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衣蒙麵頭領笑道:“好!既然你想見成瑩兒,那我現在就帶你去見她,隻是不知道你敢不敢進這龍帝穀?”

“有何不敢?”

江玄的麵龐上冇有絲毫懼意,便直接朝著龍帝穀中走去。

阿飛則是跟著走進去。

峽穀中,毒霧瀰漫,不過這對於達到道玄境的強者來說,根本造不成任何傷害。

邪族強者數量,遠超江玄和阿飛的想象,隻見這裡隨處可見到靈玄境界的黑衣蒙麪人,他們手持大刀長槍,宛若一個個護衛,守在這片峽穀中。

這龍帝穀中的確有些怪異,隻見那地麵上竟然結著一層層寒冰,泥石中也是散發著寒氣,周圍籠罩著一層層毒霧,與整個血屠山脈都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邪族的強者,有的在山壁上開辟洞穴,有的在搭建起木屋。

這裡黑衣蒙麪人的數量絕對要遠遠超過兩百,而且他們的修為最低也是道玄境巔峰。

不管是誰,隻要來這裡,都會感覺到一股可怕的威壓。

而此時,在一個巨大的山洞中,此時成瑩兒就被關押在其中。

在這洞口處,還有著兩名靈玄境七重的黑衣蒙麪人在這裡,看守著她。

要是有人想要強行從這裡將她救出,還冇有走進山洞,就會被山洞外的那兩位武道強者發現,到時候他們會毫不猶豫的將成瑩兒給擊殺。

江玄看著這四周守衛,也是微微皺緊了眉頭,想要不交出赤火靈珠就將成瑩兒救走,看來是不可能的事了。

成瑩兒此時就盤坐在山洞中修煉,她的身上冇有半點汙垢,而且顯得十分平靜。

隻要不是到生死關頭的情況下,邪族的人也不敢輕易擊殺成瑩兒,即便如今將她抓來了,也冇有廢了她的修為,或讓她受什麼傷。

在他們看來,成瑩兒隻是一個柔弱的煉丹師,定是手無縛雞之力!而此時,在山洞外,傳來了一道有些一個沙啞的聲音,道:“成瑩兒,有人過來救你了!”

成瑩兒睜開那雙明亮的美眸,皺了皺眉,道:“哦!竟有人來救我?

成國公府的那些強者誰有這樣的膽量?”

成瑩兒是一個極其聰明的女子,她早就猜到成國公府的那些強者一個個心高氣傲,是不可能會冒著生命危險來救自己的……難道……江玄聽到成瑩兒的聲音後,也是安心了許多,朗聲道:“江玄便有這樣的膽量!”

成瑩兒聽到洞外傳來的這道聲音後,嘴角頓時浮現了一抹微笑,不過她很快神色便是變得冰冷下來,道:“你是我什麼人,我不需要你來救,你走吧!”

靜!聽到這話,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

江玄也愣住了,這什麼操作,他大老遠來救她,她居然讓自己回去?

阿飛則是歎息一聲,道:“她這大小姐脾氣看來又犯了,難道她是不知道這裡究竟有多危險嗎?

我們倆千裡迢迢來救她,她就這樣對我們?”

江玄也是皺了皺眉,像是在思索著什麼。

黑衣蒙麵頭領則是笑了笑,道:“看來,成瑩兒是還在生氣之前聖龍皇取消婚約之事啊!不過,人,我已經帶你來見了,你是不是也應該將赤火靈珠交給我了?”

江玄搖了搖頭,道:“除非你讓她跟我走,等我們安全的走出龍帝穀,否則我不可能將赤火靈珠交給你。”

“江玄,你這是在和我開玩笑嗎?

你以為你走進龍帝穀,你還有與我談條件的資格?”

黑衣蒙麵頭領身上猛地爆發出一股寒氣,她攔住了江玄,並望向洞口的兩名侍衛,道:“將成瑩兒的人頭丟出來!”

站在洞口前的兩個靈玄境七重的武道高手頓時獰笑一聲,朝著山洞內走去。

不過他們纔剛剛走到山洞內,裡麵便是遭到了攻擊。

這兩個武道強者哪裡會想到竟然會遭到攻擊?

要知道在這山洞中,可隻有一個柔弱的煉丹師!“嘭!”

“嘭!”

當下,那兩名靈玄境七重的強者同時慘叫一聲,從洞口處飛了出來,口吐鮮血,直接氣絕身亡。

這一幕,實在出乎眾人的預料,他們神色震驚,朝著山洞內望去,難道那山洞之中還有絕世高手?

然而下一刻,成瑩兒便從山洞中走了出來。

是她?

誰又能夠猜到一個看上去如此柔弱的國公女兒,竟然如此強大,把兩個靈玄境七重的強者都給殺死了!上次,他們雖然聽說成瑩兒和郡主打起來,但至於打到什麼程度無人知曉,現在看來那場大戰定然是十分激烈。

而彆的人或許會感到驚訝,但江玄卻是十分平靜,因為上一次她們二人相鬥時,他可正好在旁邊,那可怕的破壞力,他可是見識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