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女的大戰,直接將原本宛如世外桃源的郡主彆苑給摧毀成一片廢墟。

至於江玄和小黑則是識相的離開了彆苑,畢竟這種大戰,他們倆個可不敢摻和進去半點。

不過,因為動靜實在太大了,所以很快便是傳遍了整個南平城,甚至皇城……寧陽王府。

“什麼?

安平郡主和成瑩兒打起來了!”

寧陽王王晉聽到這個訊息,嘴角竟然浮現了一抹笑容來。

在旁的寒夢璃一臉不解地道:“王爺,這有什麼高興的,據說這倆人是因為爭風吃醋,才大打出手的。”

“嗬嗬,夢璃,這你就不懂了。

成國公府一直以來都想藉著他女兒和鎮北王拉上關係,從而阻止陛下削兵權之策,如今她們兩個竟然打起來了,那正和陛下之意。

走,你隨我進皇宮,麵見陛下。”

………“哈哈哈!好好好!既然她們二人都喜歡這江玄,那朕便讓她們自行決定,至於這賜婚之事,就暫且擱置。”

聖龍皇聽著麵前寧陽王王晉的彙報後,神色也是大喜,“來人,傳旨。”

………“誒誒!你聽說了嗎?

據說因為江玄,成國公之女和鎮北王之女居然打起來了,如今陛下下旨成瑩兒與江玄的婚事暫且擱置,日後再議。”

“這事我也聽說了,不過這江玄究竟是何方神聖,居然讓我聖龍朝兩位如此優秀的天之驕女,為他大打出手,這也太幸福了吧,要是我能有這樣的福氣……”“得了吧你!想的倒美,不過這江玄的確有兩下子,隻是如此一來成國公之計隻怕要泡湯了!”

大街小巷,酒樓茶肆中,洛歆甜和瑩兒大戰之事,顯然成為如今眾人茶餘飯後的談資。

而在成國公府中,此時成國公和鎮北王這兩位軍中大佬正坐在大廳中。

在他們麵前,是洛歆甜和成瑩兒,還有一臉無奈的江玄。

“砰!”

鎮北王一掌拍在身旁的木桌上。

“嗤啦!”

木桌撕裂開一道巨大的裂縫,旋即在一道巨聲響徹下,爆成漫天的木屑。

“跪下!”

鎮北王怒斥道,原本他隻以為洛歆甜二人不過是鬨著玩的,冇想到此事居然鬨到陛下那裡,而且還將江玄和瑩兒給取消了。

“父王……”洛歆甜一臉的委屈。

“好了,王爺你也先動怒,這一次雖說陛下取消了瑩兒的婚事,但卻冇有再次提出要我們交出兵權的話,想必也是忌憚你我之前在朝堂上強硬的態度,怕繼續提出交出兵權之事,會將我倆給惹急了。”

成國公緩緩道。

“嗯!”

鎮北王點了點頭,旋即目光望向江玄,道:“不過如今江玄既然已經被陛下知曉了,那麼他便隨時有性命之憂,畢竟隻要有這小子在,成國公府與鎮北王府便有可能再次聯姻,到時候我們兩家關係就更加牢不可破了。”

“說的有理!”

成國公也是點了點頭。

鎮北王眼皮微抬,看向了江玄,道:“江玄,我看你最近就先隨我到皇城中,那裡有本王的府邸,到時候我會派遣強者,貼身保護你的。”

“多謝王爺!”

江玄抱了抱拳。

“父王,那我……”洛歆甜指了指自己。

“你!你就給我待在郡主府好好反省反省,等到幾天後,再前往皇城,參加辰武學院的第二輪考覈。”

鎮北王冷哼一聲。

數日後的辰武學院考覈將在皇城舉行?

江玄聽到這個訊息,眼眸也是一閃。

隨後,鎮北王與成國公多聊了幾句,便打算讓洛歆甜回去,好好閉門思過,而他則是要帶江玄前往皇城。

不過,江玄卻是搖了搖頭,道:“王爺,我這邊還有點事情要辦,要不之後我自行前往皇城便是。”

“這……好吧!”

鎮北王沉吟一會,點了點頭,並看向身旁的一名老者,道:“青老,這幾天你就在南平城好好保護江玄,到時候將他安全送到皇城中來。”

“是!王爺。”

其身旁一名身著青衣的老者抱了抱拳,從其身上散發出來的強橫氣息看來,赫然是一位靈祖境的高手。

鎮北王說完,便直接飛身離去。

而洛歆甜則是一臉氣鼓鼓地被侍衛們帶回了郡主府,閉門思過了。

至於青老則是潛伏在暗處,保護著江玄,以防江玄被人刺殺。

江玄告彆了成國公後,便離開了成國公府,在大府門外,他看向跟在身旁的瑩兒,道:“瑩兒,你剛剛說的是真的,你真的找到靈兒了?”

剛剛在屋內,瑩兒對他暗中傳音,說是找到靈兒了。

所以,他才拒絕與鎮北王一同前往皇城。

“冇錯!她現在就在百寶閣中,我帶你去。”

瑩兒笑著點了點頭。

“好!我們這就去。”

江玄臉上也是浮現了一抹喜色。

靈兒,終於要見到你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