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此時,辰武學院的導師和長老級彆的人物也是紛紛趕到了這裡,那上一屆的學員許多也都站在演武台外,就等著今日的兩位主角到來。

“杜粗魯,要不你就讓江玄認輸得了,省得浪費時間。

而且,你們三師院出一個人才也不容易,若真的被公孫景給殺了也實在怪可惜的。”

靈武院的大長老此時說道。

杜粗魯是三師院大長老的綽號,而也就隻有同為大長老的人物纔敢如此稱呼他。

三師院的大長老道:“江玄這小子性格堅韌,要是他真的是貪生怕死之人,到時候自會認輸。

要是他並不懼怕公孫景,那即便我親自去勸,他也不會聽的。

畢竟,天驕都有屬於自己的傲骨。”

三師院的大長老其實還是感到有些擔心的,畢竟江玄可是難得一見的天驕,潛力十分巨大,要是今日真的死在公孫景的劍下,那就太可惜了。

“你們說,江玄能否擋得住公孫景一劍嗎?”

“公孫景的劍氣何等強大,劍一出手,隻怕冇有一人能夠存活,江玄今日的命運其實早已註定。”

場下有人開口議論道。

而就在這時,不遠處忽然變得躁動了起來:“來了,他來了,公孫景來了!”

公孫景揹著一柄褐色的木劍,他穿著一塵不染的白色大袍,緩緩的來到演武台中,筆直的站在中央處,一動不動。

成瑩兒望著公孫景出現,衣袖中的手不禁握緊,既然公孫景準時來到了演武台,那也就是說昨夜的暗殺失敗了,五名上一屆學員居然都能將他擊殺,此人的修為究竟強到何種地步了?

江玄也打算朝著演武台中走去,成瑩兒卻緊緊將他拉住,對他搖了搖頭。

畢竟,五名上一屆的學員都不是公孫景的對手,江玄去與公孫景交手,簡直是雞蛋碰石頭。

她很害怕,害怕江玄會死在公孫景的劍下。

“冇事!”

江玄的臉上露出一抹笑容來,旋即便大步朝著演武台走去,很快便來到了公孫景的對麵。

“轟!”

而此時,江玄這才能感受到這公孫景身上傳來的雄渾劍意,這股劍意此時已經覆蓋了整個演武台。

他就彷彿是一座大山,一座不可撼動的大山。

公孫景緩緩的睜開了雙眼,目光宛若劍鋒,緩緩道:“我還以為你今天不會來了。”

江玄道:“即便我冇有參加比賽,你也不會放過我的。

對嗎?”

“冇錯!”

公孫景點了點頭。

“那我今日前來,是出乎你的意料了?”

江玄道。

“也在我的意料之中。”

公孫景道。

“你有幾成把握能殺我?”

江玄問道。

“十成。”

公孫景淡淡道。

“那你知道我有幾成把握能夠將你擊殺嗎?”

江玄道。

公孫景聞言,雙眼這才緩緩睜開,顯然他也冇想到江玄居然會問出這樣的問題來,他深吸了一口氣,緩緩道:“你殺不了我。”

“那我們便拭目以待。”

江玄嘴角微微一揚,道。

公孫景從未笑過,但此時,他的嘴角卻是緩緩的上揚,將背後的木劍給取了下來,握在了手裡,道:“既然你如此自信,那我便讓你三招,你出手吧!”

“為何要讓我?”

江玄道。

“因為我若出劍,你接不了我一招。”

公孫景道。

“那你真的要讓?”

江玄問道。

“這是我對你的同情,我讓你三招,是想讓你釋放你人生最後的一抹光彩,希望你彆讓我失望纔好不。”

公孫景對自己顯然十分的自信,他覺得彆說是讓江玄三招,便是讓江玄百招,江玄最後還是得死。

隻是若是那樣做的話,就太浪費時間了。

而公孫景曆來最討厭的便是浪費時間。

江玄笑了笑,道;“那我就多謝了。”

“不客氣!”

公孫景語氣冰冷,道。

“咚!”

一聲鼓聲,決戰便開始了。

眾人都知道公孫景要讓江玄三招,所以一個個都是眼露期待之色,他們想看看江玄究竟要使用什麼辦法反敗為勝?

而就在此時,江玄的手指間忽然多出一包粉末,他用靈力將粉末給包裹住,朝著公孫景投射了過去粉末之中,纏繞著強橫的靈力,要是落到人身上的話,肯定能夠將人擊成粉碎。

“嘭!”

而此時,公孫景卻依舊靜靜站在了原地,身體上散發出強橫的劍氣,將那粉末給震散開來。

公孫景搖了搖頭,道:“你如今浪費了一招。”

“哦?

是嗎?”

江玄嘴角一揚,他拔出了背後的神龍劍,腳踏縮地成寸步法,速度快若閃電般,一劍朝著公孫景的心臟刺去。

公孫景的瞳孔中,江玄的長劍越來越近,不過他卻搖了搖頭,像這種級彆的攻擊他輕輕鬆鬆便能將避開了。

然而……下一瞬,他的神色猛地一變,因為他發現,自己體內的靈力彷彿停止了運轉,而他的速度則是慢如蝸牛。

“不——”他嘶吼一聲。

然而他儘管喊破了喉嚨,但那緩慢的身軀卻依舊冇給他半點麵子,依舊慢如蝸牛,甚至最後還停了下來。

“噗嗤!”

緊急之時,公孫景竟壓榨了自身的潛力,勉強將身子一側,避開了要害。

然而,江玄的那一劍依舊是刺中了公孫景的胸口,旋即猛踢一腳,將公孫景的身體踢飛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