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位上古大能所開辟的小世界?

眾人神色紛紛震動。

“長老,若是修行到了巔峰,真的能夠開辟出一個小世界嗎?”

忽然,一個內門弟子出聲了。

“當然能!”

說到這,那名長老神色忽然肅穆了起來,他朗聲道:“據傳,在遠古時期便是湧現了許多強大的武道修行者,他們修為通天,舉手投足間便能崩碎星辰,翱翔天地。

甚至撕裂虛空,橫穿萬裡。

你們眼前的這個小世界,對於他們而言根本不算什麼。”

“嘶!”

聽到這帶隊長老口中的那段輝煌的遠古事蹟,許多內門弟子眼中都是帶著一抹亢奮的神色。

就連一向神色平淡的江玄都是出現了些許的震動。

他知道,這名長老口中的那種武道強者,定然還存在在這個世界某個地方,他們並冇有隨著歲月的流逝,便消失在了這曆史的長河中。

隻不過,如今的自己,還太過弱小,根本無法機會去觸及到那種程度的強者。

一念至此,江玄對於這波瀾壯闊的大千世界,心中更是充滿了期待和嚮往。

“好了,你們準備一下,想必血魔宗的強者也快來了,到時候你們要經曆的可就是最殘酷的挑戰了。”

那名長老笑了笑,隨即道:“這一次考覈中,你們斬殺的靈獸越多、越強大,獲得的成績也就越高,喏!這是給你們的令牌,到時候它會自動記錄下你們這一次的成績,而且除此之外,你們若是能夠斬殺血魔宗的內門弟子,奪得他們身上的令牌,那麼他們令牌上的分數也會轉到你們的名下。”

說著,那名帶隊的長老便給他們每一個人頒發了一塊白色的令牌。

而當他來到江玄的麵前時,神色忽然變得鄭重了起來,他緩緩的道:“此次核心弟子的考覈,凶險萬分,若是遇到不可敵的情況下,記得不可與之硬拚。

你的天賦在擎天宗府數百年來,都是極為的罕見,宗門不希望因為這一次的考覈,讓你丟了性命。”

“其實,在這之前宗門已經發下了指令,說是可以讓你破例不用參加這一次的考覈,直接成為核心弟子,你若是到時候想清楚了,可以與我說,你不必參加這一次的考覈。”

“多謝長老。

但這次的考覈我依舊要參加!”

江玄頓時抱了抱拳,神色感激的道。

他的確可以選擇不參加這一次考覈,直接成為核心弟子。

然而,冇有成績的他,很有可能就無法被舉薦到總部那裡,到時候他還如何完成老師交代的任務。

不過這一幕,卻是讓不少內門弟子目光羨慕。

“吼!”

而就在這時,一道驚天的嘶吼聲陡然間從那遙遠的天際傳了過來。

血魔宗的人來了!一時間,眾人神色一動,紛紛朝著那聲音傳來的方向望了過去。

轟!隨後,眾人便是見到一頭通體雪白的巨大獅虎獸,它背生羽翼,在天際之上滑翔著。

在它的背上,十分的寬闊,有著一名名年輕的弟子站在了上麵,他們穿著血紅的衣袍,看那樣子正是正是血魔宗的人!“齊長老,多年不見,冇想到你依舊健在,倒是讓我感到意外啊。”

忽然,一道朗喝也是從那白色的獅虎獸身上傳了過來。

隻見那是一名麵色陰翳的中年男子。

而他正是此次血魔宗的一位帶隊長老。

“嗬嗬!你這傢夥不也還活著嘛!”

擎天宗府的齊長老也是冷冷的一語。

“看來這兩派之間還真是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了!”

見到這一幕,江玄暗暗的道。

“我看,我們還是快點吧!這秘境每五年開啟一次,為期也隻有一個月的時間,我們就彆耽誤時間了。”

齊長老似乎不願意在這個時候多爭這些唇舌之利,當即冷冷的說了一句。

“如此最好。”

血魔宗的帶隊長老目光中閃過一抹冷笑,隨即開口道。

話落,這兩大強者瞬間破空,朝著那上方的那座宮殿而去。

咻!咻!隻見他們的袖袍一揮,一股蘊含著兩派不同力量的靈力,頓時衝入了那座宮殿之內。

嗡嗡!隨即,那宮殿便開始劇烈搖晃了起來,兩道巨大而古老的殿門,也在這個時候,開始緩緩的張開了。

而在等待大門開啟的過程中,柳宗延和慕容淺雪也給江玄小聲的介紹著幾名血魔宗的巔峰弟子。

“江玄,你看見那邊的三個人了嗎?

他們就是這次血魔宗最強大的內門弟子了。”

他們指向那白色的獅虎獸背上,為首的兩男一女,分彆是周洋,東方逸,以及君若彤。

這三人,都是有著真元境七重中期的實力,是血魔宗這次隊伍中最強大的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