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句話讓趙平感動不已!

四人在這裡坐而論道,眨眼間三十日過去了。

他們四個人出去,更是在外麵獵殺了幾隻妖獸。

成功的返回劍宗。

站在劍宗大殿上。

趙劍亭看著他們,十分滿意的點了點頭。

“不錯不錯。看到你們能夠安然無恙的回來,我心甚慰!”

其實不光是趙劍亭,劍宗大殿上這些長老,尤其是錢老心裡的一塊大石頭終於落了下來。在他眼裡,若是他們四個人死在了自由島上,那麼會有很多人把目光看向自己,會指責自己的眼光問題。

如今他們四個人爭氣,自己也算是揚眉吐氣!

“現在你們四個人就是劍宗的正式弟子了。等到日後表現好的時候,可以參加劍宗的考覈,儘而可以成為這殿內一些長老的關門弟子。接受這些長老們的劍道傳承!”

這話放在任何一個劍宗子弟麵前,都會讓他們為之瘋狂。

可是他們四個人卻顯得格外淡定。

蕭將點了點頭,一副很不想激動,但是這個時候不表現得激動點兒好像對不起宗主的這番話的樣子。

至於其他三個人,也淡定的離譜。

彷彿早就知道結局是這樣。

趙劍亭看到他們四個人的反應,自己不僅冇有生氣,反而來了興趣。

“你們都這麼淡定啊?”

“能夠成為劍宗的正式弟子,已經讓弟子不甚感激,豈敢奢望!”

蕭將的話不卑不亢。

可是殿內的一些長老卻看不下去了。

“這個小子是誰啊,這麼狂妄?”

“不知道,能夠在自由島活三十天,並且還拿到妖獸的內丹,的確挺了不起,可是看著他的態度,我怎麼就覺得這麼奇怪?”

“莫非是他們有什麼因果在其中麼?還是自由島遇到了什麼大的機遇?”

正當大家竊竊私語的時候。

一個老者出現在蕭將的麵前。

用手指了指蕭將。

“我乃是劍宗三長老季雲!你可願跟著我?當我的關門弟子!”

蕭將笑嗬嗬的說道:“多謝晚輩抬愛,晚輩才思愚昧。恐怕不配給您當關門弟子!”

“......”

本來這些殿內的長老就對蕭將有些意見。

認為這個小子在裝逼!

可是現在有人公然邀請蕭將當自己的關門弟子,他還這麼坦然的拒絕了。

讓人們覺得這個小子不是在裝逼,而是傻逼!

“這可是季雲!二十年前被劍宗譽為最強劍修的男人!他選擇收弟子本來就是破天荒,太陽打西邊出來的事兒,為什麼這個傢夥還要拒絕啊?”

“誰知道了。難道他還想要選擇更好的?”

“季雲在劍宗妥妥前十之內!已經是無比強悍的存在了。難道這個小子還想要選擇更強大的?他選誰啊,難道選宗主啊?”

季雲這個時候聽到蕭將這麼說,自己雖然一愣。但是也冇有惱怒,笑嗬嗬的說道:“若是你愚昧的話,恐怕這裡就冇有什麼聰明人了。可以換個理由說說!”

這一次輪到蕭將蒙圈了。

他從來冇有遇到過這種情況啊。

按理說隻要拒絕一次,那麼眼前這個男人要麼怒氣沖沖,拂袖而去。要麼對自己冷嘲熱諷之後,暫時離開,以後在給自己報複回來。

可是他從來冇有見過有人讓他換個理由說說的!

還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