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玄很快便來到了百寶閣的後堂。

他一步邁進了房間。

隻見在他的麵前,此時站著一名少女。

少女年紀約莫十**歲,她身著一身紫色長裙,雙眸靈動,容貌清麗絕美。

此時,江玄見到這名少女,臉上不禁浮現了一抹溫和的笑容,緩緩道:“靈兒。”

“哥哥!”

江靈兒見到許久未見的親人,也是不由流出了兩行清淚。

她飛快的撲向了江玄,在江玄懷中不斷哽咽。

是哥哥!許久未見麵的哥哥!這些年來,她一直在努力的修行,就是為了能夠追趕上哥哥的步伐。

因為她知道,若是冇有強大的實力,留在哥哥身邊,隻會拖累哥哥。

所以,這些年她一直很努力的修行。

江玄也是十分激動,當年靈兒剛剛驅除了寒毒,正式踏入武道修行。

為了保護她,他將靈兒留在了擎天宗府的分部,讓白子墨好好教導。

如今靈兒身上氣息強橫,顯然這些年來她的武道修為也提升得十分之快。

靈兒緊緊抱著江玄,許久之後這才鬆開了手,她望向了江玄,道。

“哥哥,靈兒好想你啊!這些年你去了哪?

又怎麼會來到這蒼元界?”

“此事說來話長,當初我被仇人追殺,這才逃到了蒼元界。

我因為擔心你的安危,所以便拜托了百寶閣的人,將你帶到了這裡。”

“你呢?

這些年你過得怎麼樣?”

江玄問道。

“靈兒很好,這些年多虧了白師父的悉心培養,我的修為才能提升得如此之快。

後來,我外出曆練……”聽著靈兒這些年經曆的種種,江玄臉上也是不由浮現了一抹震撼。

原來,這些年靈兒在外曆練時,也得到了一種極其強大的傳承,名為《九極冰雪劍》!如今,一身修為高深莫測,竟然達到了靈玄境二重。

而且,後來她還去了擎天宗府總部,成了擎天宗府的宗主。

聽到這,江玄不禁感歎,靈兒這些年所經曆的一切,已經堪稱傳奇了,而且最重要的是,她如今的修為居然還比自己略強一些。

然而,自己之前居然還擔心靈兒受到傷害!一想到這,江玄便是苦笑一聲。

而此時,靈兒忽然似笑非笑的看著江玄,道:“哥哥,之前帶我來這的那位姐姐好美啊!她是不是我未來的嫂子啊!”

江玄苦笑一聲,搖頭道:“小孩子,瞎說什麼呢!”

靈兒撅了撅嘴,道:“哥!我今年已經十八了,不小了。

我剛到的這裡的時候,便聽說那位姐姐,是你的未婚妻。

為了你,她還與一位郡主大戰了起來。

你說若不是她喜歡你,她又怎會如此?

還是說你喜歡那郡主。”

“呃!”

江玄頓時一臉的黑線,怎麼又扯到洛歆甜了。

“哥!你該不會真的是喜歡那郡主吧!她好像才十六歲,比我還小呢!哥,你這算是老牛吃嫩草嗎?”

江靈兒一臉壞笑地道。

“……”江玄無語了,這丫頭腦袋裡整天想什麼呢!隨後,江玄直接轉移了話題,不能再讓這丫頭繼續打聽下去了。

畢竟,這可不是她一個小丫頭能管的。

與靈兒再多聊了一會,江玄便帶著她前往皇城。

夜裡。

江玄和靈兒在一座古城中找了一家客棧,訂了兩間天字號的房間。

他們打算今夜在此處落腳,待到明日再繼續趕往皇城。

而此時在江玄所在的天字一號房中,一道蒼老的身影,猛地浮現了出來,此人乃是君天颯!“你怎麼來了?”

江玄問道。

“嘿嘿,你小子想要撇下老夫我,獨自一人走,冇那麼容易。”

君天颯蒼老的麵龐抖了抖,道。

這些天,他可是見到了江玄在煉丹方麵的天賦,他知道若是跟著這小子的話,說不定以後還能要幾枚高級丹吃吃,提升自身的修為。

畢竟,如今那魔元大陸,他是回不去了,索性跟著江玄,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你就不怕青老發現了你?”

江玄問道。

“嘿!就憑他?

還不夠格!這聖龍朝中,能夠抓住老夫的屈指可數,他不在其列。”

君天颯臉上帶著幾分得意,道。

“對了!君老,你見多識廣,你說可有什麼辦法,違抗聖龍皇的意誌。”

江玄開口問道。

他知道如今的聖龍皇隻怕是想將他除之而後快,好徹底斷絕鎮北王府和成國公府的聯絡,所以他必須要找到一個保命的法子才行。

“哦?”

君天颯的眉毛一揚,他倒是冇有想到江玄的膽子這麼大,居然想違抗聖龍皇的意誌。

不過,他依舊很認真地道:“想要改變聖龍皇的意誌,倒的確有一個辦法,或者說是一個人。”

“什麼人?”

江玄眼露異色,什麼人能夠改變聖龍皇的意誌。

君天颯長吐了一口氣,緩緩地道:“他就是辰武學院的院長——陸問之。”

“陸問之?”

江玄喃喃一聲“冇錯!此人乃是他聖龍皇和成國公的老師,要是聖龍皇做錯了事,聖龍朝中也隻有他一人能夠訓斥聖龍皇,所以你若想改變聖龍皇的意誌,隻有找他幫忙。”

“那要怎樣才能找到他?”

江玄問道。

“過幾日,不就是你們聖龍朝辰武學院招生考覈的日子嗎?

你至少需要進入其中前十名。

因為,你若是足夠優秀,說不定有機會讓他收你為徒。

那你到時候不就可以見到他了嗎?

而且,還能向他提出要求。”

江玄聞言,點了點頭。

當然,他知道還有一個辦法,那就是不斷變強,強大到讓聖龍皇都要畏懼他的時候,他便不用懼怕聖龍皇的威脅了。

“啊!”

而就在這時,門外忽然傳來了幾道淒厲的慘叫聲。

“外麵似乎有幾個螻蟻想要你的命啊!不過,都被青老頭給解決了!”

君天颯望了一眼大門的方向,道。

“看來聖龍皇還是忍不住出手了!”

江玄神色凝重,喃喃道。

看來,如今提高實力,已經迫在眉睫了,不管是成為院長弟子,還是擁有震懾聖龍皇的力量。

這一切,都需要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