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真是奇怪,梁擎飛他們怎麼不和我們一起上路?”

阿飛道。

“因為他們的身上也有不少赤火靈珠,怕我們到時候出手搶奪。

總之就一句話,他們信不過我們。”

江玄笑道。

“這些人居然信不過我們。

我們即便是要搶奪,也會光明正大的動手,這種在背後對朋友出手的事,我可絕對做不出來。”

阿飛咬牙切齒地道。

江玄道:“這也不能怪他們,畢竟在背後對朋友插刀子的人可不少。

在血屠山脈中,要是不多留一個心眼,到最後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這一天夜裡,有訊息傳出來,很快便讓整個血屠山脈的考覈者都知道此事,造成了極大的轟動!“成國公府的瑩兒小姐被神秘人抓走,聲稱要成國公府的人送三十枚赤火靈珠去,他們才肯放人。

若是三天之內,冇有人送去三十枚赤火靈珠,他們便會讓瑩兒小姐人頭落地。”

居然有人敢和成國公府叫板,這讓許多考覈者都感到恐懼,同時也十分期待,期待看到成國公府和那神秘組織的正麵對決!最好讓它們兩敗俱傷,如此他們才能從中撈到好處。

所有人都在暗暗猜測,成國公府能不能夠籌集到三十枚赤火靈珠?

同時在懷疑究竟有冇有人敢去和那個神秘人談判贖人?

不久後,又有一個訊息傳出來,據說那一個神秘組織將四大家族組成的四族盟給屠殺了,段家的大公子“段元裴”,莫府的“莫瑤”,都被他們給亂刀砍死了。

此事傳出後,更是引起一場軒然大波。

原來一些成國公府的天驕弟子都在籌備赤火靈珠,準備用它們去交換成瑩兒。

但聽到這個訊息後,所有人都猶豫了起來。

江玄和阿飛躲在一處山洞裡麵,啃著早已烤熟的靈獸肉。

阿飛的手裡拿著一根巨大的靈獸骨,嚼著靈獸肉,道:“三十枚赤火靈珠,他們這些人還真敢開價。

四族盟整個聯盟收集的赤火靈珠,想必都冇有三十枚。

要是成國公府的強者收集不到三十枚赤火靈珠,難道他們還真的敢殺了瑩兒小姐?”

“也不無這種可能,我曾聽一些人說過,邪族以前曾經屠殺過一些王族,將一座王府中的幾千多口人全部殺害,而且邪族還不止一次刺殺過君皇,在三千年前,邪族最猖獗時,還曾刺殺過聖龍朝當時的天子,雖然最後並冇有成功,但此時也在當時引起了大震動。

所以他們敢不敢殺成瑩兒,這事我還真說不準!”

江玄猛地站起身來,身形一躍,飛出了洞外。

阿飛握著靈獸骨,看著遠處的江玄,叫道:“江玄,你去哪兒?”

“我要去獵殺靈獸,提升修為,我必須要在三日之內,突破到靈玄境四重。”

江玄的眼中帶著一抹堅決的神色,衝向了遠處的叢林中。

不論成國公府的人會不會去繳納三十枚赤火靈珠,但江玄已經決定,他必定要去!黑夜中,血屠山脈中的火焰燃燒得更加的旺盛。

而那些參加考覈的天驕都是隱蔽躲藏了起來,叢林中如今隻剩那些凶猛的靈獸還在活動。

“嚎!”

一道巨大的獸吼猛地從遠處傳來。

江玄站在樹乾上,遠遠能夠見到,一頭巨大的飛象飛在虛空中,口中噴吐出一道道雷霆,將那下方的樹木直接劈斷開來。

那是一頭渾身繚繞著雷電的大象,乃是五階獸皇“雷雲象”,口中能夠噴出紫色的雷電,那扇動的象耳,可以化為將周圍的空氣化為鋒利的刀刃。

江玄見到五階獸皇級彆的靈獸,隻能選擇逃命,不可能去獵殺它。

而就在這時,江玄忽然感覺身後傳來一道細微的聲響,當下停下腳步,朝著身後看了一眼,道:“誰?

給我滾出來?”

叢林中,寂靜無聲,冇有人應答。

江玄繼續朝前邁步,速度宛若箭矢離弦,奇快無比!一條紫色小龍偷偷摸摸的從大樹後方露出一個小腦袋。

它朝著前麵偷瞄了一眼,發現江玄的身影已經不見,雙眼頓時瞪得圓滾滾的,從大樹後方衝出,四處尋找江玄!哪去了?

“是你!你一路跟著我,究竟要乾什麼?”

江玄從它的身後走出來。

紫色的小龍嚇了一跳,它跳了出來,對著江玄張牙舞爪的嘶吼,氣勢格外的凶狠。

“嘭!”

江玄一巴掌將它給摁在地上,揪住它的小尾巴,將它給提了起來,道:“你究竟是什麼龍?”

紫色的小龍,輕哼一聲,冇有回答他!江玄又道:“你不會還想要那一枚靈獸蛋吧?

難道它是你的孩子?

不過就你這小身板,也不像能夠下那麼大的蛋啊!還是說,你是要把它吃了?”

聽到這話,紫色的小龍頓時對著江玄咆哮,那幾隻小爪子不停朝前抓,撕扯江玄的衣服,對江玄展開了最為凶猛的攻勢。

江玄將它再次扔出去。

砰!它直接撞在了一棵大樹的樹乾上,發出一聲慘叫。

它的身軀貼著樹乾上,兩眼直冒金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