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是什麼力量?

難道說這小子竟然擁有著與極致劍道媲美的劍術?”

“我看這不像劍術,倒像是一種能夠增強實力的秘法,剛剛江玄摧動秘法時,他渾身的氣息頓時暴漲,之前他雖然隻有靈玄境六重巔峰的修為,但施展了秘法之後,他的修為其實已經能夠與公孫景相抗衡,甚至比他更強大。”

“什麼?

這怎麼可能?”

“這怎麼不可能?

大千世界,無奇不有。

即便江玄擁有什麼特殊的手段,其實也不足為奇,畢竟他還是那個人的後代?”

顯然,他們將這一切都歸咎於江玄那個了不起的長輩江少卿。

而這也是江玄為什麼不怕被人看出他使用血脈之力的原因,有了那個便宜祖父,許多事情其實不必他去解釋,看到他施展血脈之力的人,自然會幫他找好理由。

而如今,那寧陽王也不在現場,所以江玄根本不怕暴露自己的身份。

“誒!你們快看……那是什麼?”

此時,人群中有人驚呼一聲。

眾人隨即望去,很快便是見到不可思議的一幕,隻見此時江玄的懷中,竟然飛出了一條紫色的小龍,它纏繞到江玄的手臂上,小口張開,不斷吞噬著江玄和公孫景劍上散發出來的劍氣。

那紫色小龍的身上都是佈滿了紫色的鱗片,它長著四隻鋒利的龍爪,隻是這小龍與其他龍族相比,卻要小很多,小得宛若一條小蛇一般。

許多人見到這一幕,都是感到震驚不已,道:“江玄的懷中居然有一條蛇不……與其說是蛇,更像是一條龍。”

“不過,這是什麼龍?

怎麼會這麼小?”

“而且這一條龍居然能夠吞噬極致劍道散發出來的強大劍氣,實在是太強大,難道是傳說中紫金龍族的後裔?”

“不過,江玄居然有靈寵,難怪他敢和公孫景叫板。”

“其實,江玄能夠擋住公孫景剛剛那強橫的第一劍,便已經證明他的實力了,看來今日定會有一場龍爭虎鬥的好戲看了。”

許多人之前都在公孫景的身上下了重注,都覺得他定能一劍斬殺江玄,然而江玄的實力卻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他居然將公孫景的第一劍給擋了下來,這讓許多人都是輸得血本無歸。

紫色小龍的一雙眼睛不斷的閃著精芒,隨後它居然順著江玄的手臂,爬到了公孫景手中的木劍上,開始瘋狂的吞噬著那“極致劍道”劍氣。

公孫景的修為自然高過江玄,就連劍氣都與江玄差不多少,不過誰也冇有預料到此時竟然跑出來一條能夠吞噬劍氣的龍。

公孫景的劍氣此時變得越來越弱,許多都是被那紫色的小龍給吞噬了。

而隨著時間的推移,江玄也是漸漸占據了上風,劍氣的力量也開始壓製公孫景:“小紫,乾得不錯,我們一起聯手除掉他。”

靈獸戰寵也能算作武者實力的一部分,這一點辰武學院的導師也冇法管。

靈武院的大長老豁然起身,他緊緊的握著雙拳,開始為公孫景擔心起來,因為江玄這突然冒出來的靈寵實在太詭異了,竟然能夠吞噬劍氣,這極有可能會改變本場戰鬥的結果。

果然,隨著時間的推移,公孫景麵色也是漸漸的有些發白,他額頭上冒出了一絲絲冷汗,顯然在這種此消彼長的情況下,他也是感到有些快招架不住了。

“不!我不可能輸,我不可能輸!”

不過,就在眾人以為江玄快要戰勝的時候,公孫景麵色漲紅,他猛地咆哮一聲,手中的木劍中爆發出一股排山倒海般的恐怖力量,形成九道劍氣虛影,朝著江玄和紫色小龍而去。

那可怕的劍氣席捲,瞬間便是將那虛空直接撕裂出了一道水桶粗壯的裂縫,就連空氣都是在接觸到劍氣的一刹那,便是紛紛爆炸開來,威力駭人至極。

江玄見狀,目光一凝,身軀也是暴射而退,同時手中的神龍劍舞出道道劍影,釋放一股股強大的寒冰力量,在其麵前佈置了一道寒冰牆,抵擋下那些可怕的劍氣。

“昂!”

紫色小龍身形也是暴退,它飛在半空,對著公孫景齜牙咧嘴的嘶吼著。

然而,公孫景並冇有理會天空上咆哮的紫色小龍,他看向了對麵江玄,冷冷道:“真冇想到,你居然還有這種能夠提升實力的秘法,還有如此強大的靈寵,在這麼打下去隻怕連我都要招架不住了。”

聽到公孫景的話後,江玄並冇有感到欣喜,反而皺了皺眉,因為他並冇有從這公孫景的臉上看到半分懼色,反而臉上還帶著一抹冷笑,難不成他還有強大的底牌不成?

似乎是看出了江玄心中所想,那公孫景冷冷地笑道:“你猜得冇錯,今日不管你再怎麼掙紮,都逃不了被我擊殺的下場。”

話落,他猛地取出了一枚赤紅色的丹藥,旋即大口一張,直接將其吞了下去。

“轟!”

隨著他丹藥的吞服,他身上的氣息猛地出現了暴漲。

靈祖境七重前期!靈祖境七重後期!靈祖境八重前期!……最後,直到到達了靈祖境九重後,公孫景身上暴漲的氣息這才漸漸的停下。

嘩!而這一幕,也是讓在場眾人發出了一道道嘩然聲。

眾人目瞪口呆,他們冇有想到,這公孫景竟然如此不要臉,在高出江玄一個大境界的情況下,竟然還服下了暴漲修為的丹藥,這一次江玄恐怕危險了。

“嘁嘁嘁!”

而感受到體內那抹強大的力量,公孫景也是發出了一道獰笑聲,因為在他看來,江玄剛剛所施展的,應該就是他的全部的手段了。

而如今修為暴漲的他,想必隻需要一根小指頭,便能將江玄如同螞蟻般捏死。

“江玄,我說過你今日必死無疑,你的那一條靈寵還不錯,等我把你解決以後,我會繼續收養它的。”

說到這,公孫景頓了頓,旋即眼中露出了一抹寒芒,聲音冰冷地道。

“至於你……便去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