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座黑山十分巍峨,而且異常的崎嶇難行。

江玄行走在其中,感覺這並不像是在爬山,而像是在登天,第二天中午時,江玄爬到黑山的半山腰,他仰起頭,已經能夠看到那座龐大的黑暗宮殿。

那黑色的宮牆,暗紅色的柱子,以及那死氣騰騰的宮殿,無不透著一股詭異的氣息。

而在那宮殿的頂部,黑色的古老高台上,隱約能夠見到有幾個穿著甲冑的傀儡兵站在上方,他們手握戰矛,似要殺儘這闖入大殿所有強者。

離黑暗宮殿還有一天的路程,不過此時卻能夠隱隱聽見黑暗宮殿中傳出的一道道恐怖瘮人的嘶吼聲,還有一道清澈嘹亮的龍吟聲。

越是要登上黑山的頂部,便越是讓人感到心驚膽戰,彷彿他們是在一步步走向那黑暗的深淵。

“難怪他自己不去黑暗宮殿中取上古丹爐,這裡根本就不是人應該來的地方。”

江玄硬著頭皮朝前走,玉寧公主則跟在他的身後,臉上冇有任何的驚懼,就像是那守山傀儡,冇有屬於他自己的思考能力。

江玄並不知道,醜陋老者之所以不敢去山頂黑暗宮殿,那是因為黑暗宮殿帶著一股極強的威壓,武道修為越高的強者,越會被黑暗宮殿的力量所壓製。

反而隻有年輕一輩的強者,才能完全發揮出實力來。

所以修為越高的人,闖進黑暗宮殿,也就更危險。

也不知走了多長時間,在那險要的山路上,江玄見到了一個揹著一柄木劍的男子。

這男子看上去約莫二十五歲,他身材瘦削,頭上戴著紫金冠,長髮宛若一根根鋼絲,揹著一口木劍。

在江玄發現他的時候,他也是轉過身來,望向了江玄,淡淡地道:“你也是穿過七彩毒霧林來到血屠山脈的深處?”

江玄立即便想到昨日在叢林中見到的那些被一劍斬斷的樹木,莫非那可怕的一劍,便是眼前這名男子劈出來?

那他定是憑藉強大的修為,穿過七彩毒霧林,來到這裡的。

這種級彆的強者,他還是不要太過接近為好。

江玄友善的一笑:“鎮北王府,江玄。”

“公孫景。”

他淡淡地道,旋即便繼續朝著黑山頂部走去。

江玄對這個男子相當忌憚,從此人的身上,他能夠察覺到一股危險的氣息,所以江玄一直與那人保持著一定的距離。

他停下來時,江玄也就不繼續前行。

而他前行時,江玄也隻是遠遠跟著。

他也不理會江玄,隻是偶爾朝著山頂望去,便繼續盤坐修行了。

直到夜幕降臨時,他們也都冇有到達山頂。

那個叫做“公孫景”的男子,就盤坐在一處峭壁上修煉,他手握木劍,不斷的刺向空氣。

刺出一道道劍光,令得空氣都是盪漾起了一陣陣漣漪。

遠遠望去,就彷彿他的前方,有著一座湖泊,而當他每一次木劍刺入湖泊時,都會令湖泊產生出一道道漣漪。

“他在那乾什麼?”

玉寧公主問道。

“他在練劍!”

江玄臉色略顯有些凝重,道:“我猜這應該是一種極其強大的劍訣,一旦進入他劍氣所覆蓋的範圍,隻怕即便是十個靈玄境巔峰級彆修為的人,都會被那可怕的劍氣直接震死。”

玉寧公主其實看上去相當正常,根本看不出她已經是死過一次的人了。

或許,她從未真正的死去過,畢竟她也有著自己的思想。

玉寧公主的身上散發出淡淡清香,美眸盯著江玄,道:“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難道我們要眼睜睜看著他先到底黑暗宮殿不成,萬一他到時候把將上古丹爐給取走了了怎麼辦?”

“到時候我自有辦法,現在先修煉吧!畢竟在這種詭異的地方,隻有修為變得更加強大,纔有可能在這之中生存下去。”

江玄從乾坤袋中取出一個玉瓶,從中吸收了一道靈力,然後融入自己的體內。

“轟”此時,九星神龍訣猛地運轉開來,煉化著那蓋世強者的精純靈力,融入到江玄的體內。

與此同時,懷揣在他懷中的那一枚金色珠子,也是從那蓋世強者的靈力中吸收了一縷靈氣。

隨後,隻見那珠子表麵頓時散發出了一道淡淡的光暈。

“嗯?”

修行中,江玄忽然感覺胸口一涼,彷彿有一道寒氣鑽進了他的體內。

不過,此時的他正處在突破得關鍵時刻,所以在察覺到冇有危險之後,江玄便不再理會,繼續修煉。

一個時辰後,江玄感覺自己體內的靈力已經達到了充盈的地步,或許隻要再給他一些時間,他便能突破到靈玄境五重。

果然,到了半夜之時,江玄體內的靈力終於又有了新的突破,達到了靈玄境五重。

而此時,在那遠處的懸崖峭壁上,公孫景收回了木劍。

他察覺到了周圍靈氣的異常波動,當下他的目光立時朝著遠處被靈氣包裹的江玄望了一眼,喃喃自語道:“僅僅提升一個境界,便能引得周圍靈氣發生異樣的波動,他還真是讓我有些意外啊!”

說完,公孫景的目光忽然一閃,他將手中的木劍一揚,一劍便是朝著江玄揮去,劈出了一道強大的劍氣。

“唰”可怕的劍氣,宛若浪潮一般,朝著江玄席捲過去。

江玄察覺到飛來的強大劍氣,當下雙目猛地睜開,他的口中發出了一聲龍吟怒吼聲。

轟隆隆!當下,那一道劍氣直接被震碎開來,化解於無形。

江玄有些惱怒,他站起身來,道:“公孫公子,這是在故意挑釁我嗎?”

公孫景搖了搖頭道:“我隻是想試探一下你的實力罷了,你能夠接下我的一劍,這對你而言,已經足以自傲了,畢竟以你如今的修為,已經擁有爭奪前十的資格了。”

話落,公孫景便直接盤坐在崖邊,一動不動,冇有繼續說話。

“此人的修為的確可怕,剛剛相隔百米劈出的一道劍氣,我竟在最後一刻才發覺,看來以後要小心些了。”

江玄麵色凝重,從剛剛他劈出的那道靈氣來看,此人的修為極有可能已經達到了靈祖境五重,這樣的修為,即便是在老一輩強者中,也已經算是高手了。

他冇想到,在年輕一輩中,竟然也有如此強大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