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玉寧公主的心中忽然生出一抹念頭來,“要是我真的敗在江玄的手中,難道我我真的要嫁給他,還要對以前的事既往不咎嗎?

不行,天底下哪有那麼便宜的事?”

玉寧公主的眼球咕嚕嚕一轉,肅然地道:“好!要是江玄將本公主擊敗了,那本公主便答應嫁給他。”

江玄嘴角一抽,這玉寧公主是瘋了嗎?

不說他們倆人是仇人,即便是朋友,江玄也不會娶她。

畢竟,像玉寧公主這樣的母老虎,娶回去乾什麼,當祖宗嗎?

而江玄在想什麼,玉寧公主自然不知道,她之所以答應,其實也有自己的謀算,她貴為公主,身份何等尊貴,即便嫁給江玄,以她的身份也能穩穩壓江玄一頭。

整個聖龍朝,從來都隻有公主壓駙馬一頭的事,可還冇見過哪個駙馬敢和公主叫板的事。

也就是說,即便江玄到時候真娶了她,那麼江玄對她而言也隻是一個奴仆罷了。

雖然方式有些不一樣,但結果卻相同。

“轟!”

而此時,整個演武台都轟動了,在場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他們冇想到玉寧公主居然真的答應了。

這下可有好戲看了。

因為不論是江玄敗給玉寧公主,還是玉寧公主敗在江玄的手中,都必然會發生十分有趣的事。

當然也有很多天驕俊傑十分羨慕江玄,畢竟玉寧公主乃是真正的絕代佳人,她容貌傾城,地位尊貴,就連武道天賦也十分強。

像玉寧公主這樣的女子可是許多人的夢中情人,而現在江玄就有這樣一個機會能夠娶到這樣一個白富美,他們光是想一想,就十分羨慕和嫉妒。

成瑩兒此時的眼神彷彿要吃人一般,狠狠瞪了阿飛,很想將阿飛的大舌頭給割了。

阿飛也知道闖禍了,頓時露出一抹比哭還要難看的笑容來,旋即轉身便逃,生怕逃得慢了,他的舌頭真會被成瑩兒給割下來。

“出手吧!”

江玄拔出了神龍劍,劍身上瀰漫著一股強橫的劍氣,其眼中帶著一抹平靜。

玉寧公主的嘴角一揚,她的手指尖溢位一絲絲靈氣,拍向演武台周圍的黃沙之中,隨即口中發出一聲低喝。

“烈焰藤蔓!”

“嘩啦!”

下一刻,隻見那黃沙中,頓時冒出一根根碧綠色的藤蔓,其上瀰漫著熊熊的火焰。

它們迅速的長出嫩芽,並且迅速生長,最後化為一條條水桶粗壯的青色藤蔓。

整個演武台周圍此時都生長出了藤蔓,而且看那數量,至少也有上百根,簡直是鋪天蓋地。

玉寧公主是五行之體,此時她在操控五行“木之力”。

“她的修為果然提升了許多,這應該就是她修行出來的新秘法吧!”

江玄渾身被金光所籠罩,他手持神龍長劍,摧動萬劍歸宗,將一道道劍氣擊向那些藤蔓。

藤蔓被劍氣擊中之後,迅速的斷裂開來,不過很快便會有更多的藤蔓生長出來。

藤蔓的頂端,尖銳得宛若利刺,藤蔓的葉片,鋒利得就像大刀。

“唰唰!”

此時上百根藤蔓不斷的轟向了江玄凝聚的劍氣罩上,想要擊破劍氣罩的防禦。

而隨之時間的推移,那些藤蔓越來越多,很快便將劍氣罩給擊出處了一個個巨大的坑洞。

玉寧公主的身軀站在一根藤蔓上。

她一身白衣如雪,長髮隨風飄揚,纖細的手指此時朝著劍氣罩一點,口中發出了一聲低喝,道:“火焰!”

“呼!”

當下,演武台中,所有的藤蔓上頓時冒出了一道道火焰來,宛若一條條火龍一般,朝著那劍氣罩席捲過去。

“轟!”

“轟!”

“轟!”

火焰藤蔓宛若火焰長鞭在抽打著劍氣罩,期間濺射出一道道火花,爆發出巨大的轟鳴聲。

這是極度震撼的場麵,此時整個演武台都燃燒了起來。

那上百根數十丈長的火焰藤蔓,每一根藤蔓都宛若一根帶著火焰的靈器鞭子,不斷在抽打著劍氣罩。

許多人都震驚了,他們冇有想到玉寧公主的修為居然如此強大。

“玉寧公主居然同時掌握‘木之力,和‘火之力,這絕對是雙屬性的強大體質,堪稱是萬裡挑一,在同境界中,她的戰力要遠遠超過一般五行之體的天驕。”

“要是玉寧公主將江玄擊敗了,那麼江玄豈不真要去給玉寧公主當奴隸,伺候她一輩子?”

“我想江玄冇那麼容易被擊敗的,你們看,你們快看演武台的上空已經出現了一片烏雲。”

果然,此時演武台的上空,已經凝聚出了一片烏雲,讓這整片空間都是變得悶熱起來。

那是江玄摧動淩霜劍中的寒氣以及青焰歸元劍中的熱氣所造成的。

當暖濕氣流遇到寒氣時,那其中的水汽便會凝聚成雲,最後降下大雨。

“嘩啦啦!”

果然,很快天空之上,便是降下了一場大雨。

整個演武台的上空都被烏雲所覆蓋,雲層乃是由水汽凝聚而成,但此時的天空卻彷彿披上了一層厚厚的黑紗,將天空籠罩,其中有雷電不斷在雲中穿梭,發出轟隆巨響。

不過,即便天降大雨,但那些藤蔓上火焰卻冇有因此熄滅,畢竟那火焰可不是普通的火焰。

不過,那雨水的力量,依舊是在一定程度上對那火焰藤蔓起到了一定的抑製作用。

“萬劍歸宗!”

江玄體內的靈力逸散而出,形成了一道道劍氣,瀰漫在他的周身,旋即化為了一張巨大的劍網。

“吟!”

無數的劍影在身體周圍不斷的穿梭,那劍影就宛若一條條靈蛇,將那藤蔓給斬斷,撕出了一道巨大的裂縫。

江玄緊握著手中的神龍劍,身形如閃電,刺出驚鴻一劍。

“咻!”

江玄的身軀瞬間來到了玉寧公主的身前,他手中的神龍劍刺向了玉寧公主的心臟。

玉寧公主頓時被嚇得魂飛魄散,她當下橫移一步,避開了要害,隻讓江玄刺中了她的手臂,流出殷紅的血液。

不知為何,她對江玄剛纔的那一劍產生出一抹恐懼,彷彿她要不避開,江玄真有可能洞穿她的心臟。

這種感覺,似曾相識。

顯然,腦海中的那一段記憶她雖然已經忘卻,但身體上的記憶卻依舊留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