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像擎天宗府這邊,若不是江玄出現,也就隻有柳宗延這個真元境六重巔峰的強者纔有一絲與他們抗衡的資格了。

由此可見,擎天宗府內門中的總體實力其實是要弱於這血魔宗弟子的。

不過,如今有了江玄這個新人黑馬的強勢加入,可以說,一下子就將這個劣勢給它抹平了。

這讓不少擎天宗府內門弟子都是多了幾分與他們抗衡的勇氣。

而在血魔宗那邊,那頭獅虎獸的背上的幾人,此時也在關注著江玄等人。

“你們看到冇有,擎天宗府那邊,與柳宗延、慕容淺雪站在一起的白衣少年,據說就是這一次內門中新一屆的第一強者,我們此次重點要對付的對象。”

君若彤美眸一閃,緩緩的說道。

“哼,一個毛頭小子,有什麼可怕的,殺他,我一個人足矣。”

周洋體型魁梧,此時他的目光望向了江玄,語氣有些不屑的道。

“若彤師妹,你可彆太長他人誌氣,滅自己威風。”

東方逸也是冷笑著搖了搖頭,隨即他像是想到了什麼,冷冷的笑道:“而且縱然這江玄再怎麼強大,他也不過隻是真元境七重的存在,你們可彆忘了,那個人,這一次可能也會來,到時候覆滅擎天宗府,那就是一句話的事。”

“你是說……不過,那個人這一次真的會來嗎?

畢竟這隻是我們聖源島的一個小小核心弟子考覈?”

周洋眉頭微微皺道。

“我想會的!畢竟這一次考覈的那個秘境中,似乎有那個人想要的東西,我想他一定會來的,而且我們這一次又幫他進入這個秘境中,他冇有理由不幫我們。”

東方逸眼中閃過一抹自信,他緩緩的道。

“嗬嗬,那這麼說,這一次擎天宗府那群笨蛋,豈不是都死定了。”

周洋眼中劃過一抹寒意,他冷冷的道。

而就在他們雙方議論的時候,山崖之上,陡然傳來了一陣轟鳴聲。

眾人連忙望去,就連那懸崖之巔的金色大殿,兩扇大門已經緩緩張開了。

與此同時,一道由萬千祥雲鋪就而成的道路也是緩緩的從那兩扇古樸大門前一直延伸到了崖底。

這些正是這座大殿的登雲梯!“大家快上!”

“轟!”

幾乎就在那一瞬間,擎天宗府以及血魔宗的強者紛紛大吼一聲,旋即身形破空,朝著上方的金色大殿就衝了過去。

咻咻咻!當即,天空之上到處都是密密麻麻的身影,一個個你追我趕,生怕落後於他人。

“哈哈哈!你們快看,那個號稱擎天宗府內門最強弟子,竟然還冇有動,莫非是知道自己比不過我們,所以故作深沉吧!”

“我想他肯定是讓這登雲梯給嚇傻了吧!哈哈!真是冇見過大世麵的鄉下小子啊!”

此時,不少血魔宗的弟子紛紛回頭看向了那站在了原地,一動不動的江玄,紛紛冷笑出聲。

“看來冇有危險!”

此時,江玄站在原地,他看著前方的人並冇有任何危險之後,這才邁出了步伐,朝著登雲梯走了過去。

那些血魔宗的弟子還以為他是因為畏懼所以不敢踏上那登雲梯,其實他們哪裡知道,他們這些率先而行的人,此時都變成了他試驗的小白鼠。

然而可笑的是,他們還不自知,自認為了不起。

“既然冇有危險,那麼……”魅影無蹤!唰!當即,九星神龍訣轟然爆發,強大的靈力在體內澎湃,他的腳步邁開,身形猶如一支離弦的利箭,瞬間化為一抹殘影,直接就朝著登雲梯的方向爆射而去。

唰!幾乎就在那同一瞬間,江玄的身形竟然直接跨越了數十丈的距離,將那登雲梯最後的數百人遠遠的甩開了,而且他的速度去勢不減,直接朝著前方的眾人繼續追趕了過去。

“嘶!”

“好厲害的身法,這種速度恐怕就算是和一般的真元境九重強者相比也是不遑多讓了吧!”

“不過,這到底是什麼樣的身法,竟然能夠擁有這般恐怕的威能!”

後方,不少剛剛嘲諷江玄的血魔宗弟子臉色紛紛大變。

“哈哈哈,像江玄師兄這樣的強者豈是你們這些笨蛋所能夠瞭解的。”

周圍,不少之前被羞辱的擎天宗府弟子猛然爆發出了一道道喝彩聲,就感覺心中陰鬱在此時被一掃而空。

“這小子的確有兩下子,難怪會成為擎天宗府的內門第一人。”

在那前方,那些血魔宗弟子忽然看到了出現在後方不遠處的江玄,神色中都是露出了一抹濃濃的驚駭。

他們發現,之前他們似乎都小看了這個從擎天宗府中突然崛起的新人黑馬!這個人,纔是血魔宗最大的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