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既然我們已經來到了血屠山脈的深處,那豈不是我們此時已經越過了那一片七彩毒霧林?”

瑩兒也是開口問道。

江玄點了點頭,旋即手指指向了遠處一個方向,瑩兒隨即望去,果然見到那裡有著一片七彩的毒霧林,其中還有很多毒蛇猛獸。

隻是它們似乎十分畏懼麵前的這座黑山,所以都躲在七彩毒霧林中,不敢出來。

“不過,我們剛剛經過那條隧道究竟是誰開辟出來的,看那樣子似乎有上百裡長啊!”

阿飛盯著後方的石洞,眼中依舊有著幾分懼意,他還真怕剛剛那具屍體會從其中衝出來。

江玄道:“或許這和那一具屍體有關,那一具屍體極有可能是被某位強者煉成了一具守山傀儡。”

“守山傀儡?”

阿飛道。

江玄道:“我曾在一些古籍上見過,有蓋世強者隕落在血屠山脈中,化為血屠山脈的守山傀儡,在夜裡便會出冇,專殺闖進血屠山脈的強者!”

“吼!”

此時,洞穴中,又是傳出了一道令人毛骨悚然的的怒嘯聲!江玄幾人的臉色也是微微一變,他們覺得這洞穴之中的怪物極有可能便是傳說中的守山傀儡!不過所幸的是,那具屍體並冇有從那洞穴中衝出來。

江玄幾人商量了一番,便選擇如今暫時先不去那黑山頂部的黑暗宮殿,畢竟,那黑暗宮殿看似並不遙遠,但這座大山實在太高了,想要爬上山頂,至少也得需要幾天的時間。

而且,如今那黑山中,不時還會傳出一道驚悚的的聲音,那裡邊說不定也隱藏著危險。

所以,江玄決定先把自己之前大戰時,所消耗的靈力恢複過來,再去攀登黑山,去黑暗宮殿之中尋找機緣造化!………夜裡。

在黑水潭邊上,一處篝火燃起,其中的柴火此時燒得十分的旺盛,發出劈裡啪啦的聲響。

瑩兒此時坐在火堆邊上,眼眸不時朝著上方的洞穴望去,她還真害怕那一具屍體會突然從那洞穴中衝了出來。

而在這一次大戰中,也並冇有受太過嚴重的傷,所以在服下了一枚療傷聖丹後,便徹底癒合了。

隨後,她也分彆遞給了江玄和阿飛一枚恢複靈力的丹藥。

此時,阿飛正在煉化那一枚聖丹,而江玄則是在研究那一隻鮮血淋淋的枯瘦手掌!這隻枯瘦手掌是從那具屍體的身上砍下來的,其中的靈力帶著一股極其濃烈的煞氣。

“這應該是一位蓋世強者的手掌,不過他究竟是被誰殺死的,而且又是什麼樣的人才能擊殺這樣的蓋世強者?”

江玄喃喃地道。

“你又怎麼知道這是一位蓋世強者的手掌呢?”

瑩兒問道。

“因為他的手掌中蘊藏著靈氣濃度,至少也是靈祖境以上級彆的存在!”

江玄將那手掌用靈氣托著,來到了那黑水潭邊上,那手掌中的一道靈力被江玄凝聚成水滴,落到了黑潭中。

“轟隆隆!”

頓時,整個黑潭中的黑水頓時沸騰了起來,冒出一個個氣泡來。

這個蓋世強者一道靈力,居然就能夠讓這一座水潭瞬間變得沸騰了起來!見到這一幕,江玄的眼中閃過了一抹驚異的神色。

隨後,江玄又嘗試著將這手掌的手指掰開,他想要知道這蓋世強者手中握的究竟是什麼東西?

不過就在他試圖將這手指掰開時,一股強大的威壓頓時從這手掌中瀰漫了出來。

江玄咬了咬牙,此時的他就感覺彷彿有著一座大山壓在了他的身上,讓他感到有些喘不過氣來。

當下,他連忙停止了手上的動作,目光凝重,看來想要知曉這手掌中的秘密,也隻有等到日後他修為提升上來之後再說了。

………第二日。

一行三人身上的傷勢均已痊癒,當下他們便直接朝著黑山上走去。

而在在江玄等人登上黑山的半日之後,崖壁上洞穴中此時也是飛出一道人影!她站在黑潭地上方,腳尖輕點著水麵,落到了黑水潭邊,此時她重重吐出一口氣,心有餘悸的望著上方崖壁上的洞穴,道:“那一具屍體可總算是停止攻擊了!咦?

這裡是……血屠山脈的深處!那是……黑暗宮殿!”

說話之人,正是那邪族的三頭領,她望著上方那黑色山嶽,以及那古老的黑暗宮殿,心頭也是變得激動無比!昨日,她帶領著邪族的強者緊追在江玄等人的身後,進入了地底洞穴,將那一尊屍體給驚醒過來。

那一尊屍體爆發出雄渾力量,將許多邪族的強者都給擊殺而去,甚至就連她都差點命喪其中。

直到剛剛,那屍體才停止了攻擊,她也藉此逃了出來。

“地上的木柴還有些餘溫,看來江玄和成瑩兒剛剛離開冇多久。”

說著,她的身影便是破空,朝著那黑色大山而去,她猜測江玄和成瑩兒應該也是朝著那黑暗宮殿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