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食人花明顯已經達到了成熟期,也就是說他所要麵對的,是一個堪比靈玄境六重的幽暗食人花。

再加上它一身宛若金鐵般的防禦,即便說它堪比靈玄境七重的強者,也毫不為過。

當下,江玄雙腳猛地一踏地麵,衝到了樹乾上。

如今,他隻有靈玄境二重的實力,對戰靈玄境七重的強者,勝算不大。

再加上此處危機四伏,若是因為這邊的動靜,再引來其他的凶獸,那他可就真的危險了。

所以,此時能避則避。

“唰!”

而此時,那幽暗食人花張開猙獰的大嘴,直接將那粗壯的樹乾直接咬斷。

江玄連忙再次躍起,落到了更粗壯的一棵樹上。

“嘩啦!”

然而下一刻,那幽暗食人花居然對著江玄吐出了一團黑色的液體。

液體粘稠且腥臭無比,同時還帶著一股強烈的腐蝕性。

當下,直接便是將那空氣以及樹乾直接腐蝕開來,並且還對著江玄不斷的追趕。

“該死!”

“冰天凍地!”

江玄的手中長劍猛地凝聚出冰雪,彙整合一個巨大的冰球,轟然殺向那食人花所在的方向。

可怕的寒冰之力直接凍得幽暗食人花瑟瑟發抖,哀嚎連連。

見狀,江玄連忙從樹乾上跳下,藉助著身軀下落的力量,直接一劍洞穿幽暗食人花的身軀,將其釘在地上。

幽暗食人花開始劇烈掙紮,碗口大小的根莖,直接將江玄的身軀纏住,勒住他的脖頸,像是要將江玄勒死。

江玄隻感覺自己呼吸有些困難了,眼中也是佈滿了血絲,臉色漲紅無比。

不過,江玄的雙手依舊死死握住劍柄,將幽暗食人花釘在地上,他運轉體內的靈氣,摧動青焰歸元劍,灼燒著食人花的花瓣。

一刻鐘後,幽暗食人花終於徹底失去了生機。

“咳咳!”

江玄一屁股直接坐在地上,劇烈咳嗽了幾聲。

“這朵幽暗食人花也太可怕了,幸好這一次冇有再遇到其他靈獸,否則今天我就死定了。”

江玄休息片刻後,就將幽暗食人花殘餘的一些花瓣撿了起來,這種食人花如今在外界已經絕種了,若不是因為此處乃是原始山脈,隻怕也很難見到這樣珍貴的植物。

若是拿出賣的話,應該還能賣個好價錢。

畢竟,這幽暗食人花雖然十分凶殘,但藥用價值極大。

“轟隆隆!”

而就在這時,大地猛地震動了起來,一道巨大的獸吼聲頓時響起。

“吼!”

江玄的耳膜有些陣痛,他的身形猛地掠向高空,隻見一頭龐大無比的雷雲象猛地從叢林深處衝了出來,它渾身包裹著一道道可怕的雷霆,那宛若樹乾粗壯的象鼻一路橫掃,將那周圍一頭頭凶獸直接擊飛、撕裂。

這是一頭五階獸皇,它身上爆發開來的強橫氣勢,直接嚇得一些弱小的靈獸瑟瑟發抖,宛若森林之王!雷雲象的目光此時朝著江玄望去,發出巨大的嘶吼聲,那聲音彷彿能將江玄直接震飛。

快逃!江玄直接摧動靈力,朝著遠處飛奔而去。

這是五階獸皇,他根本想都冇有想,直接逃命。

像這種級彆的獸皇,在這裡就是帝王般的存在。

“嘭!嘭!”

那雷雲象在後方窮追猛打,不過因為它的身體實在太過龐大,沿途被許多大樹阻攔,反而影響了速度,最終讓江玄逃脫。

江玄狂奔了一百多裡,見那雷雲象冇有再追上來,這才鬆了一口氣。

“太可怕了,幸好我逃得快!”

江玄此時還能聽見遠處的叢林中,傳來了雷雲象憤怒的嘶吼聲,震得這片山脈的樹木都在劇烈的晃動。

江玄依舊感到有些不安全,當下他收斂氣息,從乾坤袋裡取出一張紙和狼毫筆,開始勾畫這血屠山脈的地圖,將剛纔他逃離的那片區域標註為危險區後,這才遠遁,逃離這裡。

江玄收斂起身上的氣息,變得十分小心謹慎。

他擁有精神感知力,能夠感知周圍的一切動靜,所以當他察覺前方有危險時,他就會立刻停下步伐,在地圖上畫上紅叉,將其標註為危險區域。

一連三天,江玄雖然又遇到了六頭靈獸,不過這些都隻是一階獸皇或二階獸皇,所以十分輕鬆,便是被他給斬殺了,倒也冇有遇到特彆大的危險。

而這些天,江玄也遇到了其他的一些考覈者,不過如今他們都隻剩下一些骸骨以及破碎的衣服了。

“辰武學院的考覈也太殘酷了吧!”

江玄皺了皺眉,喃喃一聲。

而就在他皺眉之時,江玄忽然聽到不遠處竟然傳來了一陣打鬥聲,其中似乎還有金鐵交戈聲。

“難道那邊有人?”

江玄目光一閃,旋即小心翼翼地朝著那邊潛伏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