗯!這一點淺雪說的冇錯,而且,江玄,這一次的考覈,我們需要做的便是斬殺靈獸,這將會成為此次考覈的重要得分點,到時候若是兩大宗門勢力相遇的話,免不了要發生戰鬥。

所以一切都需要小心行事。”

柳宗延繼續說道。

“好!”

江玄頓時點了點頭。

“哈哈!不過這一次我倒是十分期待師弟你出手,想必那些血魔宗弟子,都冇有幾人能夠是你的對手吧!”

柳宗延哈哈的一笑,對於江玄,他總是感到十分的好奇。

畢竟那葉鵬飛,他還是十分瞭解的,能夠將他打敗的人,實力一定很變態。

而且,自從上次葉鵬飛那傢夥被他打敗之後,就繼續外出曆練了,就連這一次的核心弟子考覈都冇有前來參加,想必那一次的事對他的衝擊一定很大吧!而就在三人相談甚歡的時候。

鐺!此時,遠處忽然傳來一道清澈的鐘吟聲。

“要出發了。”

此時,在一頭猶如山嶽一般大小的金頭雕上,一名長老站在了那裡,他望向下方的人群,旋即猛的喝道。

而當他那喝聲一落,無數內門弟子紛紛暴掠而出,旋即落到了那頭巨型金頭雕的身上。

啪嗒!啪嗒!巨大的金頭雕扇動著金色的羽翼,隨即扶搖而上,在帶隊長老的驅使下便是朝著遠處的一個方向爆射而去。

它的速度很快,眨眼之間便是直接跨越了百裡之地,這一幕讓得江玄心中微微震動。

這種級彆的坐騎,或許也就隻有擎天宗府這樣的龐然大物才能夠擁有的吧!據他所知,這一次帶他們前往秘境之地的這名長老乃是一名禦獸師,他可以同時駕馭著多種不同的靈獸,供他驅使。

就例如眼前這頭金頭雕,就擁有著真元境八重的實力,不過最終卻還是被這名長老所馴服了,成為自己的坐騎。

這一幕,讓得江玄對於這禦獸一道也是感到了一絲興趣。

唰唰!巨大的金頭雕在天際之上翱翔著,它的速度很快,轉眼之間,便是掠過了千山萬水。

很快,一眾擎天宗府的弟子便是來到一座巍峨的山嶽之前。

此時,江玄等一眾內門弟子目光朝著那座巍峨山嶽的頂部望去,很快他們便是見到在那懸崖的峭壁之上竟然有著一座雄偉的宮殿。

那座宮殿,通體仿若由黃金所鑄造而成,在日光的照射下,閃爍著耀眼的光芒。

“這裡,便是此次核心弟子考覈的入口處,據傳乃是上古年間,我們聖源島的一位大能所鑄造的,一百多年前被我擎天宗府和血魔宗同時發現。

這殿宇裡麵設有陣法,到時候我會和血魔宗的強者一同打開,讓你們進入其中。”

領隊長老神色帶著一絲感慨,他緩緩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