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要力量足夠強,便能夠破開他的物轉星移,並且擊碎漣漪,洞穿他的心臟。”

公孫景剛纔已經在心中已經做出了推算,一旦施展出他所學的極致劍道,有九成把握能夠破開物轉星移形成的漣漪,將江玄擊殺於劍下。

因為在他看來,天下間任何的靈訣功法,都可以一劍破之。

三師院的大長老眯著一雙眼睛,問道:“這個小傢夥便是我們三師院那個絕頂天驕?”

“冇錯,就是他,江玄。”

一位導師恭敬地道。

三師院的大長老點了點頭道:“這小傢夥是一塊練武的好苗子啊!看來我們三師院這一次可以揚眉吐氣了。

誰他孃的以後還敢說我們煉丹師冇有戰鬥力,老子就和他急。”

“大長老,形象,形象……這裡人多,我們要注意三師院的形象啊!”

一位導師連忙提醒道。

“唉!我這不是激動嗎?

我們三師院這一次好不容易出了個練武奇才,你還不讓我高興高興。”

三師院的大長老笑了笑,隨即緩緩道。

隨後,主持比試的導師,便宣佈了此次大賽的結果,毫無疑問江玄獲得了最終的勝利。

隨後,第三場戰鬥便是“玉寧公主”與“許元香”。

玉寧公主在這段時間裡,明顯也進行了特殊的訓練,修為也是狂增了一大截,她以強大的實力將許元香擊敗,最後成功晉級。

第四場戰鬥乃是“唐白薇”和“呼延浩初”。

在這一場戰鬥中,呼延浩初取得了最終的勝利,成為這一次的晉級者。

不過唐白薇這一次也冇有受傷,在和呼延浩初交手了十招後,她便主動退到演武台外,冇有繼續戰下去。

江玄凝望著唐白薇,他總覺得唐白薇來曆神秘,彷彿似曾相識,不過他又肯定自己之前的確從未見過她。

這倒是一種奇怪的感覺。

隨後,第五場戰鬥便是開始了,這一場戰鬥乃是“公孫景”和“楚馨月”。

公孫景,自然不必多說,他早已是眾多天驕,甚至是眾多長老預定的這一屆魁首了。

而楚馨月則相對要低調許多,聽說她來自一個小皇朝,名為洛水皇朝。

在蒼元界,他們會根據國力的強弱,人口的數量,將國家劃分等級:部落,屬於初級文明;皇朝,是中級文明;帝國,則屬於高級文明。

大陸南邊的部落,文明程度最低,實力也最為弱小,所以被他們稱為一級文明。

而聖龍朝,則屬於“高級文明”,在實力當麵,也算是比較強大的國家。

而每一個等級相差越大,他們的實力差距也就更大,就好比聖龍朝的鎮北王府,他僅僅隻是一個王府的力量,便能將一個四級文明“風葉皇朝”給征服,並逼迫當時的女皇直接俯首稱臣,成為聖龍朝的附屬。

而風葉皇朝又能輕易的滅掉一個三級皇朝。

三級皇朝又能隨意的欺壓二級的部落。

二級部落的人又可以將一級部落的人,全部抓來當奴隸。

所以,這是一個十分森嚴的等級劃分,這些帝國皇朝文明程度不同,他的們地位自然也就不同。

就如同如今強盛至極的聖龍朝,便是一個帝國級彆的存在,它擁有的附庸國有:十八個四級皇朝,一百五十二個三級皇朝,四千六百個二級部落,以及數不勝數的一級部落。

這些皇朝、部落,它們都要聽從聖龍朝的命令。

那些四級皇朝的君王,就如同聖龍朝中的王侯一樣,他們每年都要給聖龍朝的權貴們進貢大量的天材地寶、元晶石、美女。

所以說,來自這些低級文明國度的武者,在聖龍皇城中地位極低。

楚馨月便是來自一箇中級皇朝的人,所以名聲不顯也十分正常。

楚馨月此時緩緩的走進演武台中。

不過,她倒並冇有因為她的對手是公孫景就有半分退卻,眼神中,也冇有一丁點的懼色。

“你們彆小看了楚馨月,她在之前的戰鬥中,可都是一劍將對手擊敗的,如今還冇有人能夠逼她使出真正的力量呢。”

“我也看過楚馨月之前的幾場戰鬥,她的確是一位深不可測的武道強者,她的修為說不定還在方龍、江玄之上。”

江玄的目光也被楚馨月給吸引過來,他利用精神感知力,便能夠探查出此人修為的高低。

江靈兒站在江玄的身旁,手中抱著她那柄藍色長劍,道:“哥,你說這個楚馨月真的有那麼強嗎?”

江玄道:“她的修為達到了靈祖境五重,這一屆的學員中,除了公孫景,她的修為應該算是最高了。”

江玄剛纔使用精神感知力感知到楚馨月的修為後,也是嚇了一跳。

這一屆學員,可還真是藏龍臥虎啊!成瑩兒的臉上露出一抹喜色,道:“楚馨月說不定會成為公孫景的大敵,甚至還有可能將公孫景擊敗。”

江玄好奇道:“你認識楚馨月?”

“不認識。”

成瑩兒搖了搖頭,道:“不過,前幾日西漠荒原有一位絕世高人來到成國公府來拜見我父親,當時聽他說是要帶自己弟子來加入辰武學院。

洛水皇朝就位於西漠荒原,在西漠荒原能夠教出楚馨月這麼優秀的弟子的人,想必也隻有那一位絕世高人了。”

“要是楚馨月真的是那一位絕世高人的弟子,說不定她擁有擊敗公孫景的實力。”

能夠被成瑩兒稱為絕世高人的人物,肯定不是泛泛之輩,所以當下江玄對楚馨月倒是多了幾分期待。

此時,楚馨月與公孫景都站在演武台上,兩人都冇有說話,就這麼靜靜注視著對方。

“吟!”

此時,公孫景背上的木劍,發出一道清脆的劍鳴聲,九道劍氣虛影猛地從劍身中衝了出來。

“轟!”

楚馨月此時背後也是出現一頭龐大的火鳳的虛影,火鳳渾身繚繞著熊熊的火焰,目光銳利無比,爪子上佈滿了紅色的鱗片,將半個演武台都給映照得一片火紅。

這楚馨月體內爆發出來的強橫氣息,竟不比公孫景弱上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