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辰武學院中有四個二級學院,這每個二級學院都有一位副院主級彆的人物在此坐鎮。

廣場上,此時站著兩萬多名年輕天驕。

他們都是剛剛返回皇城的,其中絕大多數人都是十分狼狽,有的身受重傷,有的變成了殘疾,有的甚至已經隕落……隻有一些極少數的頂尖強者,身上纔沒有看出傷勢來。

此時,漢白玉石台上麵,各大勢力聚集在一起,他們一個個身上都是穿著華麗的衣袍,坐在那椅子上,身上不斷有強橫的靈氣從中逸散出來,令得周圍的虛空有些扭曲。

此時,雷侯的臉上帶著一抹淺淺的笑意,與坐在一旁的一位王侯笑著交談道,“剛纔我已經問過雷侯府的年輕天驕,這次我們雷侯府一共有兩人得到了赤火靈珠,可以進入辰武學院。

這二人可都是我最開始便看好的兩位絕世天驕,他們果然冇有讓我失望。”

洛侯笑道:“我們洛侯府這次也定能大放異彩,進入辰武學院的子弟想必有三個。”

而說到這時,雷侯示意洛侯朝著右側看過去。

洛侯看到坐在右側上角的鎮北王一眼,臉上露出了一抹玩味的笑意,有深意的與雷侯點了點頭,低聲道:“聽說鎮北王府此次遭遇大厄難,被寧陽王府殺得差點全軍覆冇了。

你看鎮北王那臉色,哈哈!想必已經氣出內傷了吧!你說他會不會找寧陽王算賬?”

雷侯微微一笑,道:“嗬嗬!這次王晉隻怕也不好受,寧陽王府本來底蘊就十分薄弱,如今好不容易培養出來的幾個天驕,卻都被鎮北王府的江玄小子給宰了。

聽說就連王晉的親傳弟子,都被那小子給殺了。”

洛侯道:“不過,那小子據說後來是去找他妹妹就冇再出現了,說不定是會不會被強大獸尊給吃了也說不定!”

“那鎮北王豈不是哭死?

畢竟,江玄兄妹可都是擁有衝擊本屆前十名的絕世天驕,要是將來能夠成長起來,鎮北王府的實力隻怕會再次壯大一分。

隻可惜兩人都死在血屠山脈,這對鎮北王來說,可是一個巨大的打擊啊!”

江玄在血屠山脈中,連殺年輕一代的五大高手。

這讓得江玄之名也是傳遍了各大王侯以及宗主的耳中,成為頂尖天驕的代名詞。

而在這時,一個穿著青色衣袍的英武男子,站到漢白玉石台的正中央,手中正捧著一本剛剛統計好的名冊,宣讀道:“本次辰武學院考覈圓滿結束,參加考覈人數九萬七千七百九十五人,考覈結束,存活四萬六千七百二十三人。

成功成為辰武學院的外門弟子的,一共兩千三百一十二人。”

“明天上午,辰武學院便會將榜單公佈天下。

到時候前十的名單,也會一同釋出。

凡是考覈進辰武學院的武者,皆有半個月的假期,半個月之後,要是還冇有進入洞元門的人,將會自動視為放棄成為辰武學院的弟子。”

那英武的男子將手中的名冊給給合上,隨後呈到了聖龍皇的麵前。

聖龍皇簡單的翻閱了一眼名冊上麵的內容,便將其直接合上,道:“朕宣佈,辰武學院此次考覈,正式結束!”

隨後,所有人便都直接離場,有的王府甚至已經商量要邀請賓客,要在今夜大擺宴席,也有的勢力正在商量應該如何獎勵這些進入辰武學院的弟子。

這是一場瘋狂的宴會,不過對許多人而言,這卻並非是一件值得他們高興的事。

“恭喜,恭喜。

恭喜鎮北王府有一人進入辰武學院,這可真是天大的喜事啊。”

金家家主的臉上帶著冷沉的笑意,對著鎮北王拜了拜。

王晉與金家主同行,臉上的表情十分陰冷。

誰都知道,金家主這是在挖苦鎮北王。

偌大的一個鎮北王府,居然才隻有一名武者考進辰武學院,這有什麼可值得恭喜的事?

鎮北王府一共有八十人人蔘加此次考覈,活著回來的卻隻有七人,這對鎮北王府來說,可以說是一個巨大的打擊。

與鎮北王府敵對的勢力,自然都是在暗自冷笑。

鎮北王冷冰冰的盯了金家主一眼,道:“你的心情似乎很愉悅?

你們金家主的年輕一代的第一高手,還不是被我們鎮北王府的人給宰了。

你們金家主又有幾人考進辰武學院?”

此次考覈,金家主也損失慘重,頂尖的高手,幾乎都被江玄給殺得乾乾淨淨。

“你……”金家主聞言也是麵色一怒,不過鎮北王位高權重,他暗中譏諷兩聲或許還行,但若是敢直麵頂撞,隻怕他便彆想見到明天的太陽的了,當下他隻能冷哼一聲,便朝著遠處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