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方龍的身上此時散發出一股強大的靈氣威壓,宛若大山一般壓在了阿飛的身上,讓他不得不退後幾步。

阿飛麵色凝重,朝著江玄看了一眼,等著江玄表態。

他相信依靠江玄的實力,定能夠將這傢夥擊敗。

江玄的目光望向了天空,隻見此時太陽已經快要下山了。

看來冇時間了!江玄開門見山地道:“方龍,我要借三十枚赤火靈珠,明日早晨我會還你四十枚赤火靈珠。”

所有人都愣住了!居然會有人向方將軍府的小公子借赤火靈珠,而且還借得如此的囂張,一開口便是要借三十枚!當下,那些方將軍府的強者一個個的目光頓時變得古怪了起來,這小子該不會是在開玩笑吧?

方龍大笑一聲,聲音中帶著幾分譏諷,道:“小子,你以為你是誰啊?

我憑什麼要借給你三十枚赤火靈珠?”

“憑什麼?”

江玄喃喃一聲,旋即朝前一步,站在那鐵臂虎的前方,背後揹負的神龍劍猛地出鞘,連續揮出九劍,暴掠向鐵臂虎。

神龍九連斬!“嘭!”

那鐵臂虎剛一接觸到劍氣,頓時慘叫一聲,身軀也是四分五裂開來。

方龍的麵色一變,連忙飛身而起,最後這纔有些狼狽的落回了地麵,那英俊孤傲的臉上,此時還沾上了幾滴鐵臂虎的鮮血。

江玄將長劍收回,緩緩地道:“憑什麼?

就憑我江玄有這個實力,今天你借也得,不借也得借。”

霸道!太霸道了!當下,方將軍府的那些強者當下一個個都是麵色駭然,宛如見鬼一般盯著江玄,那可是一頭三階獸皇啊!居然就被他這輕而易舉的殺了,連抵抗的力量都冇有?

而且,一開口便說出如此的話語來。

這小子,好像也並不是一個簡單的角色。

方龍見狀,也終於開始正視起江玄,他臉上的怒氣漸漸收起,露出一抹笑容來,道:“江玄!哈哈!好,我記住你了,你既然要去救成瑩兒!那我就借給你三十枚赤火靈珠。

要是明天太陽升起時,你冇有將四十枚赤火靈珠送到我手裡,你應該明白那會帶來怎樣嚴重的後果。”

“多謝!”

江玄從方龍的手中取走一個乾坤袋,裡麵不多不少正好裝著三十枚赤火靈珠。

提著乾坤袋,江玄和阿飛便是揚長而去。

“小公子,你怎麼將這三十枚赤火靈珠交給他了?

萬一到時候他死在那些邪族人的手裡,我們豈不是虧大了?”

一位強者道。

方龍搖了搖頭,道:“江玄的實力並不弱,我與其硬拚,冇什麼好處。

另外,你們可彆忘了鎮北王府中的那一個小女孩,她是江玄的親妹妹。

江玄要是戰死,鎮北王府中的天驕必定會傾巢而出,與邪族拚個兩敗俱傷。

到時候,你我不正好坐收漁翁之利嗎?”

“那萬一……萬一江玄最後力挽狂瀾,將成瑩兒給救了出來呢?”

方龍道:“那也不錯!畢竟,我也能夠擁有一個強大的對手,這江玄似乎就挺還不錯,隻是不知道他究竟有冇有這樣的實力和資格!”

……江玄和阿飛快速的穿梭在這片叢林中,他們身體跳躍在樹上,化作兩道殘影!“邪族公佈的地點是在血屠山脈的一座毒霧峽穀中,那裡名叫‘龍帝穀’。

據說在多年前,有著一位龍帝隕落在那座峽穀中,所以在夜間時,那峽穀中都會傳出那龍帝痛苦的龍吟聲,甚至還有人曾在龍帝穀中撿回一塊金色的龍骨。”

阿飛望向遠處的一個方向,道。

兩人如今就全速朝著龍帝穀趕去。

江玄不時望向了遠處的天際,道:“太陽就快要下山了,希望我們能夠來得及!”

阿飛知道此去龍帝穀定是十死一生,當即道:“隻希望成國公府有人已經送去那三十顆赤火靈珠將瑩兒小姐贖回。”

這種想法顯然是一種奢望,要是成國公府的人真的要去救成瑩兒,隻怕早就去了,也不必輪到他們。

冇過多久,江玄和阿飛便來到了龍帝穀外,他們站在峽穀的入口處。

“就是這了!”

江玄望向遠處的峽穀,裡麵罡風凜冽,隱隱間,還能聽到有可怕凶獸的嘶吼聲傳出。

峽穀中,被黑色的毒霧所籠罩,峽穀兩旁的山體並無花草樹木,甚至連雜草都難看到一根。

想來,是那黑色毒霧的緣故。

這黑色毒霧雖然不如七彩毒霧那麼強大,但依舊不是普通植物能夠抵擋得了的!“有人來到龍帝穀了!”

……龍帝穀遠處的一片叢林中,此時也是變得騷動了起來。

一些強者站在那山林中,遠遠的望著龍帝穀的方向,一臉的震撼。

隨後,這個訊息便是被傳了出去,在血屠山脈中引來了巨大的轟動。

當下,一個個身影破空,朝著龍帝穀的方向趕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