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江玄就感覺渾身的力量充盈,彷彿即便讓他此時麵對靈祖境二重的強者,他都能夠從容麵對,怡然不懼。

當下,他目光一凝,猛地拔出了背後的神龍劍。

嘩啦!江玄發現,隨著他修為的增長,這神龍劍的威力似乎變得更為強大,而且隱隱達到了尊級靈器的程度。

而伴隨著他長劍的拔出,一股霸道淩厲的氣息,猛地從神龍劍上散發開來,讓這周圍方圓百裡內的靈獸全部變得有些躁動不安。

“唰!”

隻見虛空中光芒一閃,一道淩厲的劍芒便是猛地朝著銀鱗巨蛇劈了過去,瞬間便是將銀鱗巨蛇的身軀直接絞得支離破碎。

就連那地麵,都是被這可怕的劍芒直接撕開了一個百米的深坑,周圍的一大片建築物也是被那劍氣撕碎,化為那漫天的粉末。

這是十分恐怖的一劍,光是那地麵上的深坑,就足以讓許多人心驚膽寒。

而那一頭被斬殺的銀鱗巨蛇,則是化為一團靈力將江玄給包裹撕開,緩緩的融入江玄的體內。

一頭一階獸尊的靈力,比五階獸皇要濃鬱七、八倍。

江玄輕輕閉上了雙眸,靜靜的享受著這份美妙的感覺,他覺得自己或許很快便能夠突破到靈玄境七重了。

“隻差一點便能夠破境了,看來要繼續獵殺靈獸,來提升自己的修為了。”

江玄麵帶喜色,他緩緩睜開了雙眸,便打算繼續前去獵殺靈獸。

不過下一刻,他愣住了,因為他發現自己的麵前,竟然出現了一道漩渦狀的光影大門,而在那光影大門的對麵,正是他最初所在的那座樓閣,其中鎮北王正麵帶笑意的站在樓閣中望著他。

“這是……修煉結束了?”

江玄一步邁出,他望向了站在他麵前的鎮北王,有些愕然,這也太突然了吧!鎮北王聞言,也是點了點頭,道:“五天的時間已到,按照規矩你的確不能繼續留在鎮北閣中繼續修行了。

不過,你能闖到第二層,這一點倒是讓我很意外。”

“這一次,要不是與銀鱗巨蛇大戰的時間用得太長,我定能闖進那第三層。”

江玄有著這個自信。

鎮北王笑了笑,道:“其實,以你目前的境界能夠連續擊殺兩頭一階獸尊,已經是很了不起的了,這個可比你闖進鎮北閣第三層還要了不起。

畢竟,這兩頭一階獸尊的實力,可是堪比靈祖境二重的強者啊。”

“我隻不過是運用了一點小計謀,讓這二獸相爭,我再從中得利罷了。”

江玄擺了擺手。

“嗯!不過話雖如此,但能夠運用計謀,其實這本身也是實力的一部分。

畢竟,你若冇有這樣的計謀,也殺不了那二獸,所以你也不必自謙。”

鎮北王微笑道。

江玄很讚成鎮北王這句話,要不是他扮成黑麪雄獅偷走銀鱗巨蛇的蛋,銀鱗巨蛇也不會和獅王開戰,它們二獸更不會因此戰得兩敗俱傷,最終讓他成了贏家。

而且,江玄感覺自己如今僅僅憑藉肉身力量,便足以抗衡靈祖境二重的強者了。

這短短五天的時間,便讓江玄提升了數倍,而且還領悟了“物轉星移”這種罕見的強橫武技,這一次的鎮北閣之行,可謂收穫頗豐。

若說遺憾,或許便是最終冇能闖到鎮北閣的第三層。

不過在聽鎮北王對鎮北閣的一番講訴後,江玄心中倒也釋然了。

原來,要打碎通往鎮北閣第三層的大門,必須要將“物轉星移”修煉到三倍以上的力量,才能辦到。

江玄如今也僅僅隻能反擊二點五倍的力量罷了,即便到達鎮北閣第三層的大門前,也不可能將其打開。

“物轉星移”越到後麵,修煉起來便越難,所以想要修煉到能夠反震出三倍的力量,冇有十天半個月的苦修,是很難做得到的。

鎮北王道:“銀鱗巨蛇擁有的靈力實在太強了,要是能夠被你的身體完全吸收,足以讓你的肉身力量達到靈祖境強者的程度。

這樣強大的肉身,再配合上你一身的靈力,到時候即便是與靈祖境後期的強者大戰,你也能夠立於不敗之地。”

“不過這股力量依照你如今的修為,還是無法迅速將其煉化的,或許這一切都還要等你的修為突破到靈玄境八重的時候,纔有能力將其完全煉化。”

“對了!明日你便要去辰武學院報道了,在那學院內的競爭將會更加殘酷。

而洞元門,一旦關閉,三年之內都不會再打開。

所以,這三年的時間你也都隻能在辰武學院度過,我這鎮北王府便不能再對你提供什麼幫助了,所以一切都還靠你自己才行。”

鎮北王話落,便帶著江玄離開了鎮北閣,在即將分開時,他看著身旁的江玄,緩緩道:“等你日後從辰武學院中出來後,我還有一些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談。”

說完這話,鎮北王便是直接朝著自己居住的樓閣而去,很快便是消失在了這夜色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