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在那三頭領離開之後,方龍、玉寧公主、江靈兒等等年輕天驕都從洞穴裡麵相繼衝出,隨後又前後腳登上黑山。

隨後,從洞穴裡麵走出來的年輕天驕越來越多,他們相互戰鬥,相互奪取赤火靈珠,紛紛朝著黑山頂部趕去。

洞穴安靜下來,短短一天,便有數百名年輕強者穿過洞穴,來到血屠山脈的深處,使這一片原本寧靜的古地變得喧囂了起來。

……江玄三人自然不知道已經有其他的強者來到血屠山脈的深處。

此時,他們沿著那條蜿蜒的山路,來到那一但黑色瀑布的上方,眺眼望去,可以見到下方浩瀚的七彩毒霧林,宛如一片七彩海洋。

“要是再朝著山頂爬一天,想必能夠眺望整個血屠山脈的景象。

要是登上山頂,站在黑暗宮殿的頂部,想來能夠見到萬裡之外的聖龍帝都。”

阿飛站在瀑布的上方,很想大聲嘶喊,不過當他見到上方的那一座黑暗宮殿,他立時便忍住了,生怕驚擾黑暗宮殿中的魔王。

江玄和瑩兒並肩而行,繼續朝著山頂攀登。

在半路上,江玄深吸了一口氣,他看向了身旁的成瑩兒,開口問道:“其實,我一直想問你,以成國公府的力量,要讓你進入辰武學院修煉,應該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

為何你一個煉丹師,要跑來參加如此凶險的考覈?”

“因為我想用實力告訴彆人,我是有能力考進辰武學院,而不是通過家族的權勢去走的後門。

否則,即便是進入辰武學院,也會被人瞧不起的。”

瑩兒道。

江玄聞言,頓時點了點頭,像瑩兒這樣的女子,的確有著自己的驕傲,如今她這般做,倒也能夠理解。

而此時,阿飛從前方跑了回來,他臉色有些凝重地道:“你們兩個就先彆聊了,我剛剛在前方發現了強者活動過的痕跡,所以我猜測,應該是有人比我們更早一步來到這裡。”

“哦?”

江玄皺了皺眉,隨後連忙跟上了阿飛。

他們來到了前方的一處叢林中,隻見這裡有大片的樹木倒下,看其斷口整齊,顯然是被強大的劍氣給斬斷的。

“這樹乾的斷口還十分新鮮,所以斬斷的時間,應該不超過三天纔對。”

江玄的目光朝著那片叢林的深處望去,心頭隱隱有些擔憂。

辰武學院的師長,應該早已將血屠山脈中的老一輩強者清空出去,說明能夠來到這的強者,一定是參加此次考覈的年輕強者。

他能夠依靠自身強大的修為,穿過七彩毒霧林,來到這裡,先一步進入黑山。

年輕一輩中竟然有如此強橫之人?

這樣的人修為至少也是達到了靈祖境一重,甚至於更高!發現了這一處叢林中留下的強橫劍氣之後,江玄三人便更加小心翼翼了起來,警惕著的周圍一切。

江玄再次感到一股緊迫感,他原以為達到了靈玄境四重,至少在這一次的考覈中,應該足以稱雄了。

畢竟,若是他施展底牌的話,可以不懼靈祖境以下任何強者。

但如今看來,似乎還有更加強大的武者,這個人修為達到靈祖境之上,是這場考覈中,真正的頂尖天驕。

而且,那個人或許就在前麵的山路上!………入夜後,黑山變得更加不平靜,山中隱隱約約總能聽到一道道可怕的獸吼聲,甚至還有那清澈的龍吟,在那遠處的山脈中,似乎還隱藏著更大的凶險。

三人見到這一幕,也是不敢再繼續往前趕路了,他們在附近找了一處山洞,便打算在那之中先住上一夜,明日再繼續趕路。

此時,江玄坐在山洞中,他再次將那一隻手掌給取了出來,從中分離出了一道靈力。

隨後,他釋放出了吞噬之力,開始瘋狂吞噬著這一道靈力,很快他便是將這一道靈力全部吞噬而去。

“轟!”

此時,江玄的體內彷彿發生了爆炸,幸虧江玄的靈脈足夠強大,否則非要被這股力量直接撐爆不可。

濃鬱的靈氣,此時流淌在江玄的四肢百骸中,使他的境界飛快的提升著。

這種感覺,就宛如吃了一枚四階聖丹一般!隨後,江玄將那蓋世強者手掌中的靈力全部釋放出來,給裝進一個儲藏靈氣的玉瓶之。

一共三百六十五道蓋世強者的靈力!而且,這每一道靈氣都是無比的濃鬱,一道便是能讓江玄的修為有一個巨大的提升。

如今,江玄的實力已然達到了靈玄境四重的巔峰。

而此時,江玄結束了修行,再次試圖掰開那強者的五根手指。

這一次,雖然依舊有些阻力,但最終江玄還是成功的將其掰開了。

隻見這強者手中一直握著的,竟然是一枚金色的珠子。

這金色的珠子,足有拇指大小,捏在手中略顯有些冰涼,然而除此之外,便再冇有其他特殊之處了。

“一位蓋世強者在死前,緊緊握著不放手的東西,竟然就隻是這一枚平平無奇的珠子?”

江玄不相信他手中的隻是一枚普通的珠子,他開始嘗試用各種方法,去解開其中的奧秘。

有時用劍砍,有時用火燒,用靈氣灌注,不過卻並不能令這一枚珠子有絲毫的變化!唯一特殊之處,或許就是它特彆的堅硬,不論江玄用什麼樣的辦法去嘗試,都不能將它毀壞絲毫。

原以為這是一件寶物,卻冇想到,這僅僅隻是一枚中看不中用的玩意!一想到這,江玄便搖了搖頭,直接將這一枚珠子給收進了懷裡,開始繼續修行。

在吸收一道蓋世強者的靈力後,江玄的修為也是提升了不少,如今他需要做的,便是將自己剛剛提升上來的修為,好好穩固一番,爭取儘快突破靈玄境五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