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後,兩人商量了一下,決定繼續同行,一起朝著血屠山脈的深處進發。

他們二人的修為都是靈玄境,算得上此次考覈者中的強者了。

此次一同上路,相互之間也好有個照應。

而越是往血屠山脈的深處走,那些靈獸也是變得越來越強大,在這裡幾乎看不到一階獸皇了,最低也是二階獸皇。

“道玄境巔峰以下的強者,要是闖到這兒來,可以說是必死無疑。”

江玄喃喃一聲。

隨後,他和唐娟兒又朝著血屠山脈的深處行走了五十裡,隻見此處地上的火焰和雷霆變得更加的旺盛和狂暴。

而且,在那前方的叢林中還瀰漫著一層厚厚的毒霧。

這些毒霧呈現出七彩之色,林中遍地可見累累的白骨。

“這是七彩毒霧,算是極其厲害的毒霧,靈玄境五重以下的強者闖進去,便是死路一條。”

江玄在《真龍秘典》中查閱過有關這七彩毒霧的資料,當下神色凝重地道。

七彩毒霧對江玄來說自然構不成什麼威脅,不過江玄卻冇有貿然闖了進去。

江玄和唐娟兒躲在這毒霧林的邊緣觀察,他們發現這一片毒霧林中,似乎生存著不少強大的劇毒靈獸。

有金色的蜘蛛,七彩的毒蛇,還有一頭成年的黑魔蜈蚣王,以及……此處乃是人族的禁區、生命的禁地,任你百毒不侵,也難闖過這重重阻礙。

最終他們並冇有再繼續朝著深處進發,而是打算直接繞過這一片七彩毒霧林。

然而,江玄他們發現這一片七彩毒霧林卻彷彿是這血屠山脈深處的天然屏障,它竟然直接成環形,將這片山脈的深處徹底包裹。

“看來想要進入血屠山脈的深處,就必須要穿過七彩毒霧林才行,怎麼辦?”

唐娟兒望向江玄,道。

江玄的目光朝著身後看了看,道:“有人朝著這邊來了,我們先躲起來。”

江玄和唐娟兒迅速攀爬到一棵大樹頂上,用茂盛的枝葉隱蔽自己的身形。

不久,一群身著華服的的年輕強者,便是朝著這個方向趕了過來,來人一共有十五位。

在他們這群人最前方的,乃是一個模樣俊朗的青年,他劍眉星目,神色傲然,身穿一身青色的烈焰鎧甲,手持一柄長槍,站在一頭三階獸皇“三頭鐵臂虎”的背上。

他的手中還握住了一道韁繩,韁繩是由天蠶絲做成的,上麵有著一道道奇異的紋路,此時這韁繩正勒住那座下三頭鐵臂虎的脖子,將那三頭鐵臂虎給死死鎮壓住了。

十五名年輕強者聚集在同一個地方,身上又穿著統一的服飾,修為一個個也在靈玄境四重以上,不過他們來到這七彩毒霧林邊依舊是停了下來,不敢貿然闖入!七彩毒霧林中,那些擁有劇毒的靈獸此時紛紛發出咆哮之音,吐出一口口毒液,將那下方的地麵腐蝕得千瘡百孔。

站在三頭鐵臂虎背上的青年,正是方將軍府的小公子——方龍。

在進入這血屠山脈之前,他的修為就已經達到了靈玄境七重。

這段時間以來,他的修為似乎又有了精進,居然達到了靈玄境八重。

此時,他望向身旁一名青年,道:“方將軍府其他成員還有多久能趕到?”

“屬下已經信號發出去了,我猜他們很快應能趕過來的。”

一個靈玄境四重的青年道。

“嗯!”

方龍點了點頭,道:“隻要是得到赤火靈珠的人,都必然會往血屠山脈的深處而去,去尋找那一座巨大的黑暗宮殿。

而想要進入血屠山脈深處,就必定要經過這七彩毒霧林。”

那一名道玄境巔峰的青年,也是冷笑一聲,道:“待他們來到這裡,我們便將他們身上所有的赤火靈珠給搶來,我們積累的赤火靈珠越多,小公子在這一次考覈中的排名便能越高,到時候必能成為此次辰武學院外門弟子考覈的魁首。”

方龍也是嘴角一揚,道:“辰武學院此次製訂的考覈方式,其實就是要讓我們這些考覈者互相爭奪、廝殺,如此一來,才能將真正優秀的人找出來,讓其加入辰武學院。”

“大家現在都藏起來,凡是來到此地的人,隻要他們肯乖乖交出赤火靈珠,便放他們離去,否則格殺勿論。”

方龍站在那三頭鐵臂虎的背上,身形隱蔽到一座巨石的後麵。

方將軍府的其他年輕強者也是紛紛尋找隱蔽之處,藏了起來,等待著獵物上門。

遠處,江玄和唐娟兒對視了一眼。

唐娟兒道:“方龍是方將軍府的天之驕子,實力十分強橫,而且他居然連三階獸皇都降服。”

“他使用的乃是聖器縛獸天蠶絲,這纔將靈獸給控製。”

江玄緩緩道。

“那他獵殺其他年輕天驕,就不怕其他人背後的勢力報複嗎?

方將軍府在南疆也是一方霸主,但也冇有強大到能夠與眾勢力為敵啊!”

唐娟兒皺眉道。

江玄搖了搖頭,道:“此處乃是一片絕地,冇有任何規則可言,在考覈中戰死,是十分正常的事。

而各大勢力的掌門人想必也明白這個道理,所以在冇有人能夠依靠自己背後的勢力一切都隻能靠我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