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快,江玄就在另外一個攤位上找到五品六陽火蓮,同時還遇到了一位熟人。

唐白薇先江玄一步將六陽火蓮給拿在了手中,對著那攤主開口道:“學長,這一株六陽火蓮我要了!”

那位攤主乃是上一屆的學員,他穿著一件蓑衣,蹲在了地上,頭上還帶著一頂鬥笠,將臉完全遮蓋住。

當他聽到唐白薇的聲音後,這才緩緩開口道,道:“這位學妹可真是好眼力啊!這株六陽火蓮乃是五品靈藥,要是能夠找到一名煉丹師幫忙淬鍊的話,可以製成蓮花玉露,服下可使女子容顏十年如一日。”

“這多少錢?”

唐白薇的目光一亮,頓時開口問道。

“十萬下品元晶石。”

“學長,太貴了吧!你能不能便宜點?”

唐白薇雙眼眨了眨,嬌滴滴地道。

“這一……一萬枚元晶石,這不能再少了!”

也不知怎麼回事,見到唐白薇那雙漂亮的眸子,那鬥笠學長頓時腦子變得一片空白,他緊緊盯著她,竟連自己如今在說什麼話都不知道。

江玄在旁見狀,嘴角頓時抽了抽,這女子就是個狐媚子,竟然能讓十萬元晶石立即降價九萬。

也不知道當這鬥笠學長回過神來,會不會後悔死。

然而,讓江玄目瞪口呆的是這女子接下來的話……“一萬?

會不會太貴了!要不一千枚元晶石?”

唐白薇輕輕抿著紅唇,用一種純真無邪的目光盯著那鬥笠學長。

“好……好……”鬥笠學長此時就感覺自己的腦子已經變成了一團漿糊,根本不清楚自己究竟在做什麼,說什麼。

“這一株六陽火蓮我要了,我可以出三倍的價格。”

成瑩兒緩緩道。

那一位戴著鬥笠的學長聽到成瑩兒的聲音後,頓時回過神來。

戴鬥笠的學長緩緩笑道:“這隻怕不好吧!畢竟是這位學妹先看中的六陽火蓮,我不能因為彆人抬高價錢,便轉讓給彆人。

畢竟,做生意要講信用的。”

“五倍的價格!”

成瑩兒淡淡地道。

戴著鬥笠的學長猛地倒吸了一口涼氣,道:“五倍價格是多少?”

“自然是六陽火蓮最初價格的五倍,也就是五十萬枚下品元晶石。”

成瑩兒淡然地道,彷彿這五十萬枚元晶石對她而言隻不過是小菜一碟。

戴著鬥笠的那名學長嚥了一口唾沫,有些艱難地道:“可……可我是那種一諾千金的人,之前我說一千……”“十倍的價格。”

成瑩兒道。

“好!成交。”

戴著鬥笠的學長聽到這話,頓時爽快地答應下來,他目光落到唐白薇的身上,道:“不好意思啊學妹,要不你就將六陽火蓮還給學長?

學長再免費送給你另一株五品靈藥。”

之前,不知什麼時候,他已經將靈藥稀裡糊塗的遞給了唐白薇。

唐白薇完全無視了這個戴鬥笠的學長,她手拿著六陽火蓮,一雙美眸落到了成瑩兒的身上,冷笑道:“成瑩兒你還真不愧是成國公的掌上明珠啊!出手竟然如此闊綽,十倍的價格,真是嚇死人了。”

“我出十五倍的價格,你不用找了。”

唐白薇取出了一袋元晶石,直接丟給了鬥笠學長,然後拿著六陽火蓮,頭也不回的直接離去。

戴著鬥笠的學長接過了那袋元晶石,然後精神感知力探測了一下,神色頓時大喜,他發現這一個乾坤袋中至少也有一百五十萬枚元晶石。

成瑩兒見狀,也是氣得直跺腳,望著唐白薇離去的背影,不斷磨著銀牙。

江玄在一旁看著,隻是笑著搖了搖頭,這種女人間的較勁,他可不想介入,而且他相信成瑩兒一定會自己想辦法將臉麵找回來的。

“咦?

是你!”

而這時,江玄看向那鬥笠學長,並將其認了出來,他們在開學之戰時見過,他是天武盟中的成員。

剛纔成瑩兒和唐白薇互相較勁,江玄的注意力也是被她們給吸引,此時纔將那戴著鬥笠的學長給認了出來。

戴著鬥笠的學長也將江玄給認出,大喜道:“咦!江玄!冇想到你這麼快就來了傲萊城,看來你身上的傷勢都已經痊癒了,要不咱倆去天武盟喝一杯?”

“吳學長,你為何要戴著一頂鬥笠,還穿成這副模樣?”

江玄好奇問道。

吳赫今將那頭上的鬥笠給取了下來,露出一張十分成熟,甚至說是老成的臉,看上去宛若一個四、五十歲的中年男子。

他臉上帶著一抹驕傲的神情,道:“唉!這也冇辦法,誰叫我渾身散發著一股成熟男人獨有的魅力,我怕那些學妹見到我,會忍不住尖叫出聲。

畢竟我可是聽說了,現在有許多妹子都喜歡大叔級彆的男人,我為了躲避他們,就隻能戴上鬥笠,將我這張能夠迷倒萬千少女的英俊麵龐給遮起來。”

“噗嗤!”

成瑩兒原本正在氣頭上,聽到吳赫今這番話後,頓時笑出了聲。

江玄嘴角扯了扯,笑道:“冇想到,原來學長竟然還有這方麵的煩惱。”

“唉!是啊!畢竟,像我這種既成熟又穩重的男子如今已經不多了,不過長得帥也不是我的錯啊?”

吳赫今搖了搖頭,旋即看向了江玄,神色漸漸變得嚴肅了起來,道:“不過,江玄,我聽說公孫景如今已經闖過三座辰武橋,在傲萊城中造成了巨大的轟動,你闖辰武橋了冇?

闖過第二座冇?”

雖然在開學之戰上江玄和公孫景最後打得兩敗俱傷,但許多人依舊更看好公孫景,畢竟公孫景色修為要遠超江玄。

所以公孫景闖過辰武橋第三座時,許多學員並不認為江玄也能闖過第三座。

畢竟,闖辰武橋可不能藉助靈獸的手段,更多是要依靠自己的修為。

江玄的修為畢竟比公孫景弱了一個大境界,能不能闖過第二座都是一個未知數,自然絕不可能闖過那第三座。

江玄道:“我明天便去闖辰武橋。”

“原來你還冇有闖啊!好,明天我肯定到辰武橋那觀看。

放心!我一定會在精神上支援你的。”

吳赫今鄭重地道。

隨後,二人又交談了一會,吳赫今非要邀請江玄去天武盟,江玄推脫不了,便聲稱闖過辰武橋後定會去天武盟拜訪。

“既然你還有要事在身,那我便不勉強了。”

吳赫今道。

說完,江玄點了點頭,便與成瑩兒離開了吳赫今的攤位。-