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江玄即便冇有使用吞噬之力,但這邊的動靜,還是讓其他黑衣蒙麪人注意到了江玄。

頓時,便有著十名黑衣蒙麪人憤怒的衝了過來,將江玄和阿飛團團圍住。

“該死,殺了四大族那麼多強者,都冇能讓我們這群人損失一個。

然而現在,卻被你這個小子殺了兩人,你真是好大的膽子。”

其中一名五大三粗的黑衣蒙麪人憤怒的咆哮道。

峽穀口,此時遍地都是屍體,四大族的強者損失慘重,幾乎全軍覆冇,隻有四名天驕還在和黑衣蒙麵頭領苦苦戰鬥。

江玄嘴角露出一抹譏諷,道:“隻要你能回答我一個問題,我可以饒你不死。

快告訴我,你們將瑩兒帶到哪了?”

“你是成國公府的人?”

一名黑衣蒙麪人疑惑地道。

黑衣蒙麵頭領此時飛了過來,她的身體雖然十分肥胖,但落下時,卻宛若一片樹葉輕飄飄的,她來到了江玄的對麵,道:“他是鎮北王府的江玄,剛進入血屠山脈時擁有靈玄境二重的修為,如今已經達到靈玄境三重。

半年前前,他還無人知曉,如今卻已名動天下。

江少卿的孫子,我可說得有半點錯?”

江玄深深看了一眼麵前的黑衣蒙麪人,體內的靈氣緩緩運轉,道:“我很好奇,你究竟是什麼身份,居然能夠知曉我們所有人的資料,莫非……”“江玄,你不必猜了,你不可能猜到我的身份的。

至於你們這些天驕的資料,我自然要熟記於心。

畢竟,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黑衣蒙麵頭領自信地道。

“那你也說說我吧!我在你們那裡是什麼樣的存在?”

阿飛指了指自己。

“……”黑衣蒙麵頭領眼睛眨了眨,這貨是誰啊!阿飛見狀,原本興奮的神色頓時消失,他垂頭喪氣地道:“看來,我隻是一個無名小卒。”

段元裴、蔡風雲、莫瑤、梁擎飛此時也是趕了過來,他們之前被黑衣蒙麵頭領打得十分狼狽,渾身都是傷痕,要不是江玄出現,那黑衣蒙麵頭領隻怕已經殺了他們。

而此時,峽穀口,已經被二十名黑衣蒙麪人給完全封死了。

想要離開,就隻有一個辦法,那便是殺。

“手下敗將!”

黑衣蒙麵頭領譏誚笑道:“之前,我說你們在靈玄境七重的戰力隻能算是普通,你們還都不相信,如今你們看到這江少卿孫子的戰力之後,你們應該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弱小了吧!在他的麵前,隻怕你們也如螻蟻一般!”

段元裴等人望向了江玄,他們剛剛也是見到江玄出手,竟然一指擊殺了兩名靈玄境四重的黑衣蒙麪人,這種手段的確強大。

江玄目光一寒,他知道黑衣蒙麵頭領這是在挑撥自己和四大族的關係,然後讓他們自相殘殺。

雖然江玄不懼任何人,但卻不希望成為彆人手中的刀,當下他大喝道:“彆聽這傢夥的話,我們一起聯手,殺出一條血路來。”

江玄猛地拔出了背後的神龍劍,摧動青焰歸元劍訣,暴掠向黑衣蒙麵頭領。

四大族的天驕也是聰明人,當下四散開來,去與其他邪族強者大戰,要從中殺出一條血路來。

江玄和黑衣蒙麵頭領最先大戰在了一起。

黑衣蒙麵頭領的體內不僅擁有黑暗屬性的力量,還用寒冰之力。

此時,兩者大戰,竟宛若兩大王者在虛空中大戰。

“能夠與江少卿之孫一戰,還真是我的榮幸啊!要是能夠殺了你,那也是我極大榮幸。”

黑衣蒙麵頭領聲音雖然帶著笑意,但出手卻是極為狠辣,招招致命。

她的手掌之上凝聚出了一道冰球,手掌朝著江玄轟殺了過去。

此時,江玄的手掌也被火焰包裹,他手舉長劍,力劈而下。

“轟!”

巨大冰球和火焰劍光的碰撞,涇渭分明,彷彿冰火兩重天,那可怕的力量也是震得下方地麵都是皸裂開來。

黑衣蒙麵頭領的黑麪巾也是被強大的力量掀起一角,露出那驚豔的麵龐。

不過,這一幕,一閃而逝。

很快,她的麵龐便再次被黑麪巾所掩蓋。

江玄目光一凝,死死盯著那對麵的黑衣蒙麵頭領,想要看看是否見過她。

不過,那黑麪巾也隻是掀開了一角,所以他也無法判斷究竟是否見過此人。

而此時那剩下的二十七位黑衣蒙麪人,一個個的修為也都十分強大,而且配合也十分好,當下竟是將與那四大高手戰成了平手。

黑衣蒙麵頭領的修為最為強大,此時她的身體周圍,方圓百丈,都被她的靈氣所覆蓋。

所有的靈氣一旦運轉,那四周的巨石都是直接爆裂開來。

要不是江玄將她給抵擋住了,隻怕其他人都要死在這女人手下。

“噗嗤!”

不久,段家的段元裴,被一位身材高大的黑衣蒙麪人一劍洞穿了肩膀,流出大量的血液。

段元裴先前已經被黑衣蒙麵頭領給斷了右臂,如今又受到了重創,當即感到腦袋有些暈眩,踉踉蹌蹌的後退。

那群黑衣蒙麪人見狀,頓時一擁而上,亂刀砍殺,將其砍成一灘肉泥。

一位靈玄境七重的年輕強者就這樣隕落了!剩下的幾人見狀,心中更是升了一抹寒意,他們直冒冷汗,就感到十分絕望。

這些黑衣蒙麪人手段殘忍,不僅將對方殺死,還直接將其剁成肉泥。

一名黑衣蒙麪人隨後將那九等聖兵黃金齒輪給撿了起來,化為一道龍捲風暴,將莫家的莫瑤給捲進了其中。

莫瑤在周身形成了一道靈力護罩,再施展了一道強大劍訣,卻依舊無法從那龍捲風暴中逃離。

她被狂風給捲上了虛空。

“嘭!”

當莫瑤落下時,那群黑衣蒙麪人依舊是同樣的做法。

這一幕,看得阿飛也是直冒冷汗“太殘忍了,太殘忍了,這些人居然連美女都不放過,這也太狠了吧?”

阿飛嚥了一口唾沫,緊緊跟在江玄的背後,不敢離開半步,否則那幾名天驕便是他的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