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路上,江玄望瞭望身旁這片黑壓壓的原始森林,這裡許多樹木的樹根都是裸露在了外麵,樹葉遮天蔽日,在叢林的深處還不時有靈獸的嘶吼聲傳出,讓人聞之色變。

這裡就彷彿是一個洪荒世界般。

江玄好奇問道:“辰武秘境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

為何辰武學院要建在這兒?

我看這裡的地域遼闊程度恐怕不比聖龍朝小多少吧!”

成瑩兒神情凝重地道:“辰武學院存在的時間,其實要比聖龍朝的曆史更為悠久。

我隻知道辰武學院的創立者乃是一個名叫辰靈子的人,因為距離如今已經太久了,所以無從考究,而辰武學院的具體創立時間也是眾說紛紜,不過大概時間應該是在七千年前吧!至於辰靈子為何要將辰武學院建在辰武秘境,這我就不清楚了。

甚至連辰武秘境的來源都是一個未解之謎!”

江玄道:“那傲萊城是辰武學院創立之前便存在的嗎?

還是說辰武學院創立之後才建立的?”

“傲萊城的曆史,應該比辰武學院曆史更為悠久,極有可能是辰武秘境的土著居民建立的,隻是後來那些土著居民都被驅趕出去,這兒就變成了辰武學院的大本營。”

成瑩兒道。

江玄聞言,微微一驚,道:“辰武秘境中,一開始還有其他土著居民?”

那這麼說,如今這辰武學院的人,都屬於外來者,或者說是入侵者。

成瑩兒點了點頭,繼續道:“據說那些土著居民中也有強大的武道高手,甚至當初還獵殺過辰武學院的師長,隻是後來那些土著被驅趕到了遙遠的苦寒之地,即便是偷偷的潛回來,也會遭到辰武學院殘酷的鎮壓。”

江玄聞言,皺了皺眉,不過也冇有多說什麼,而是繼續朝著一個方向趕去。

在太陽即將落山時,江玄和成瑩兒終於來到傲萊城外。

在夕陽照射下,傲萊城青色的城牆宛若一座山嶺,透著一股滄桑古老的氣息。

“你們二人是這一屆的新生吧!快進去吧!天黑時,城門便會關閉了。”

一個渾身穿著黑色甲冑的武者說道。

江玄與成瑩兒點頭,旋即便走進了城中。

江玄回頭,仔細的打量著那身著黑色甲冑的武者一眼,這武者的修為達到了靈玄境三重,但其年齡卻已經超越了三十歲,顯然這一位並非是學院的學員。

成瑩兒對辰武秘境十分瞭解,當下道:“這是學院的侍衛,從聖龍朝軍隊中挑選出來的精英強者,不過他們與辰武學院的學員不同,他們這些侍衛隻能在辰武秘境中待一年,一年後便要重返軍營。

而能夠被挑選成為這辰武學院侍衛的,其實也是一項極大殊榮。”

江玄點了點頭,旋即和成瑩兒漫步在這傲萊城中,隻見傲萊城的街道都是由黑石鋪就而成。

而其寬闊程度足以讓四輛馬車並排行駛,不過這街道上卻極少看見行人,安靜得彷彿是一座鬼城。

“靈武院、武道院、滄靈院的學員都在傲萊城中修行,隻是因為這傲萊城實在太大了,所以極少看見行人。”

成瑩兒道。

江玄道:“如今天色已晚,我猜辰武橋已經徹底關閉了,我明日再去闖辰武橋,今夜先看能不能購買到煉製四階聖丹的輔助靈藥。”

傲萊城中自然也有十分熱鬨的地段,例如,交易集市。

交易集市上,有許多學員聚集,甚至還有一些學院的侍衛和學院師長在此販賣寶物。

辰武秘境中有著極其豐富的資源,學員們得到這些資源後,有的便拿去兌換貢獻值,而有的則是拿到交易集市上販賣,以換取元晶石,或是購買一些自己想要的寶物。

交易集市上的學員其實以新生和上一屆的學員居多,有的學員將獵殺來的靈獸直接放到街邊,將其剝開,而後將靈獸的血液、獸皮、骨骼、還有靈獸獸核等,分類販賣。

也有一些學院侍衛在傲萊城外采摘到不少靈藥,他們鋪著草蓆,將靈藥直接放在席子上,等待著其他武者來購買。

靈器、礦石、靈獸、靈藥、靈丹、靈訣等等,各種各樣的寶物,隻要你能想得到,這裡便能夠給你找得到。

江玄此時在街道上的一個地攤停了下來,他將一株赤火草給撿了起來,仔細觀察了一會,點了點頭,道:“這一株赤火草應該已經有五百年份了,屬於四品的靈藥,能夠煉丹。

這位學姐,請問這一株四品赤火草怎麼賣?”

地攤旁,端坐著一名雙眸靈動的少女,她正在修行,渾身上下也是被靈力所包裹,展現出強大的修為。

少女身上穿著煉丹師衣袍,她將靈力收回了體內,雙眸睜開,看了一眼江玄,道:“你是三師院這一屆的新生?”

江玄聞言,點了點頭。

少女道:“你也是煉丹師?”

江玄再次點了點頭。

少女道:“那你既然知道赤火草是四品靈藥,就應該明白這四品靈藥隻有四階煉丹師才能淬鍊。”

顯然,她並不相信一個新生會是四階煉丹師,所以這纔好心的提醒一句,要是淬鍊不了四品靈藥,那買去就太浪費了。

江玄微微一笑,道:“學姐,我已經是四階煉丹師,購買這一株赤火草就是為了煉一爐四階聖丹。”

“哦?

你說你是四階煉丹師?”

少女神色一驚,旋即像是想起什麼,這才恍然大悟道,“莫非你就是這一屆的風雲人物江玄?”

江玄眼露詫異,笑道:“學姐你知道我?”

得到了確認,少女也不再對江玄那麼冷冰冰了,她的臉上浮現出了一抹笑容,道:“恐怕如今辰武學院也冇有幾人不知道你的名字吧!你年僅二十二便成為了四階煉丹師,在武道上更是能夠與極致劍道的傳人相匹敵,這等天賦不知讓多少天驕暗淡失色,你簡直就是我們這些煉丹師的驕傲啊!”

隨後,她又與江玄攀談了一會,便是將那赤火草賣給了他,而似乎是因為江玄為他們煉丹師爭光的緣故,她最後還特地給江玄打了折。

而購買完這赤火草後,江玄又朝著前麵的街道走去,如今他還需要去購買另外兩種藥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