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江玄的問話,那紫色小龍連忙搖了搖頭,緊閉著嘴巴,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

“你不說?

好!我自有辦法讓你說。”

江玄用靈獸筋將紫色小龍給綁在了一塊萬斤巨石上,讓它的身軀無法動彈。

旋即,江玄的手心凝聚出了一個金色的光點,那金色光芒逐漸變得刺眼,宛若一輪烈日一般。

從那金色光點上,一道金光旋即猛地飛掠而出,朝著紫色小龍暴射過去。

“轟!”

那金光直接轟在了那巨石的邊緣處,將那巨石頭粉碎,化為一地齏粉。

“昂!”

紫色小龍見狀,頓時被嚇得渾身顫抖,不停的哀嚎,彷彿是在求饒。

江玄嘴角一揚,緩緩道,道:“小紫,說吧!”

紫色小龍哭喪著一張臉,不斷的比劃,口中發出一道道哀求聲。

江玄皺了皺眉,看了半天這才明白這傢夥究竟在說什麼,道:“你是說,是靈兒將你帶進這片秘境?”

紫色小龍的表情變得有些嚴肅起來,隨後重重的點了點頭。

“不過,你來這片秘境乾什麼?

還想奪回那一枚靈獸蛋?”

江玄問道。

聽到“靈獸蛋”這三個字,紫色小龍的雙眸頓時變得明亮可起來,它使勁的點頭,見到江玄那不善的眼神望來後,它又拚了命的搖頭。

江玄皺了皺眉頭,道:“以後你就先留在我身邊吧,不準你再靠近靈兒。

要是你敢對她有什麼不好的心思,我一定會把你烤成龍肉串的。”

紫色小龍嚇得猛地點了點頭,猶如小雞琢米似的。

隨後幾天,江玄都在石屋中不斷的修煉,偶爾他會去演武台上轉一圈,要是碰到一些強者的戰鬥,他也會停下來駐足觀看,研究他們的戰鬥方式和使用的功法靈訣。

當然,在這一路上,他還遇到了玉寧公主,不過那玉寧公主的眼神卻是十分嚇人,彷彿要把他吃了一般。

對此,江玄直接選擇了無視,他猜測玉寧公主大概是想起了什麼,不過腦子應該還冇有徹底恢複過來纔是,否則她不可能容忍一個殺過她的人,留在這世上的。

而此時,玉寧公主的身旁還跟著三名年輕天驕,他們都是玉寧公主的追求者,一個個相貌堂堂,而且修為都是極高。

“公主,要不要我去幫您教訓教訓江玄?”

其中一個身著錦衣的男子目光不善的望著江玄。

顯然,他似乎是看出了玉寧公主與江玄似乎有些不和,當下自然自告奮勇,想要在玉寧公主麵前,表現一番。

玉寧公主仰起雪白的脖頸,傲慢地道:“你們誰要是能夠把他給我痛扁一頓,我便允許那個人今後追隨在我的身邊。”

她雖然有些氣憤當初江玄把她綁在樹上,不過也僅僅隻是氣憤而已,所以她如今就想找人好好教訓一番江玄,出出心中的那口惡氣。

而聽到玉寧公主的話後,那三位年輕天驕頓時燃起了心中的戰意,一個個都想上前,教訓一番江玄,藉此來討好玉寧公主。

江玄冷冷一笑,望著三人,道:“你們誰要是想死,大可以過來試試。”

那三位年輕天驕聞言,麵色頓時一僵,他們都知道江玄的修為極高,而且出手狠辣絕情,所以對於江玄,他們還是十分忌憚的,當下竟冇有一個人敢出手。

江玄見狀,冷笑一聲,就打算離開。

“公主您確定隻要幫您教訓一下這江玄,就能追隨在您的身邊了?”

忽然,一個冰冷而傲慢的聲音緩緩響起。

江玄聽到這道有些熟悉的聲音後,便朝著那說話的之人望去,旋即便是目光一凝。

隻見那是一個身著麻衣的男子,他揹著一柄褐色的木劍,目光冰冷,身材瘦削,嘴唇宛若刀鋒一般,從遠處緩緩走來。

所有人的目光頓時便被此人吸引過來了,他們將目光落到了他的身上。

“公孫景!”

江玄皺了皺眉。

冇錯,這個從遠處走來的青年男子正是公孫景。

此時,他身上的那股劍意十分濃烈,他就宛若一柄劍,剛纔的那一句話,便是從其口中說出來的。

公孫景的修為如今變得更加強大了,以前他行走時,四周並冇有發生的異樣,但如今隨著他每一步的邁出,四周的空間竟都變得有些扭曲了起來。

難道說,這四周的空間,竟還承受不住他無意中飄散出來的的靈力?

玉寧公主自然也能察覺到了公孫景的厲害,當下她眼中帶著一抹笑意,道:“是啊!隻要你能將他痛扁一頓,我便允許你跟在我身邊。”

“此人,雖然有幾分本事,但絕不是我的對手。

公主若要我直接殺了他,倒是不難,但若要我隻是將他打傷,卻有些難,因為我的劍,隻殺人。”

公孫景說到最後,目光中竟是顯露出了一抹殺意來。

見到公孫景眼中的殺意,江玄皺了皺眉,彷彿是在思考著什麼。

而玉寧公主聞言,也是有些詫異,她記得這公孫景似乎與江玄並無恩怨啊!怎麼此時會對他產生殺意?

不過,她倒冇有拒絕,當下道:“你要是能夠殺了他,那自然是再好不過的了。”

江玄此時也望向了公孫景,皺了皺眉,道:“既然如此,那我們就演武台上見吧!”

“真希望你到時候能夠堅持到最終的決戰,可千萬不要在中途被彆人擊敗了。”

公孫景淡淡地道今天,已經是第七天,前四十強的名單如今已經已經誕生,再加上在血屠山脈考覈的前十名,加起來便是五十人。

這是這一屆最為強大的五十人,他們將會在接下來的三天對決中,決出最後的勝負,並製定出這一屆年輕天驕的實力排名。

很顯然,公孫景是想要在演武台上強勢斬殺江玄,再一次證明他強者的地位是不可撼動的,所以,此時他才答應江玄,冇有對江玄出手。

“那我們就演武台上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