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快,台上的戰鬥便開始了。

在一號演武台上。

“黃滄鱗!”

“章邵明!”

兩名二十歲左右的青年,通報了姓名之後,便開始激戰了起來,最終那名為章邵明的青年勝出,取得了那一場戰鬥的勝利。

不過這最開始的戰鬥,大多數的人修為都不是很高,他們很多都還是道玄境級彆的強者交手,所以江玄對此,自然也是感到興趣缺缺。

當下,他直接來到了第六號演武台觀看阿飛的戰鬥,以阿飛道玄境五重的修為,即便麵對道玄境巔峰的強者,也是十分輕鬆便獲得最終的勝利。

江玄遊走在那十座演武台間,卻並冇有看到公孫景的身影,反而與方龍遇上了。

方龍此時依舊穿著他那套的青焰鎧甲,手持鋒利長槍,許多時候,江玄都有些懷疑這方龍究竟有冇有將身上的那套鎧甲脫下過?

而此時與方龍同行的還有一名黑衣青年,他身體瘦弱,麵色蒼白,倒像是一個命不久矣的的病人一般。

不過,江玄卻並冇有小看這名青年,因為剛剛他從這名青年的眼中感受到了一股淩厲之意。

方龍此時看想了身旁的那名青年,與他介紹道:“他就是此次考覈中成績排名第一的江玄。”

江玄在這一次的考覈中,修為或許並不算最高,但因為他之前得到了許多武者手中的赤火靈珠,所以最終他反而成為了收穫赤火靈珠最多的人。

而那病怏怏青年聽到方龍的話後,也是深深看了看江玄,隨即淡淡地道:“辰星宗,葉東成。”

辰星宗,乃萬宗之首,是聖龍朝實力最為強大的宗門,在聖龍朝建立時,便已屹立在這東方大地。

若是論這辰星宗的底蘊,甚至堪比成國公府和鎮北王府。

辰星宗,有著能夠號令天下萬宗的力量,在這聖龍朝中的威望極高。

葉東成就是辰星宗這一代最為優秀的弟子,在血屠山脈的考覈中,排名位居第三。

不過,他雖然排名第三,但他的修為卻並不比江玄差,所以當他見到江玄如此修為,便能夠獲得此次考覈的第一名,也是有些不服氣。

江玄自然察覺到了葉東成眼中輕視與不屑,不過他並不在意,抱了抱拳,道:“幸會!鎮北王府,江玄。”

“一個煉丹師居然也能夠成為此次考覈的第一名,也是有些怪異啊!不過,還是希望這次的開學之戰,你可以不被淘汰出局纔好。”

葉東成冷嘲熱諷地道。

他並不看好江玄,畢竟煉丹師的戰鬥力十分有限,不能和他們專門修行武道的純武者相比。

江玄聞言,也冇有氣惱,笑道:“你也是!可千萬彆被人淘汰出局了,否則這臉可就丟大了。”

說完,他看向了方龍,道:“不過,今天怎麼冇有見到公孫景?”

方龍有些羨慕地道:“公孫景據說在半個月前便進入了這秘境,被靈武院的一位副院長收為了門下弟子,如今正帶著他去一處秘境修行,我猜他應該是要等到決戰之時再出現吧!”

能夠被一位副院長收為弟子,這已經是一件無上的榮耀,所以此時就連方龍這種年輕天驕都是十分的羨慕。

葉東成道:“公孫景在進入這片秘境之前便已經是靈祖境五重的強者了,而且還是一名十分強大的劍客,如今經過副院長的調教,想必已經變得更加強大了。

此次開學之戰的第一名,我看非他莫屬了。”

方龍道:“像公孫景這種人,註定要成為橫壓一個時代的至尊強者,和這樣的人同生在一個時代,也不知道究竟是喜是憂。”

隨後,方龍和葉東成又與江玄寒暄了幾句,便直接離去了。

而江玄望著二人離去的背影。

也是搖了搖頭,不再去看那演武台上的戰鬥,直接返回自己的石屋中修煉,他爭取趁接下來的幾天的時間,讓自己的修為儘可能的再提升一些。

而利用那蓋世強者的靈力來提升自己的修為,是目前最快的辦法了。

江玄將那儲存靈力的玉瓶打開,旋即開始煉化那蓋世強者的靈力。

同時,江玄的掌心處此時出現了一道明亮的光點,宛若一輪金色的太陽一般,在那掌心中流動。

這是江玄在真龍秘典中找到的一道強大的功法,名為金日烈焰。

這一套功法十分霸道,威力也是極強,不過修煉起來比較困難,而且十分的危險,隻要稍不注意便有可能將自己的身軀焚燒殆儘。

而在修煉這一套功法時,江玄隻感覺自己的身體開始變得有些滾燙,就連皮膚都開始泛紅,嘴裡彷彿要噴出火焰一般。

最終,江玄被迫停了下來,他不敢再繼續修煉下去了,他真怕再這樣修煉下去,他的身體會被直接點燃。

“怎麼回事?

我以前修煉功法都十分容易,一切都像是水到渠成,怎麼這一次修煉這金日烈焰,我的身體會變得越來越燙?

骨頭都彷彿要被融化了一般。”

“莫非是因為煉化了這蓋世強者靈力的原因?”

金日烈焰這一套靈訣,屬於陽剛霸道的功法,而那蓋世強者的靈力也十分霸道凶猛。

所以,當這兩種陽剛霸道的力量相遇時,便造成了江玄如今的情況。

當下,江玄先是將那蓋世強者靈力放到了一旁,然後摧動九星神龍訣修煉了起來,儘可能的讓自己體內的力量達到平衡。

而果然,在這一次修行中,江玄再冇有像之前那種感覺了,此時,他的手掌心處的金日烈焰也是開始綻放著耀眼的光芒。

不過就在這時,江玄像是察覺到了什麼,他的眉頭微微皺起,旋即猛地睜開了雙眼,望向了四周,淡淡地道。

“朋友,既然來了,那麼便出來吧!”

江玄的手掌上此時化為了金色的龍爪,目光泛著寒芒,他將體內的靈力運轉到了極致,就準備隨時出手,給予對方雷霆一擊。

下一刻,江玄的目光一凝,望向了石屋外的一塊巨石,便拔出了背後的神龍劍,便是朝著那塊巨石狠狠劈出了一劍,將那巨石劈成兩半。

“昂昂昂!”

下一刻,那巨石的後方,猛地出現了一道紫色的光芒,裡麪包裹著一條紫色的小龍。

紫色小龍見到自己被江玄發現,也是嚇了一跳,當即施展著身形,便要逃離。

不過,它並冇有逃多遠,便被江玄給抓住了。

江玄提著紫色小龍的龍尾,冷冷地道:“你怎麼在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